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朝日新闻》搬进《纽约时报》大楼

 作者:查肢     |      日期:2017-08-02 07:01:34
“时报内情”(Times Insider)专栏分享《纽约时报》的历史故事 《纽约时报》拥有第八大道620号大楼内最大的新闻编辑室但那并不是唯一的一间 大多数时报员工会惊讶地发现,总部大楼的18楼还有一间新闻室,和其他空间没什么两样室内布置摆设一模一样记者们对办公桌整洁的坚持也是差不多的但相似之处也就这么多了 这里是《朝日新闻》(The Asahi Shimbun)纽约分社办公室,它是一个久负盛名、影响深远的日本报纸与网站四名记者、三名助理记者和一名办公室主任驻守在这里,为主要由日本国内读者构成的受众报道美国社会、政治、商业、文化、移民政策,乃至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枪击事件,配合在华盛顿、洛杉矶和旧金山的同事工作 “《纽约时报》与我报结成新关系”,1928年7月1日,朝日告诉读者 这听上去像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安排:两家大型国际媒体公司共享办公地点 事实上,这种情况可以追溯到89年前 那时,时报出版人阿道夫·S·奥克斯(Adolph S. Ochs)和朝日驻纽约记者北野吉内(Kichinai Kitano)达成协议,把我们位于西43街229号总部内的办公室租给朝日 “其结果是,”1928年7月1日,朝日告诉读者,“我们的纽约记者可以置身《纽约时报》新闻室,使用它所提供的所有通讯优势,加上我们与《伦敦时报》(The London Times)建立的关系,毫无疑问,我们的国外新闻会更加精彩” 朝日联合创始人村山龙平致时报阿道夫·S·奥克斯的信,1931年由首个日本直飞美国的航班带来美国 两家报纸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一年前,奥克斯和他的女婿及最终继任者阿瑟·海斯·苏兹伯格(Arthur Hays Sulzberger)同上野精一(Seiichi Ueno)举行的一次会议上野的父亲是朝日的联合创始人据现驻纽约的记者、45岁的中井大助(Daisuke Nakai)说,参加完在日内瓦举办的一次国际报纸会议之后,上野精一在返回日本途中到纽约稍事停留 时报向朝日收取每月50美元的租金(约合现在的700美元),以及每月250美元使用其新闻电报的费用电话和打字机都是免费提供的 北野于1929年乘坐齐柏林伯爵号(Graf Zeppelin)返回日本他继续担任朝日的高级编辑和董事会成员,后来又成了《朝日晚报》(The Asahi Evening News)的董事会成员,那是一份现已不存在的英语出版物 朝日纽约办事处的珍贵档案,这是一份每一期出版物每一页的“缩刷版”(shukusatsuban),按月分卷,从1951年持续到2008年左页是朝日报道约翰·F·肯尼迪遭暗杀的头条新闻报道 Stephen Hiltner/The New York Times 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相当友好1931年,当航空信件可以跨越太平洋时,朝日新闻联合创始人村山龙平(Ryuhei Murayama)选择以奥克斯先生为收件人,送出了自己的问候(村山能够发送这封信,是因为朝日为两国之间的第一次直飞提供了2.5万美元的奖金) 本信乃日美两国史上首封飞越太平洋送达的信函,由敝人创办并任社长的东京和大阪朝日报社,向《纽约时报》——也藉由贵报专栏向全体美国人民表达由衷的祝贺,这是两位美国飞行员休·赫恩登(Hugh Herndon)和克莱德·潘伯恩(Clyde Pangborn)的辉煌成就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飞行员携着这封信一直飞到了华盛顿州韦纳奇的着陆点然后他们把信投入了一个小邮箱 《纽约时报》办事处,左起,金成隆一、幡中彻(Toru Hatanaka,音)、鵜飼啓(Satoshi Ukai,办事处主任)和中井大助 David W. Dunlap/The New York Times 村山表示,他相信,赫恩登与潘伯恩的飞行“必将为促进我们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做出巨大贡献” 不幸的是,一股更黑暗的力量在运行着十年之后,两国开始交战 时任朝日驻纽约记者的森恭三(Kyozo Mori)是珍珠港袭击事件后被美国当局逮捕的日本记者之一他被关押在弗吉尼亚州,直至翌年获释另一位驻纽约记者细川隆元(Ryugen Hosokawa)在袭击发生时身处布宜诺斯艾利斯 在东京,时报记者奥托·D·托利舒斯(Otto D. Tolischus)在赤坂的办公室兼住宅中被捕他因间谍罪被判入狱,但于1942年获得释放 通往朝日办事处的走廊中悬挂着日本主题照片 Stephen Hiltner/The New York Times 1945年在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时报重新开放了它的日本办事处,搬进了朝日新闻大厦(正如素子·里奇[Motoko Rich]在东京报道的,这种互惠安排持续至今) 朝日在何时恢复纽约办事处已不得而知,可能晚至1952年中井说,分社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当时的日本记者们发现自己的旧钥匙仍然可以用他们打开门,发现整个地方完全没有被动过——和他们在1941年12月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