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的芒果危机

 作者:第五促颉     |      日期:2019-03-29 01:11:00
作为一名仍在学习过程中的人类学学者,非常不幸,我曾试图与印度批评理论家盖亚特里·查克拉沃蒂·斯皮瓦克(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交谈斯皮瓦克教授翻译过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的作品,而且还是著名文章《弱势者能发言吗》(Can the Subaltern Speak)的作者她当时造访孟加拉国达卡,我去见了她我问了一连串关于话语实践的愚蠢问题,她耐心地听我说完后,扭过头,神秘地说,“我是为芒果而来的” 啊,芒果这么说可能会让她落入南亚作家的窠臼,但是对于这位以深奥文章著称的学者而言,芒果顿时让她的神秘性消失无踪斯皮瓦克被人视作她那一代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但是她来达卡的目的与其他所有人一样,为了芒果 在孟加拉国,人们对芒果的痴迷源于它无法长期保存的特质它具有很强的季节性,连比较常见的品种都只在夏天的几周内才有其中人们最珍视的品种是兰格拉(langra),它带有花香, 微酸,比极甜的昌萨(chaunsa)或阿方索(Alphonso)芒果的味道更加复杂芒果迷们之所以热爱兰格拉,部分原因是人们几乎无法在它处于最佳状态时享用到它——如果太青,你的舌头就会肿胀刺痒;如果晚几个小时,它的果肉就会变得软烂 但在今年,兰格拉已无处可寻市场上根本见不到这种备受欢迎的芒果 在通往达卡的路上,这种珍贵的水果一车车地烂在了卡车里这都是因为化学污染据称,这些兰格拉芒果受到了福尔马林的污染福尔马林是一种强效甲醛溶剂,将其喷洒在水果上可以延长水果的保鲜期为了应对这个问题,政府在通向达卡的道路上设立了检查站 受污染的不仅是芒果今年早些时候,公共卫生研究所(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发现,在50种受测试的食物中有47种都被掺入了其他物质福尔马林被用来给水果和鱼保鲜姜黄根粉则受到了铅的污染从6月18日开始,警方设立了多个移动的福尔马林监测站,没收了数千吨当地生产的和进口的水果 水果业内群情激奋,他们说警方使用的仪器有问题,对水果行业造成了巨大破坏上周,水果商贩协会举行抗议,他们的产品则烂在了港口城市吉大港的仓库里在斋月之前的数周,双方的争议非常激烈,达卡市频频发生示威与反示威行动兰格拉则消失无踪 给水果喷洒福尔马林的做法是一个问题,但更令人担忧的是整个食物链都受到了损害——土壤也受到了有毒物质的污染,而且这种污染几乎无法彻底清除孟加拉国诞生于饥荒的阴影之中,自1971年独立以来,政府的一系列措施给农民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希望每年都能增加粮食产量于是,土地便遭到了过度使用:集约式农业、广泛的灌溉,以及对地下水的滥用 结果,孟加拉国在食物的自给自足方面取得了重大进步,粮食产量在40年内大幅提高:1970年,每英亩土地的稻米产量为0.76吨,2012年则达到了1.9吨粮食增收是因为使用了高产量、生长周期短的品种,这些品种需要使用更多化肥和大量的灌溉过去30年间,化肥的使用量增加了400%,滥用杀虫剂的情况也很普遍随着地下水位降低,盐分增加,砷等污染物渗入了提供饮用水的水井土地为我们逃离饥荒的需求付出了代价  达卡在污染水果问题上引发的轩然大波,反映出城市和农村之间日益加深的鸿沟这座破败、拥挤的城市,寄托着我们改善孟加拉国境遇的全部希望你在首都能见到崭露头角的创业公司,说英语的大学毕业生,手机玩家,社交网络用户——所有这些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我们渐渐远离传统的食品生产模式,对一座饥饿的城市来说,农村腹地无非是一个食物来源 这其中最讽刺的地方在于孟加拉人对农村的浪漫想象说一个孟加拉人是“matir manush”(接地气的人),是对她最大的恭维了正如美国人类学家詹姆斯·弗格森(James Ferguson)所说,乡村提供了“另一种道德形象”,与诱人却又危险的快速城市化所带来的复杂性形成鲜明对比我们对国家认同的遐想依然存放在农村;从诗歌到当代艺术,它是所有文艺创作偏爱的题材我们的标杆是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19世纪末、20世纪初孟加拉文学中的伟大田园诗人 然而,当我们在通往城市的路上设置检查站,我们就是在表示,我们只关心城市居民会不会吃到有毒的东西;如果污染水果只在达卡以外的地方吃,我们才懒得理呢斯皮瓦克也许是在用芒果来表达她植根故土的情感,但能吃到芒果,表明她是有能力消费的少数人之一 事实是,水果是农村穷人种出来,给城市富人吃的城市要有足够的芒果,作物必须高产,样子必须漂亮要做到这些,就必须用到福尔马林 随着斋月的来临,兰格拉不见了,水果商和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水果商停止罢工,这样一来,人们就可以在经过漫长的一天斋戒后,坐下来吃一些枣和苹果;警方则同意考虑使用新的设备来检测水果中的福尔马林含量 然而,除非我们对食品的道德经济加以审慎思考,在关心增长的同时也顾及可持续性,我们的食物还会继续被污染如果城市主义的那套逻辑依然大行其道,认为城市是经济增长的宝贝发动机,而乡村不过是城市的养料,那么我们就只是打磨着光鲜的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