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对特朗普从欢迎到警惕

 作者:舜缺     |      日期:2017-07-01 07:04:19
莫斯科——就在数月前,一些俄罗斯官员畅饮香槟,庆祝唐纳德·J·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获胜,而现在,那种甜美滋味已然是昨日云烟 在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被认为是俄罗斯朋友的迈克尔·T·弗林(Michael T. Flynn)辞职之前,狂喜已经开始慢慢被警惕所取代弗林的辞职更是加深了这种不安情绪 周一,弗林因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的接触而辞职,这是特朗普及其顾问在诸多对俄罗斯意义重大的问题上,尤其是取消经济制裁方面,发出的一系列混乱信号中的最新一个 现在,很多重要政治人物在思考,改变的希望是否仍不成熟,莫斯科是否仍将必然是华盛顿的主要打击对象周二,五角大楼提出抗议,指责莫斯科秘密部署巡航导弹,违反1987年签署的陆基中程导弹条约 弗拉基米尔·R·索洛维约夫(Vladimir R. Soloviev)是一个喧闹周日晚间秀的主持人该节目所在的官方电视台被认为会反映克里姆林宫的政策本周,他发布了关于特朗普的最负面的公众评价之一“不要被特朗普迷惑,”他在面向所有政治人士和专家的一条消息中说,“不要认为特朗普是一名亲俄政客不要期望特朗普会为了俄罗斯的利益而以任何方式损害美国的根本利益” 11月份以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俄罗斯国会热烈鼓掌欢迎特朗普当选,一名著名政治领袖——虽然他以滑稽反常的举动闻名——在面向全国的电视节目上举起香槟庆祝特朗普获胜1月份,俄罗斯新闻媒体提及特朗普的次数比说起弗拉基米尔·V·普京总统(Vladimir V. Putin)的时候还多,这是自2011年以来这位俄罗斯领袖首次屈居第二 不过,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路线其实只由一个人确定,那就是普京他从未公开庆祝特朗普当选,虽然他对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敌意广为人知他将2012年他再次当选总统时出现的愤怒示威活动归咎于希拉里 近些年,普京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标是重现美苏作为两个核武器超级大国担任全球秩序主要仲裁者的时代由于俄罗斯缺乏苏联的强大实力,普京做出了一些超出自己能力的尝试,以出人意料的策略震惊世界,比如占领克里米亚;搅乱乌克兰政局;在叙利亚部署军队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总统(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对此的回应是,俄罗斯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地区大国两人的私人关系非常糟糕 特朗普则盛赞俄罗斯和普京,似乎预示着一个不同的时代他称赞普京是一名强大、英明的领袖,说俄罗斯似乎背上了所有的黑锅他呼吁改善与莫斯科的关系,共同打击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等恐怖组织,响应了普京长期以来的号召 莫斯科有些人士警告称,克林顿作为一名更冷静的舵手,会是克里姆林宫更喜欢的那种可预测的领袖,虽然她充满敌意现在的感觉是,克里姆林宫可能为一个远比自己强大的国家的总统采取普京最喜欢的策略而感到不安,而这个策略就是让人感到难以捉摸 “特朗普最终会被驯服,表现得更像总统,但他也有那种不利于克里姆林宫的不可预测的倾向,”俄罗斯唯一的独立频道雨电视(TV Rain)的政治评论员康斯坦丁·冯·埃格特(Konstantin von Eggert)说“这会导致的情况是,一个同样以不可预测战略为风格的更强大的对手登上了舞台普京没有料到这一点” 在对俄罗斯意义重大的一些问题上出现了左右摇摆的状况最初,特朗普曾说北约过时了,后来又说它拥有美国的坚定支持他一度似乎表明将取消针对乌克兰危机的经济制裁,并任命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为国务卿蒂勒森担任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 Mobil)总裁时曾与俄罗斯达成了大量石油交易,公开反对制裁 然后,美国驻联合国新大使尼基·R·黑利(Nikki R. Haley)在乌克兰问题上尖锐批评俄罗斯,暗示是否取消制裁取决于是否能在那里达成和平协议蒂勒森响应了这条路线 最后,特朗普开始把地缘政治的多种不同问题牵扯到一起,而这种跨领域的方式是莫斯科所不喜欢的他说,也许制裁可以被取消,交换条件是在核武器问题上达成更好的协议特朗普政府似乎想让克里姆林宫疏远它在叙利亚的盟友伊朗以及中国 “关于特朗普及其顾问如何制定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可能途径存在审慎的感觉,”国际事务分析师弗拉基米尔·弗罗洛(Vladimir Frolov)说“这令克里姆林宫感到担忧,因为它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 弗林因与俄罗斯大使谢尔盖·I·基斯利亚克(Sergey I. Kislyak)接触而被迫辞职的事更令人怀疑,与俄罗斯的关系才是主要目标,恐俄症再次渗透华盛顿关于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的指控主要是基于这些理由而被否认 自从特朗普获胜以来,莫斯科暗地里也出现了一种论调,关于美国权势人物会推翻特朗普的阴谋论从未消散 “要么是特朗普没有获得必需的独立性,被逼到了墙角,”俄罗斯议会上院的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Konstantin Kosachev)写道“要么是恐俄症从上至下渗透了整个政府” 另一位议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Alexei Pushkov)在Twitter上表示,在弗林之后,特朗普本人可能会是下一个目标 1月28日,特朗普总统与弗拉基米尔·V·普京通话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T·弗林(右)于周一辞职 Jonathan Ernst/Reuters 周二,普京的发言人迪米特里·S·佩斯科夫(Dmitry S. Peskov)拒绝就弗林辞职事件发表评论,称它是美国的国内事务就在上周五,佩斯科夫还曾否认这位美国官员与俄罗斯大使讨论过制裁问题,这显然是为了帮助弗林通过辞职,弗林承认他们讨论过 佩斯科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