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住宾馆:日本殡葬新风俗

 作者:郜聒享     |      日期:2019-04-15 06:09:01
日本大阪——在这座日本第三大城市,关连宾馆(Hotel Relation)的极简主义房间里布置着两张普通的单人床墙上挂着平板电视浴室里配备了塑料包裹的杯子和牙刷门厅对面就是停放着尸体的房间 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退房时间通常不晚于下午3点 关连宾馆是日本人所称的“遗体宾馆”(itai hoteru)大约一半的房间配有小型祭坛和用来停放棺材的狭窄平台有些房间还有温控棺材,配有透明的盖子,哀悼者可以透过盖子看见里面 这些酒店既是殡仪馆,也是宾馆,它们的服务对象是那些不想举办大型的传统葬礼的日本人,鉴于人口快速老龄化,社区纽带不断松解,死亡人口的急速增加令火葬场不堪重负,这个市场正在日益兴起 通常,日本家庭会把亲人的遗体从医院带回家,守丧一晚,第二天上午,邻居、同事和朋友都来参加追悼仪式下午,遗体被送往火葬场 但是,随着邻里关系淡化,曾经牵动整个社区的葬礼慢慢变成了核心家庭的事与此同时,日本社会的老龄化速度很快,每年死亡人数的攀升速度很快,有时要等好几天才能轮到遗体火化 去年,在东京郊区川崎市的葬送宾馆为井口元举行的葬礼 Ben C. Solomon/The New York Times 遗体宾馆提供了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在可以火化前,遗体可以以较低的成本存放在那里,也可以在那里举行价格不高的小型守丧和追悼仪式 日本环境斋苑协会(Japan Society of Environmental Crematories)官员太田宽(Hiroshi Ota)表示,“可以说现在是供不应求的,”尤其是在城市地区日本约有5100座火葬场,但是拥有1300多万人口的东京只有26座 “在婴儿潮出生的人都去世之前,对火葬的需求会不断增加,”太田说 日本也有殡仪馆,这个产业是随着人们从农村搬到城市生活而发展起来的,把遗体运到高楼大厦里变得十分困难——很多时候完全不可能不过,殡仪馆是为更大的群体和更复杂的仪式服务的,如今,那样做似乎显得没必要 去年秋天,井口元(Hajime Iguchi,音)以83岁高龄去世,他的妹妹和妹夫在东京郊区川崎市的遗体宾馆“葬送”(Sousou)为他举行了守丧和哀悼仪式井口终身未娶,经历了漫长的病痛后在一家养老院去世,几乎没有在世的朋友 “过去,我们通常在家里举行葬礼,但是时代变了,”他的妹妹、73岁的阿部邦惠(Kunie Abe,音)说,“过去邻居们都认识,会互相帮忙但是现在,你甚至连隔壁的邻居都不认识” 对“遗体宾馆”的需求很可能会增加据厚生劳动省称,去年日本有130万人死亡,比15年前增加了35%,预计每年的死亡人数会不断增加,直到达到2040年170万人的最高点 井口的遗体在去往火葬场的路上 Ben C. Solomon/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死亡的日本女性中有约37%超过90岁,几乎没有在世的朋友能来悼念有近五分之一的日本男性从未结婚或养育子女,几乎没有可以筹划或参加他们的葬礼的亲属 独自死去的人数也在上升比如,在东京,从2003年至2015年,65岁以上、在家里独自死去的人翻了一倍多——这是政府能提供的最新数据 在大阪的关连宾馆,约三分之一的顾客不打算举办正式的葬礼他们选择在房间里与逝去的至亲待一两天,只有近亲在场,然后把遗体运往火葬场 井口的亲属带着他的骨灰离开公墓 Ben C. Solomon/The New York Times “过去,如果听说谁举办仅限家庭成员参加的葬礼,街坊邻居们会说,‘什么样的人才会办只有家人参加的葬礼啊’但是现在,这已经是可以接受的了,”该宾馆的总裁栗须吉弘(Yoshihiro Kurisu,音)说 遗体宾馆比大型殡仪馆更经济据日本消费者协会称,日本葬礼的平均花费为195万日元,约合17690美元而关连宾馆的最低套餐价格为18.5万日元,约合1768美元 套餐包括鲜花、家人和逝者共享的一个房间、逝者穿的传统白色袍子、简单装饰的灵柩、把遗体从医院运到宾馆以及从宾馆运到火葬场的交通,以及存放骨灰的骨灰盒每多住一晚,多交1.08万日元,约合近100美元如果想要单独的房间,增加守丧或追悼仪式,需要另外交费 “遗体宾馆”约五年前开始出现在日本的一些大城市,全国总共只有几家有些宾馆会让附近的居民恼火,因为他们不想住在离死亡和哀悼这么近的地方 东京郊外的一座墓地几乎所有在日本去世的人都采取了火化 Ben C. Solomon/The New York Times 在川崎市的葬送宾馆附近,围栏上有一些标语抗议道:“遗体存放:坚决反对!” 在去年秋天为井口举行的小型葬礼上,有一位僧人诵经,他的遗体躺在披挂白色绸缎的灵柩里五位宾客全是亲属,坐在旁边的折叠椅上 诵经结束后,他们站起来,往井口的遗体上放鲜花和千纸鹤,在他的头部周围和胸口摆出一个鲜艳的花环 他的妹妹阿部邦惠弯下腰,贴近哥哥的耳朵“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