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五年危機:警鐘為誰而鳴(詳版)

 作者:聂俨娌     |      日期:2019-04-15 02:18:01
 新華社記者車宏亮 楊臻       敘利亞危機已持續五年,曠日持久的戰亂給這個國家的人民帶來深重災難,同時對敘周邊乃至更廣泛地區也產生深刻影響       敘利亞危機之所以久拖不決,固然有其內部的歷史和現實原因,但外部干涉無疑也是最重要因素之一正是由於外部勢力的插手,敘局勢才變得異常複雜和嚴峻         此時此刻,有必要再次敲響警鐘:西方國家和一些中東國家必須拋開私利,停止干涉敘利亞內政,讓敘利亞人主導解決自己的問題       (小標題)危機釀成巨大悲劇       2011年3月15日,敘利亞出現大規模反政府示威活動,後來逐步演變為內戰根據聯合國數據,連年戰亂已導致該國超過25萬人喪生,100多萬人受傷       內戰期間,敘境內大量基礎設施和房屋被毀,醫療衛生條件嚴重惡化,食品供給短缺,很多學校無法正常開課       聯合國負責人道主義事務和緊急援助協調的副秘書長奧布萊恩去年底訪問敘利亞時表示,敘利亞有1350萬民眾需要救助       敘利亞原本不錯的經濟狀況也受到內戰的嚴重拖累,財政赤字增加,政府收入減少,通貨膨脹嚴重,貨幣急劇貶值,石油產量大幅降低       據世界銀行公佈的數據,2010年敘石油產量為每天36.8萬桶,而這一數字到2015年跌至大約每天4萬桶敘利亞獲得的石油收入也相應大幅減少       敘利亞危機給這個中東國家帶來災難的同時,也產生了嚴重的負面外溢效應據統計,除了在敘境內流離失所的數百萬人,目前已有460萬敘利亞人逃往境外避難,難民危機嚴重波及敘利亞周邊國家以及歐洲地區       以黎巴嫩為例,它接收了大約150萬名敘利亞難民根據世界銀行和聯合國相關機構的報告,大量難民涌入拉低了黎巴嫩經濟增長速度,提高了該國失業率和政府支出,使當地衛生醫療和教育等公共服務處於超負荷狀態       敘利亞危機給世界帶來的另一個嚴重後果是恐怖主義勢力蔓延和壯大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趁敘利亞陷入混亂之際進入該國,目前已控制了大片地區       觀察人士指出,敘利亞衝突已使這個國家成為極端分子的訓練場這些人經過訓練後,一旦重新回到各自的國家,就可能對這些國家的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小標題)外部勢力難辭其咎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不久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沒有外部干涉,通過政治談判和打擊恐怖主義,敘利亞問題有望在不到一年時間裏獲得解決而目前敘境內的反對派武裝和極端組織得到外部勢力的支援,這意味著解決敘危機需要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和付出沉重的代價       分析人士認為,敘危機之所以久拖不決,以美國為首的外部勢力長期干涉是十分重要的因素       敘知名學者烏薩馬·達努拉指出,從最初反政府示威抗議的出現到後來內戰的爆發,美國都扮演了主要角色美國總統奧巴馬多次要求巴沙爾下臺美國表達這一立場意在鼓舞敘反政府人士拿起武器對抗巴沙爾政權,從而在敘利亞製造混亂       達努拉說,為支援敘境內反對派武裝同敘政府軍作戰,美國及其中東地區盟友向他們提供軍事支援,而其所提供的武器大多數又會落入極端組織手中包括“伊斯蘭國”在內的極端組織在敘利亞以及中東其他地區的出現,與美國政府的政策不無關係       原聯合國-阿拉伯國家聯盟敘利亞危機聯合特別代表卜拉希米日前接受半島電視臺採訪時說,外部勢力根本沒有將敘利亞人民利益放在首位,它們應當為在敘利亞出現的悲劇受到指責       (小標題)踐行“敘人所有,敘人主導”       敘利亞政府一直反對外部勢力干涉本國內政,主張敘利亞問題應當由敘人民自己解決五年來的流血衝突已證明這才是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根本出路,這也逐漸成為國際共識       聯合國安理會去年底就敘利亞問題一致通過決議,指出解決敘利亞當前危機的唯一可持續方案是開啟敘利亞人主導、滿足敘利亞人正當訴求、具有包容性的政治進程        中國駐敘利亞大使王克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敘利亞各派應以國家和民族利益為重,在聯合國主持下開啟“敘人所有,敘人主導”的政治解決進程       王克儉說,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對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負有重要責任,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從未缺位,五年來,中國始終堅持正確義利觀,堅定維護《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堅決反對外部干涉       他說,中國還積極做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工作,在敘利亞國際支援小組等國際機制內發揮重要和積極作用,努力勸和促談中國將繼續發揮自身的獨特作用,推動各方維護來之不易的政治解決勢頭,推動敘利亞人民通過談判找出一個兼顧各方利益的政治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