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移民新政会带来什么?看看中国和印度

 作者:夏侯情     |      日期:2017-12-03 12:22:04
特朗普政府颁布的驱逐出境新规,可能会在美国造就一个和其他许多国家类似的底层阶级:印度的贫民窟居民;拥有石油财富的波斯湾国家的外来劳工;以及中国的农民工 如果美国的1100万无证移民及其家属被迫陷入这种阴影,其他国家的此类群体可以作为一种警示,告诉美国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 他们被困在法律体系之外的灰色地带,极易遭到剥削,包括克扣工资以及拐卖妇女强迫卖淫因为他们无法得到正规保护或服务,非正规解决方式就会滋生,为腐败和黑社会等犯罪活动创造了温床 这导致的结果往往正是政府追求目标的反面:社会不是变得更有凝聚力,而是更加分裂;犯罪率不降反升;非法移民没有被清除,而是隐藏得更深,更难管理 在美国,无证移民一直生活在困境中,他们按规则是非法的,但往往被容忍不过,特朗普总统旨在化解这种矛盾的新规则,有可能反而加深它结果,它可能增加无证移民以及整个社会的负担 处于法律边缘的社区 这种底层阶级始于法律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比如,印度的贫民窟通常被描绘为该国与贫困做斗争的标志但它也表明,印度未能跟上城市人口的快速增长移居到城市的人找不到足够的买得起的住房,临时拼凑起向四周蔓延的定居点,它们后来演变为更长期的定居点 虽然城市往往容忍这些非法定居点——那里的居民能帮助推动经济发展——但贫民窟随时都有被清除的可能生活在法律边缘地带的居民得不到政府的全面服务,往往无法依赖警察的保护 在中国,居民户口制度导致约2.5亿人成为半永久的城市底层阶级 数十年来,到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对中国经济的增长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是,户口制度把他们享受政府服务的权利与居民身份联系在一起 结果,2.5亿农民工被界定为农村户口,不能在他们居住的城市享受医保等基本服务他们的孩子甚至无法接受教育——城里的学校只接收有城市户口的孩子——确定了他们永久性底层阶级的地位 美国的无证移民生活在类似的法律和现实的矛盾之中居于美国的非法移民多达千百万之巨,他们常常为当地的经济繁荣做着自己的贡献,却可能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而导致被驱逐 以前的政府把重点放在驱逐罪犯上,默许大多数非法移民的存在,是的他们在和政府的基本互动中有了安全感 特朗普政府的新规将通过急剧扩大可被列为驱逐目标的群体,让这种安全感消失殆尽,并加重生活在困境中的人们的负担 非法行为充斥的真空地带 制造出一个底层阶级,还会催生凌虐和腐败中东海湾国家便展示了这一点 在所谓的“卡法拉”制度下,一个海湾国家的雇主可以单方面决定在建筑、家政等行业当非熟练工的外国移民的合法身份和移民状态,使得这些人必须随时听命于雇主 这一制度虽然是合法的,却让外国工人无法受到一套正式法规的保护凌虐指控屡见不鲜,其中包括克扣工资、强迫劳动 调查显示,当如此多的人处于阴影之中时,社会上的其他人难免要受影响放高利贷者激增,以容易受盘剥、基本不受监管的劳工为基础的掠夺性商业盛行,进而还损害本地工人的利益 美国的非法移民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工人们受到经济条件的吸引,但他们的非法身份使得政府无法保护他们,也无法以一种能够公平惠及每一个人的方式,确保对他们的劳动进行监管与课税 印度的贫民窟展示了另一个问题:居民如果无法享有基本的社会服务,也得不到司法体制的保护,就需要用别的什么东西取而代之急忙跑来填补空缺的常常是犯罪分子 例如,人们需要电力,但当每一个把电力输送进城市贫民窟的人从严格意义上讲都是罪犯的时候,罪犯就会满足这一需求排污、电力和基本安全都是如此——基本安全需求可能会催生出收保护费的暴力团伙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讲师肖恩·福克斯(Sean Fox)一直致力于城市贫民窟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他说,在拉美国家的一些贫民窟里,帮派“实际上通过打造地盘在他们的社区里发挥着管理功能” “某帮派的地盘里的人,被认为受到该帮派保护协议的保护,”福克斯博士说 长期以来,美国对移民的限制制造了一个类似的真空例如,无证移民会在进出这个国家的时候向从事人口贩卖的罪犯寻求帮助 特朗普的驱逐出境新规有可能让这种真空扩散到美国的大部分地区如果数百万无证移民及其家人认为,向警察报案会令他们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危险,他们便将失去正式的法律保护只有法律的非正式替代品会保留下来 这些规则不是加强法治,而是会开拓更广阔的无法治空间 当这些系统面临不可避免的改革压力时,可以采取两种做法中的一种:驱逐人口或将他们带出阴影,但这两种方法都不容易 特朗普正在尝试第一个选择,但其他国家的类似努力表明,这种做法很少能够解决根本问题,并可能带来新的挑战 印度的一些官员治理贫民窟的办法就是简单地夷平它们,理由是那些建筑是非法的这可能导致政府同居民的冲突以及腐败现象——开发商和官员勾结起来夺取有价值的土地 即使贫民窟居民被清除出去,最初令他们落入贫民窟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城市需要廉价劳动力,但通常不提供廉价住房这个举措的效果,就是加重了这个问题的代价,这些家庭被赶出贫民窟这个法律的灰色地带,过上没有法律的街头生活 从这些努力当中,人们可以得到这样的教训:生活在法律灰色地带当中的人不是造成问题的原因,而是问题的症状针对他们展开驱逐最终可能会深化根本问题,使解决问题的成本更高,更难解决 让这些社区走出阴影的努力也遇到了问题 中国计划到2020年向居住在城市的一亿农村移民授予城市居民身份但是,这遭到了城市社区的反对,他们看到,住房和教育这些本已经很稀缺的资源面临着他们不想要的竞争这个计划将有利于那些能够证明自己有价值的移民,城市将制定自己的标准,创造更多独立的社会与法律地位 系统的本质决定了任何试图修整它的努力都会打乱既有的平衡当这种情况发生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