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来了,习和安倍怎么应对?

 作者:查肢     |      日期:2017-05-01 04:35:05
1月20日,美国华盛顿早上9点多路过杜邦环岛(Dupont Circle),里面白色的雕像上挂着红色的旗子,用黑色的字写着“RESIST”(抵抗)到处封路,我就跟着一些同样过来观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职仪式的人群,经过18街,再到宪法大道(Constitution Ave),10点半左右到了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的安检口在路上,尤其在安检口,到处是抗议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市民们有不少举着“Not My 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横幅的人,也有要求特朗普公开自己缴税记录的人,还有大量指责特朗普关于女性等言论的人 其实,四年前的1月20日,即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第二任就职演说的时候,我也来到了国家广场记得那天特别冷,体感零下10度左右,而今年不怎么冷,零上6度左右 据我对现场的观察,今年跟四年前的区别非常明显 四年前,虽然也有对政府表示不满、主张一些口号的,但我没有看到直接指责奥巴马本人,以及赤裸裸地拒绝他当总统的,而这次到处都是直接、有针对性地指责特朗普本人的,反而没有看到说美国政府该怎么着的四年前,奥巴马总统的演讲跟观众之间是相互呼应,观众有规律有节奏地给奥巴马总统掌声;除了演讲者和观众之间,观众之间也有一体感,那时,作为一个来自外国的观众,我能感觉到这个国家是正在或即将朝着一个方向和目标迈进的而今年,首先掌声的次数和力量跟四年前没法比(可参照《纽约时报》关于特朗普与奥巴马就职典礼人数对比的报道),而且掌声极为分散和不协调,有人只是站着看,有人保持沉默,有人继续抗议,有一些看起来是蓝领的白人疯狂地给予掌声,至于四年前到处能看到的黑人家庭,这次就很少了 站在一个外国观众的立场看,这次就职仪式的现场给我的感觉是,这个国家正处于分裂与混乱,在矛盾和曲折中勉强前进 1月20日,美国华盛顿,杜邦环岛(Dupont Circle)白色的雕像上挂着写有“RESIST”(抵抗)字样的红色旗子 Kato Yoshikazu 至于特朗普总统的就职演说,他不断强调“美国优先”和“人民”,还用“把权力从华盛顿归还给人民”这样的语言来迎合人民,可以说,整个演讲充满民粹主义(populism),他还继承了原来的主张,说“贸易、税收、移民、外交等所有的决定必须给美国的劳动者和人民带来利益”在现场倾听特朗普总统的演讲,作为一个来自美国在亚太地区最大盟国的日本人,我对美国的走向,以及美国作为全球最大国家即将展开的地区格局和世界秩序感到担忧我听完演讲,进一步感觉到,其实,特朗普总统的主张也不是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这两个主义背后还是有着比较清晰的理念的,他言论的背后折射出的是单边主义和封闭主义 特朗普总统的主张显然跟美国战后实现美国繁荣的逻辑是背道而驰的:强有力地推动人员、物品、信息、资本等自由流动,逐步地构筑地区合作和全球一体化,作为这一进程的最大的推动者和维护者,美国除了从中获得最大的红利,还给世界各个地区和国家带来福利这才是战后美国的强大之处和魅力所在日本《朝日新闻》在1月22日发表社论指出,“自由的市场为美国吸引了投资,创造了就业担当活力来源的则是移民保持开放的国家才是美国的魅力和强大”,并主张“但愿特朗普先生能尽早地认识到这一点日本在内的各国也有必要耐心地说服美国这一点” 从亚太地区的未来走向角度审视特朗普正式上任,此刻,他已经开始有动作了他发表就职演说当天,白宫官网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周一(1月23日),即上班的第一天就签署了行政命令,正式完成了退出手续在他看来,这一宣布跟演说中主张的两条规则——“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是吻合的吧日本媒体果然头条报道了此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为1月20日(东京时间),安倍晋三首相在国会举行的施政方针演说中表示,“作为自由贸易的旗手,我们将构筑基于公正规则的、二十一世纪版的经济体制而TPP协议是其中的标准,也是今后经济合作的基础”安倍首相在东京说完这句话不久,特朗普总统就在华盛顿正式宣布退出TPP,正如同去年12月安倍首相到纽约拜访特朗普候任总统,亲自说明了TPP的战略重要性之后不久,特朗普候任总统通过视频主张上任的第一天宣布退出TPP一样安倍首相的政治愿望显然落空了,特朗普总统则“轻松”兑现了承诺 从这一局面可以初步推测,特朗普总统从其性格或风格上看或许是“说到务必要做到”的人他在演说中宣告“讲空话的时代要结束了”,并强调需要的是行动我估计,为了证明这一点,就像之前作为一名铁腕商人埋头赚钱的时候,特朗普总统有可能会不择手段地去实现他曾经表达过的或承诺过的目标,即使实现的过程是勉强的,缺乏理念和逻辑支撑,甚至缺乏法理和道德基础 对于这样一个前景,最为担忧和警惕的恐怕是北京方面特朗普正式上任之前多次表达困扰北京的言语,有时通过推特,有时通过媒体采访,领域牵涉经贸,如向中国的产品征税45%、把中国指定为“汇率操纵国”等;牵涉安保,如指责中国在南海搞军事设施的行为,以及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出力不够,还有,最令北京方面焦虑的无疑是涉及台湾问题这一中国自己主张的核心利益 前往华盛顿国家广场的路上,不少人手举“Not My 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的横幅 Kato Yoshikazu 特朗普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台湾问题就像其他所有问题一样是可以谈判的,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月14日的记者招待会回应说,“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是不可谈判的”,并呼吁美国有关方面“认清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在我看来,中国当局对特朗普上述言论保持着相当的克制,即使他的言论明显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只是反复表明原则性的立场而已其中一个原因应该是,特朗普毕竟还没正式上任,在此情况下面对的对手仍然是奥巴马政权,以政府的名义批评特朗普的言论就不合适当然,北京方面也担心反驳或批评刺激特朗普的神经,导致特朗普发表北京方面更不愿意看到的言论,甚至是行为 但此刻不同,特朗普已经正式上任,无论是在白宫的官网、对媒体记者给予的表述,还是推文,原则上表明的都是美国政府的立场担任总统后果然继续使用推特的特朗普,完全有可能继续在一条推文中把经贸问题和台湾问题挂钩起来,并且拿后者作为筹码逼迫北京在前者上做出妥协就像之前把中美贸易和朝鲜问题挂钩起来牵制了中国似的:“中国在完全一边倒的贸易中从美国获得了大量金钱和财富,但在朝鲜问题上却不帮忙太好了!” 假设特朗普对北京方面的经贸政策极度不满,忍不住在推特上抱怨说“既然中国不尊重美国劳动者的权益,作为美国总统,我没有任何理由尊重中国的什么核心利益了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北京方面将如何加以应对 问题是,北京方面有没有以及有何种办法阻止特朗普总统在自己的核心利益问题上做出侵犯性的言行在我看来,可能起作用的办法有三:一是不断满足特朗普所执着的利益,比如正处于最后关头的双边投资协定的负面清单谈判上全面吸取美方的主张;二是采取施压,甚至恐吓的方式加以阻止,比如在外交途径上向美方传达如果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上不尊重中国,就抛售所有美国国债之类的;三是通过有效的途径跟特朗普阵营展开良性的沟通,从目前能够看到的情况来说,中方似乎把一丝希望寄托于基辛格博士的身上比如,特朗普正式上任总统后,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时评《新起点上发展中美关系尤其要做好四件事》,作为第一项,主张“要始终坚持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相互尊重核心利益……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最近说,‘美中两国相互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是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基础’” 不过,在我看来,这三种办法均是相对的、有局限的,即使结合起来运用,可行性和有效性仍然值得怀疑从其行事风格来看,特朗普总统接下来的政策取向严重缺乏可预测性和透明性,我个人认为,中国也没有确切的办法和途径在保证自己的核心利益不受侵犯的前提下妥善管理中美双边关系 特朗普就职当日的华盛顿国家广场 Kato Yoshikazu 既然如此,从中国——也更是从习近平国家主席本人的执政或外交风格看,一个应对的策略或许是向国际社会发声,以拉拢伙伴、扩大朋友的方式来试图“孤立”对手而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习近平作为中国的国家主席第一次出席达沃斯论坛(Davos)的动机之一他在演讲中反复强调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性,并主张“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打贸易战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考虑到发表演讲的时机,此句比较明显地在牵制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外政策,并且,不难发现,习近平有意通过主张自己是全球化的维护者和推动者,来告诉国际社会,尤其是有可能成为特朗普可能采取的政策的“牺牲品”的国家一个前景:真正能够维护合理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是中国,而不是美国 而很可能成为“牺牲品”的日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安倍首相在上述施政方针演说中,除了强调TPP的重要性,还表明了接下来的目标:“在日本和欧盟之间尽早达成EPA(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引导谈判促使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框架能够成为有野心的协定,以便把自由、公正的经济圈扩大到世界”显而易见,在已经达成协议的TPP已经不可能正式生效的情况下,把TPP视为振兴日本经济、扩大日本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核心战略的安倍政权必将面临十字路口,而作为弥补“TPP死亡”的伤口,日本接下来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跟欧盟,以及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的经贸谈判上 在此过程中,跟中国的关系还是很关键 “围绕台湾问题,因特朗普总统放弃一个中国的政策,而导致中美两国陷入冲突,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在台湾问题上,中美维持现状还是符合我国的利益,”一名日本外务省官员对我这样表示“当然,作为另外一种担忧,特朗普总统对中国的经贸政策感到满意,从而突然主张中国和台湾应该尽快统一,美国支持统一进程,也意味着本地区的权力结构导致失衡,是不符合我国的利益的” 安倍首相在施政方针演说中强调日美同盟才是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基础,这是不变的原则,并表示“我想尽早访美,跟特朗普新总统进一步强化作为同盟的情感纽带”不过,在安倍政权如何跟特朗普政权打交道的问题上,日本国内是有争议的毕竟,以在TPP问题上改变特朗普的想法为目标的上一次会面以失败告终接下来,安倍首相也不能为见面而见面,见了面,不仅保证不了利益,反而丢失信用,那不如不见“我们认为首相访美应该是谨慎的过程,不要轻易跟特朗普总统见面,要考虑到风险,但首相官邸方面很积极,认为无论如何先要见面,”上述外务省官员说 我个人则认为,在特朗普政权内可能参与对外政策的人士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决策机制尚未确定、仍有待观察的情况下,安倍首相不要轻易访美,急着跟特朗普总统见面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国家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以及担任总统高级顾问、特朗普总统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这些来自不同背景、身份、立场、主张的人士之间如何相互讨论和协调,特朗普总统本人又在此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既看不清,也说不清既然如此,还是先观望一段时间,有了一定的轮廓之后再敲定何时以及怎么访问、会面较为妥当、保险在我看来,中国似乎是持有这样一个姿态的 此刻安倍阵营尽快要落实的是为TPP的重新谈判做出实质的准备,探索有没有可能通过内容、条款等调整让特朗普总统重新产生动机去正视TPP的意义和价值毕竟是特朗普总统,说退出就退出,反过来看,也有可能说回来就回来,只要能够让他本人或其阵营认识到“TPP能对美国劳动者带来利益”而在准备的过程中,日本应该跟现有的成员国,以及未来可能加入的国家保持紧密的沟通和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