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助手推动俄罗斯乌克兰“和平方案”

 作者:向与     |      日期:2017-11-04 04:25:28
在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辞去国家安全顾问职位一周前,一项密封的提议被人亲手送至他的办公室,其中概述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解除对俄罗斯制裁的新方案 弗林因为被发现在与俄罗斯大使讨论制裁的问题上撒谎而辞职,但这项提议——让乌克兰与俄罗斯达成和平的方案——及推动它的人依然还在:递送该文件的总统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曾帮助特朗普在俄罗斯物色交易机会的生意伙伴费利克斯·H·塞特(Felix H. Sater);试图在部分由特朗普的前任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促成的一个政治反对派运动中崛起的一个乌克兰议员 在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与他有关联的人受到严格审视之际——美国情报机构、联邦调查局(FBI)和国会的调查,他的一些助手依然愿意、急于在幕后介入与俄罗斯有关的努力 特朗普一再称赞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以及他想要达成美俄联盟的渴望,让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都惶惑不已尽管这些非官方的努力没有什么违法的地方,但一项似乎倾向于俄罗斯的提议有可能会拉响警报 这些业余外交人员表示,他们的目的只是帮助解决一项持续了三年、已导致1万人丧生的令精疲力竭的冲突“谁不想帮助带来和平”科恩问道 但这项提议包含的不只是一个和平方案那位自认为是乌克兰未来的特朗普式领导人的议员安德里·V·阿尔乔缅科(Andrii V. Artemenko)声称自己握有——“企业名称、电汇证明”——可以证明乌克兰总统彼得罗·O·波罗申科(Petro O. Poroshenko)存在腐败行为的证据,这有助于罢免后者阿尔乔缅科表示,他的这项计划受到普京高层助手的鼓励 “许多人会说我是俄罗斯特工、美国特工、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特工,”阿尔乔缅科说“但如果不进行对话,我们怎么能在我们的国家之间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呢” 科恩与塞特表示,他们没有对特朗普谈起过这项提议,二人在制定外交政策上没有任何经验据几名执法官员透露,在FBI就与俄罗斯的关联进行的反间谍调查中,科恩是受到严格审查的几名特朗普副手之一;他否认自己有任何违法的关系 介入这项努力的另外两人也有可疑的经历:50岁的俄裔美国人塞特在几十年前因为参与一起与黑手党有关的股票操纵骗局而服罪阿尔乔缅科在21世纪初曾因挪用公款的指控在基辅坐了两年半的监狱,这项指控后来被撤销,他表示该指控有政治动机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白宫是否会严肃对待这项提议,但这些自由外交家的行为激怒了乌克兰官员乌克兰驻美国大使瓦列里·恰雷(Valeriy Chaly)表示,阿尔乔缅科“无权代表乌克兰向任何外国政府提交任何替代性的和平方案,包括美国政府” 在上周五于慕尼黑举行的一场安全会议上,波罗申科警告西方不要“姑息”俄罗斯,一些美国专家则表示,向俄罗斯提供任何替代那项就乌克兰问题达成的为期两年的国际协议的方案,都将是一个错误在乌克兰冲突的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发出了含糊不清的信号 但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翰·赫布斯特(John Herbst)表示,考虑到特朗普对普京的赞赏,他担心这位新总统可能会太急于修补与俄罗斯的关系,不惜牺牲乌克兰的利益——有可能拿出类似阿尔乔缅科提出的那种计划 上月,乌克兰议员安德里·V·阿尔乔缅科在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现场他表示,他的和平方案受到俄罗斯总统普京高级助手的鼓励 FBI正在审查一份未证实的档案资料,它由一名前英国情报人员编写,由特朗普的政治对手资助该文件宣称,在总统竞选期间,科恩曾在布拉格与一名俄罗斯代表会面,讨论俄罗斯对民主党目标进行黑客袭击的问题但报告中提到的俄罗斯官员对《纽约时报》表示,他从没见过科恩科恩则坚称自己从没去过布拉格,并表示文件中的说法是不实之词 科恩与乌克兰存在私人关系:他娶了一位乌克兰女子,曾与那里的亲戚一起经营一项与酒有关的生意 在进入政界之前,阿尔乔缅科曾在中东进行商业投资,在迈阿密地区进行过房地产交易,还曾做过乌尔兰顶级运动员的代理人他在乌克兰议会的一些同事称其腐败、不值得信任,或根本无关紧要,但他似乎积聚了相当可观的财富 他以特朗普的形象来塑造自己,把自己包装成乌克兰对西方民族主义领导者崛起的回应去年夏天他甚至还去了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举办地克利夫兰,找机会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成员会面 “是时候有新的领导人、新的国家治理方式、新的原则,以及新的国际政治谈判者登场了,”他1月27日在Facebook上写道:“我们的时机到了!” 阿尔乔缅科说,他从特朗普身上看到了倡导一个乌克兰和平计划的机会——同时帮助推进他自己的政治生涯简单来说,他的计划是所有俄罗斯部队撤出乌克兰东部地区乌克兰选民将在全民公投中决定,是否要把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的乌克兰领土克里米亚租给俄罗斯50年或100年 乌克兰总统彼得罗·O·波罗申科周三在基辅两天后,他在慕尼黑警告西方不要“姑息”俄罗斯 Gleb Garanich/Reuters 乌克兰大使恰雷对这种形式的租赁表示拒绝“这严重违反了宪法,”他在回答时报的提问时写道“只有公开或暗中代表俄罗斯利益的人才会推销、推动这些想法” 这种反应显示了为什么阿尔乔缅科的项目还包括传播“黑材料”(kompromat),据称是暴露了波罗申科及其最亲近同事的腐败行为只有一个新的政府,可能不那么敌视俄罗斯的政府,才有可能会采用他的计划 特朗普多年的生意伙伴、在俄罗斯有各种关系的塞特愿意帮助阿尔乔缅科把这个提议传达到白宫 去年12月,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D·科恩(左二)与迈克尔·弗林(左)、得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在特朗普大厦在弗林辞去国家安全顾问职位一周前,科恩将和平方案交给了他 Sam Hodg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最近几年一直试图和塞特保持距离在2013年一次作证的时候,特朗普曾说,如果塞特“现在就坐在这里,我真的认不出他长什么样子” 但在房地产开发生意上,塞特与特朗普集团断断续续进行了至少十年的交易,即便是在他参与股票操纵骗局曝光之后 科恩说,当弗林被迫离职的时候,他正在等待该提议的回复现在他、塞特和阿尔乔缅科希望新的国家安全顾问会同意这件事上周五,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