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評:中國仍然不會大規模強刺激經濟

 作者:聂绍爰     |      日期:2019-04-15 04:14:01
  中國人民銀行3月1日正式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是中國央行今年首次降準,也是自2015年10月24日以來四個月內首次降準 此舉表明,中國的貨幣政策正在“穩健”的基調下略有放鬆,但仍處界限之內的調整,絕非中國大規模強刺激經濟的先兆 中國的貨幣政策繼2008年“從緊”和2009年、2010年“適度寬鬆”後,進入“穩健”狀態已是第六個年頭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近日在央行上海總部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處於穩健略偏寬鬆的狀態,還要不斷觀察適時動態調整 “穩健略偏寬鬆”,這是央行首度提出的對貨幣政策狀態的全新看法 關於貨幣政策的描述有五個大範疇:寬鬆、適度寬鬆、穩健、適度從緊和從緊這五個範疇覆蓋面都比較大在每一個範疇裏,向左向右都可以有靈活性調整,但是從一個提法換到另一個提法,需要邁過很高的門檻 對貨幣政策的動態調整,亦是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要求穩健的貨幣政策只有靈活適度,才能夠為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降低融資成本,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社會融資總量適度增長 中國不會大規模強刺激經濟,這一判斷基於中國調控手段的“升級”,以及對國內外經濟基本面考量後的“無需” 一方面,對於可能的經濟下行風險,中國的“工具箱”仍有一定的貨幣政策空間堅持“區間調控”與“定向調控”的調控方式,已成為中國政府在經濟轉型升級期常態化使用的巨集觀管理創新方式,是有別於傳統宏觀調控思路的“巧調控” 區間調控可以大致描述為,根據經濟發展潛力和當前實際狀況,科學確定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在不採取短期強刺激措施的情況下,確保經濟增長不突破保就業的“下限”,CPI不突破防通脹的“上限” 定向調控則是指,在保持宏觀政策基本取向不動搖的前提下,以這個“下限”和“上限”作為警戒線,兼顧當前與長遠,採取預調微調措施,指向激發市場活力、增加公共產品有效供給、支援實體經濟發展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發展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經濟增長率仍運行在合理區間,符合6%-7%的潛在增長率,儘管增速有所放緩,但新的經濟增長模式能保證中國經濟更加健康穩定地發展;而全球經濟只是進入低速發展的“新平庸”階段,並未出現大的動蕩和危機的可能性,中國尚無必要以強刺激應對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5年年會時明確表示,中國將繼續保持戰略定力,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不會搞“大水漫灌”,而是更加注重預調微調,更好實行定向調控 戰略定力,定在哪定在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上穩,就是宏觀政策要“穩”字當頭,不搞強刺激;發展局面要基本平穩,守住風險底線進,不是追求高增長,而是追求提質增效,追求結構優化 在這一背景下,觀察2011年底以來的央行歷次降準、降息,均不應看做是重大貨幣“刺激政策”尤其是“全面+定向”的降準方式,一方面在巨集觀調控方面實施預調,另一方面體現了結構性支援、定向調整的意圖,以增強對薄弱經濟環節的金融支援這一套“組合拳”正是中國穩健貨幣政策的反映,沒有改變鬆緊適度的基本面 央行稱,此次降準旨在保持金融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平穩適度增長,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此次降準在預期之中,主要是對衝外匯佔款下降的需要,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充裕的流動性 去年11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首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抓好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為中國今年的經濟發展定調 一個處於困境的企業,如果從傳統思路出發,或將持續增加投資、擴大規模甚至增加僱員,而越來越高昂的資本、土地和勞動力成本,將侵佔利潤,生產越多虧損越多;而從供給側改革出發,則會加強技術創新,提高資本效益,升級甚至創造新產品以刺激新需求   目前,中國正在推進供給側改革,積極放開市場準入推動大眾創業和萬眾創新、高新產業發展、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均需要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予以支援   從數據上來看,中國的信貸規模與五年前相比的確有所擴大,但從迅速增長的經濟規模和體量來看,信貸佔比沒有太大變化,不應做絕對值的簡單比較既然“穩健的貨幣政策”總基調不變,那麼鬆緊適度的貨幣流動性調節方向亦不會變,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仍將保持平穩適度增長   今年的基礎設施投資和房地產投資走勢呈現出由降轉穩的發展態勢中國的主流經濟學家預測,今年中國在投資減速的背景下,經濟增速仍將面臨下行壓力,但下降幅度將有所減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