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锢言论的印度不配称民主

 作者:敬粼     |      日期:2019-06-01 07:07:00
印度正在经历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所说的一场“文化危机”的艰难时刻各类作家和艺术家都因为他们所说、所写或创作的作品而受到骚扰、起诉或逮捕政府或者袖手旁观,不采取任何行动保护言论自由,或者积极地助长镇压 今年,在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公布的新闻自由指数(Press Freedom Index)的排名中,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在179个国家里,仅仅排到了第140名,比去年落后了9位如今,阿富汗和卡塔尔都有比印度更加自由的媒体环境 据那里的技术行业高管称,在最近几年里,政府开始密切关注互联网,要求谷歌(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预审其内容,并删除可能被视为“诋毁”或“煽动”的内容 11月,孟买警方逮捕了一名21岁的女性,因为她在Facebook上抱怨极端民族主义政治家巴尔·K·萨克雷(Bal K. Thackeray)逝世之后城内商铺关闭;另一名Facebook用户因为“赞”那名妇女的评论而被捕逮捕的理由是什么呢“伤害宗教情感” 在1988年《撒旦诗篇》(The Satanic Verses)出版之后,拉什迪不幸成为一个言论自由的人体风向标,他原准备在上周去加尔各答参加一场文学节他说,他在最后时刻被告知,西孟加拉邦的警察将阻挡他到达当地政客也积极支持这项禁令“原本就不应该邀请拉什迪,”该邦执政党的一名官员对我说,“孟加拉邦30%的投票者是穆斯林” 文学节的组织者曾将加尔各答奉为“印度文化之都”然而,一个文化之都试图让人缄口不言,或者惩罚直言不讳的艺术家,这显然是荒谬的但是,加尔各答绝不是个案 在这个国家的另一端,斋浦尔文学节(Jaipur Literature Festival)上演了类似的一幕这一斋浦尔的图书节在2012年接待了12万名参观者,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图书节之一,是印度民众渴望文学之声的生动证明或者其他一些声音今年,主张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斋普尔的领导人要求禁止巴基斯坦作家参加文学节(多亏文学节组织者坚持了自己的立场,有几名巴基斯坦作家发了言) 随后,就在文学节组织者设法平息这场争论之后,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社会学家阿希斯·南迪(Ashis Nandy)或许是印度最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一次名为“思想共和国”(Republic of Ideas)的小组讨论中,就低种姓人群中普遍存在的腐败问题,他提出了一个措辞微妙的论点一位美国教授可能会说,一些爱尔兰和意大利的早期移民加入诸如坦慕尼协会(Tammany Hall)这样的腐败政治机器,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经济地位而南迪的这番言论并不比这更具挑衅性 在任何自由社会里,对这个观点进行讨论,都会是很正常的但在斋浦尔,南迪被以《防止暴行法》(Prevention of Atrocities Act)中的一条罪名加以起诉 在今天的印度,言论自由本身似乎就是一种暴行 例如,一部电影可能会在审查委员会(Censor Board)得到通过,但却会立即被一个邦政府禁播这种情况就在播放电影《Vishwaroopam》时出现了这部泰米尔惊悚间谍片在全世界发行,但却不包括印度的泰米尔纳德邦,当地的官员阻止其上映,担心会激怒穆斯林 在相邻的班加罗尔,警察要求一间艺术画廊移除印度教神祗的半裸画,以免它们伤害印度教徒的感情并导致暴动 在现代印度宪法中,言论自由受到很大的限制,受制于政府所说的“合理”限制邦政府可以用多种理由来令它的公民沉默,包括“公共秩序”、“风化或道德”和“与外国关系亲密” 同时,印度的法院在遏制政府权威方面少有作为该国的最高法院最后的确阻止了对南迪的逮捕,但同时也强调了邦政府的立场,即南迪“没有获准”发表这样的言论“想法总是能伤人的,”首席法官表示,“想法也一定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但印度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文化之都,更不用说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除非有一天它能够坚定地保护言论自由假如没有一个像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American Constitution’s First Amendment)那样的、不折不扣的宪法修正案来确保这种自由,这个国家就不能理直气壮地自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印度人必须理解,言论自由,即自由思考和交换观点的权利,是他们所珍视的民主制度的核心假如前者较为薄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