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冬季白宫”接纳了哪些高级会员

 作者:枚泳摩     |      日期:2018-03-01 15:25:36
随便哪一个周末,你或许都能在海滩上的软冰淇淋机旁见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女婿、顶尖的中东交易促成者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或者在餐厅露台上见到他的那位行事低调的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如果运气好,总统本人还可以在你桌边跟你匆匆聊两句但是为了获取这一特权,你必须支付20万美元——而且席位有限,欲购从速 几乎一夜之间,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马阿拉歌(Mar-a-Lago)会员制俱乐部就变成了美国政府的兼职首都,一座冬季白宫,特朗普在那里招待外国国家元首、医保业高管和其他总统的客人 特朗普于周五下午来到马阿拉歌,这是他连续第三个周末来到这里——但是他在这里的聚会也为一种潜在的、罕见于美国历史的政治影响创造了舞台:某种加强版的华盛顿牛排馆,坐落于一片阳光明媚的游乐场中,里面的人非富即贵这座俱乐部的会员和他们的宾客享受的人脉资源,是手眼通天的说客都无法企及的 《纽约时报》获取的一份会员名单显示,该俱乐部的近500名付费会员包括数十名房地产开发商、华尔街金融家、能源以及其他可能受到特朗普政策影响的企业的高管至少有三名俱乐部成员正在被考虑成为大使500人当中,大多数人是在特朗普的总统竞选前得到会员资格的,目前还在吸纳新会员,但名额有限 威廉·I·科赫(William I. Koch)是一家大型采矿和燃料公司的管理者,他是马阿拉歌俱乐部的会员;身家亿万的贸易商托马斯·彼得菲(Thomas Peterffy)也是会员,2012年,他花了超过800万美元做政治广告,警告社会主义正在美国蔓延 2016年5月,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威廉·I·科赫在其奥克斯博能源公司的办公室里他是马阿拉歌的会员 Scott McIntyr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另一个成员是乔治·诺克罗斯(George Norcross),保险公司执行官和南泽西民主党领袖,他与总统的友谊始于特朗普的大西洋城时代,当时诺克罗斯与特朗普的赌场签署了保险合同,与此同时,特朗普与该州的民主党领导人正就税务待遇问题发生争执另一位成员是詹尼特·韦纳(Janet Weiner),Rockstar能源饮料公司的部分所有者和首席财务官,该公司花费了数十万美元游说联邦官员,以避免对其产品实行更严格的监管 布鲁斯·托尔(Bruce Toll)是一位房地产高管,他参与创办了全美最大的住宅建筑商之一托尔兄弟公司(Toll Brothers),托尔仍然活跃在这个行业,在附近有一处住所,他说,自己经常在马阿拉歌见到特朗普虽然他们没有讨论托尔的任何具体项目,但是两人偶尔会讨论国家大事,比如特朗普计划增加高速公路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的支出 “也许你应该这样做,”托尔说,特朗普从俱乐部成员那里会得到这样的建议 2014年6月,费城,特朗普总统的老友、马阿拉歌的会员乔治·诺克罗斯(George Norcross),前来参加在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举办的《费城询问者报》(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 联合所有者李维斯·卡茨(Lewis Katz)的追思会 Matt Rourke/Associated Press 周五接受采访时,特朗普的儿子埃里克(Eric)否认了他的家族会提供接近他父亲的机会并从中获利的说法首先,他说,俱乐部每年只接纳20到40名新会员,其次,如果想和联邦政府联系,经常去该俱乐部的那些有钱的商业精英有很多门路 “他们不惮以最邪恶的一面来揣测我们,这不公平,”埃里克·特朗普说 白宫发言人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说,总统没有利益冲突这里指的是联邦法律中,禁止联邦雇员采取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经济利益的行动的条款不适用于特朗普这个事实 “但无论如何,他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和俱乐部会员讨论政策,”她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写道 马阿拉歌,她接着说,是“全球最成功的私人俱乐部之一”,并且“打算将其作为南方的白宫,总统期待在这座不同凡响的庄园款待众多世界领导人” 特朗普已经在马阿拉歌招待了一名外国领导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Al Drago/The New York Times 科赫——其兄弟查尔斯·G(Charles G.)和戴维·H(David H.)更有名,但与他关系疏远——在棕榈滩有一处房屋,并在竞选期间为特朗普举办过一次筹款活动他的奥克斯博能源公司(Oxbow Carbon)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副产品石油焦供应商之一,并且可能是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重要受益方而建设Keystone XL输油管道正是特朗普政府的头等大事 威廉·科赫的发言人布拉德·戈尔茨坦(Brad Goldstein)说他不知道两人是否谈论过政策问题“即便我知道,”戈尔茨坦补充道,“答案也会是,我拒绝置评” 当然了,在历史上,拥有豪宅的富人经常出任美国总统他们有时会在富人们消磨周末时光的地方处理政务,譬如老布什位于缅因州肯纳邦克波特的大院,或者肯尼迪家位于马萨诸塞州汉尼斯波特的宅邸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Dwight D. Eisenhower)总统在当选前便加入了面向精英的奥古斯塔国家高尔夫俱乐部(Augusta National Golf Club),他常常和一群被称为“老大帮”(the gang)的富有生意人在那里出没,其中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一家石油公司的负责人、一名投资银行家以及一名律师兼金融家兼说客 《纽约时报》收到的来自2016年夏天和2017年1月的两份名单,列出了马阿拉歌的新会员的名字其中包括康涅狄格州的亿万富翁交易商托马斯·彼得菲(Thomas Peterffy)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前高管约翰·赛茨(John Sites)时报还查阅了一份来自2015年的更为完整的会员名单 但若干历史学者称,特朗普的“周末白宫”在美国似乎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它开创了由顾客向总统拥有的公司付款的先河 “马阿拉歌代表着总统职务的商业化,在美国历史上,这样的先例即使有也不多,”总统史学家、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传记作者乔恩·米查姆(Jon Meacham)说“总统们向来会跟富人交往,”他补充道“但人们付钱给总统,以便在总统的公司里消磨时光,这样的俱乐部是新事物相当不同寻常” Newsmax Media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夫·拉迪(Christopher Ruddy)是特朗普的长期捐赠者与友人,他说,特朗普以前常常就各种话题举行类似于非正式焦点小组讨论的活动,但自从他当选总统以来,和家人及老友面对面相处的时间便受到了限制 “有些人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俱乐部,然后和总统交谈,这是一种误解,”拉迪说道他还表示,最近几周,特勤局在总统的桌子周围拉起了一根事实上的隔离绳此事得到了另外几名俱乐部成员的证实 2007年,曼哈顿,纽约的开发商、总统的老友理查德·勒弗拉克,在其公司的办公场所作为马阿拉歌的会员,勒弗拉克招募了自己的一些朋友入会 Fred R. Conrad/The New York Times 但马阿拉歌的周末聚会,已经招致了某些民主党参议员的审视,他们敦促特朗普发布一份列明所有会员名字的名单 “你的‘冬季白宫’向那些出得起钱的人提供了和你见面的机会,更别说还会为你的家族运营的机构带来现金流,”罗德岛州民主党参议员谢尔登·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和新墨西哥州民主党参议员汤姆·尤德尔(Tom Udall)在本月发给特朗普的一封信中写道“看上去你不是在抽干沼泽,而是在把华盛顿带入马阿拉歌那里的沼泽” 加入该俱乐部已久的理查德·勒弗拉克(Richard LeFrak)是纽约的一名开发商,同时也是特朗普最亲密的朋友之一,他又招募了自己的几个朋友入会在2010年竞选过弗罗里达州参议员的杰夫·格林(Jeff Greene)说,他是在勒弗拉克敦促下入会的 但马阿拉歌是一个很容易就会让特朗普的总统职务与他在纽约的旧有社交圈牵扯不清的地方在这里,美国总统或许会以普通纽约客咨询好的骨科大夫的方式,就大型政府项目寻求指点 本月,马阿拉歌俱乐部,总统的豪华轿车 Al Drago/The New York Times 上周末,勒弗拉克到马阿拉歌拜访了特朗普,当特朗普在谈话短暂中断期间跟他说,国土安全部就拟议中的美墨边境墙报价逾200亿美元时,他似乎有些惊诧 “他问,我会不会考虑做这件事随后他表示,媒体上报出的相关价格对他来说似乎高到了荒谬的程度,”勒弗拉克说他无意于该工程,但他说,“我未置可否,因为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样的” 勒弗拉克对总统说,“我以为你在让国土安全部处理此事,”他回忆道——按照他的描绘,特朗普受到了相关官僚机构的阻挠“他则说道,‘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