中国怎样处理南海主权之争

 作者:爱夹     |      日期:2019-03-08 02:05:00
比尔·海顿(Bill Hayton)长期在BBC担任记者,他职业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记录东南亚的事件,关注这一地区日益加剧的对抗局面他的第一本书《越南:崛起中的龙》(Vietnam: Rising Dragon,耶鲁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探究了越南政府的威权性质,以及伴随该国经济崛起而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海顿最近的著作《南海:亚洲的势力较量》(The South China Sea: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耶鲁大学出版社2014年出版)中,探讨了这片海域的历史、政治和能源资源——近年来它在中国外交政策中已经成为一项核心关切他谈到了中国对这个航道中大部分水域的领土主张,也谈到了其与周边国家加剧的摩擦这里是世界主要的贸易通路之一,一些周边国家提出了自己的海洋权利主张,但却没有与中国对抗的海军实力今年春天,中国将一座造价10亿美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的钻井平台运送到了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译注)附近的水域进行勘探,越南也声称对帕拉塞尔群岛拥有主权 在接受采访时,海顿讨论了中国为什么抗拒对它的领土主张进行国际仲裁、这些主张的历史依据,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应当如何应对 问:你开始这个项目时,南海并没有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不过事后看来时机却很好是什么让你这么感兴趣,以至于要写一本书的 答:2009年,我写完了关于越南的书,但是一直没有想好随后写什么话题但到2011年中期,中国给我提供了一个好话题,中国船只在相隔不久的时间里,骚扰了三艘石油勘探船,切断了其中两艘船的地震电缆突然之间,人们就都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了不过南海争端一直被呈现得过于复杂和模糊,难以理解或解释这勾起了我的兴趣我想,既然关于这些问题已经写了很多,相当容易就能探究出“真相” 我告诉耶鲁,一年就可以写完这本书最后这本书花的时间比预计的两倍都多,因为很多文本资料根本靠不住在那段时间里,人们对于东海和中日争端的兴趣,远远超出了对南海的兴趣我以为我的书也会陷入同样的境地,但是中国、日本和美国控制住了局势,同时南海也再次受到媒体的关注不过我不觉得这是一种巧合,这里面其实某种程度上有中国的谋划 问:近期的诸多问题里,有一个是中国会如何应对菲律宾提起的国际仲裁中国表示不想与此有任何牵扯你认为中国能维持这种立场吗,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能撑得住吗 答:无视仲裁是中国的权利中国在1996年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时,保留了不受这种国际法庭约束的权利 然而我认为中国领导层肯定不愿意被暴露出来自己是错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正在向菲律宾政府施加很大压力,要求后者撤诉与此同时,尽管北京方面并没有正式提交任何证据,但是却希望能说服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判定案件不可受理菲律宾的案件涉及的并不是某座岛屿或礁石属于哪个国家,而是中国在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 Islands,中国称南沙群岛——译注)占据的地形是否可以正式定义为“岛屿”菲律宾希望法院认定,这些地形中有四块实际上是水面以下的礁石,并不能据此提出任何领海主张,而包括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译注)在内的另外四座,只是无法维持人类居住的岩礁,因而只能在周边12海里内产生出领海,而不能派生出半径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 这应该单纯是一个查看那些地形的物理证据就可以确定的案件,而且在我看来情况颇为清晰,案件的裁决结果是明确的——菲律宾会胜诉如果的确如此,中国阻止其他国家在斯普拉特利群岛周边进行石油勘探和捕鱼的做法,就完全没有根据了 然而中国的论点是,只有先解决主权问题,法院才能做出这样的裁决法院很快就会听取这些意见,估计明年某个时间会对案件中的这一点分歧做出裁决 问:在你的研究过程中,南海上最难到达的地方是哪里你有没有向中国申请过查看中国涉及南海的档案 答:对于外国记者来说,很难前往南海中的岛屿越南政府因为不认可我七年前在那里的新闻工作,所以不肯给我发签证,完全不允许我进入越南中国大陆和台湾都不允许外国记者前往它们各自占据的岛礁菲律宾政府没有免费的飞机带我去该国占据的岛礁,如果乘船的话则要花费数周时间我本来可以到马来西亚控制的拉央拉央岛(Swallow Reef,中国称弹丸礁——译注)潜水,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预算有限的作者,这样做有些太任性了我基本上只是从中国、菲律宾和新加坡的海岸眺望大海,从上空飞越过几次,又采访了一些去过那里的人 问:你认为,当中国今年将一座价值10亿美元的钻井平台放到帕拉塞尔群岛附近的争议海域时,到底在能源贮备方面得到了什么信息 答:很可能没多少不过,5月发生对峙之后,我们对中国2007年6月在这一水域进行的一次勘探活动有了更多的了解当时,越南和中国都对此保持了沉默但是后来,中国的电视台播出了一部纪录片,其中显示,一艘中国的考察船在该地区作业的时候,双方舰只在海上对峙因此,中国在安置这座巨大的钻井平台的时候,似乎有一些从之前工作中得到的地质数据来做基础他们宣称找到了碳氢化合物的证据当然他们会这么说,对吧要是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却没有拿出东西来,会很难堪 问:假设你是美国的决策者,决心保障南海的通航自由,你会对中国更为强硬的行为感到担心吗还是说,你认为中国有理由宣称:我们只是在对其他方面的挑衅做出回应 答:我想,要理解中国在南海的行为,必须意识到,中国政府的负责人真心相信,南海理应属于他们我在书里展示了,这种观念是在20世纪初制造出来的,而且“中国自古以来对南沙群岛拥有主权”的说法,在1946年12月12日之前完全缺乏可以查验的证据,不过中国人可不这么看 因此,对美国的决策者而言,问题在于,不管他们在南海有什么动作,都有不小的可能性被中国描述为,实际上是对中国领土完整的破坏出于这样的原因,美国和对南海提出主张的那些国家(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需要更多地强调如何质疑中国用来证明其“自古以来”说法的依据仔细看的话,它经不起推敲比起造一枚新的巡航导弹,这样的过程成本要低得多,也很可能会更有效 问:在你的书中,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被描述为一小片荒凉的礁石,布满了雷达与卫星设备,以及不得不守卫它们的一些不走运的人民解放军官兵你认为永暑礁目前是什么情况 答:近期的卫星图像显示,在永暑礁及斯普拉特利群岛中由中国占领的其他一些地貌上,存在大规模的建造活动大量的珊瑚礁被挖出来与水泥砂浆混合,用以造出人工岛屿这些人工岛带有海军港口,而在永暑礁上,似乎还开始在建一座跑道我认为这是中国对菲律宾的法律诉求的回应就算法院裁决,中国占领的地貌并非“可以支持人类定居的岛屿”,因而不能划为专属经济区,但在这一地区有海军舰只乃至空中力量的简单存在的话,就将改变政治格局 中国在南海的行为有点像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做法——在当地创造既成事实,然后迫使对方在新的条件下进行谈判,不管法律依据是什么 问:世界上最重要的水道之一涉及的地缘政治问题已经被你掌握了,那么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呢 答:写这本书确实让我大开眼界多数人对中国历史的共同想象是,在过去起码3000年的时间里,它都是统一的单一帝国和文明,但这其实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制造出来的概念 研究中国在20世纪初如何制造出对南海的领土主张,可以看到,信奉民族主义的历史与地理学者宣称的中国与其邻国的历史渊源,基于的是对证据的误读和曲解当然,他们这样做并不稀奇——每个国家都这么干过,尤其是在欧洲不过,多数地方都经历了好几轮修正历史的浪潮,对此类历史观进行了批判学术界正在为中国做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