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抛玉引砖,歌剧《红楼梦》即将亮相旧金山

 作者:毋粽噶     |      日期:2019-06-01 01:07:00
旧金山――距离首演还有一个星期,新歌剧《红楼梦》的剧本作者之一,作曲家盛宗亮已经准备好迎接强烈的反对意见了 曹雪芹这部洋洋洒洒的经典小说创作于18世纪,讲述帝制时代中国一个贵族家庭的衰落为了把它搬上舞台,盛宗亮将全书缩减到只剩骨架这部小说的标准英译本超过2400页,是《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的两倍,歌剧要在两小时20分钟内讲完它的故事几百个人物被删去,最终的歌剧里只剩下8个主要人物该剧将在旧金山歌剧院上演,自周六开始,持续公演到9月29日 该书的死忠书迷可能会感到不快 “你不管怎么做都不会成功,”盛宗亮在不久前的彩排时说“有人会爱你,有人会恨你” 改编任何深受喜爱的故事都会有这样的风险对于华语世界中的许多人来说,《红楼梦》不仅受人喜爱,更被视为中国文学的杰出代表作——即使不是唯一的杰出代表作旧金山歌剧院意识到了来自公众的不可避免的沉重期待,因此聘请了一个重量级的亚裔创作团队来打造这部斥资300万美元的歌剧 盛宗亮同托尼奖获奖编剧黄哲伦一起创作剧本著名舞台剧编剧和导演赖声川担任导演凭借在李安《卧虎藏龙》中的工作获得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的叶锦添负责布景和服装设计这部歌剧将以英文演唱,配有中英文字幕 “我们希望它作为一部歌剧,有其自身的原创性,”旧金山歌剧院的新任总导演马修·希尔沃克(Matthew Shilvock)说“但是我们也希望它和那些读这部小说长大并且深爱着它的人们产生共鸣” 在旧金山歌剧院的《红楼梦》里饰演黛玉的赵璞乐(右) Jason Hen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近年来,有很多中西糅合的歌剧被搬上舞台其中不少要想成为经典保留剧目都很困难,包括大都会歌剧院上演的《秦始皇》、获得普利策奖的《白蛇传》、甚至还有旧金山歌剧院的《接骨师之女》(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然而,希尔沃克说,推出新剧目“在吸引观剧热情方面很有潜力,经典剧目并不总能起到同样效果” 湾区的亚洲人和亚裔美国人对西式歌剧兴趣越来越浓厚,剧团推出《红楼梦》,是想借助观众的这股兴趣八年前,旧金山歌剧院推出根据谭恩美的小说改编的歌剧《接骨师之女》,讲述一个华裔美国家庭的故事,首轮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接骨师之女》非常非常受欢迎,无疑是我在任那段时间里,我们推出的最受欢迎的新剧目,”剧院前任总导演,今年7月退休的大卫·戈克利(David Gockley)说“它的成功让我集中精力,寻找下一部能让我们的华裔人口感兴趣的剧目” 《接骨师之女》之后不久,坐落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中国传统基金会(Chinese Heritage Foundation)和戈克利联系,商讨改编《红楼梦》事宜 “我当然是拼命地用谷歌去搜索它,”他说,“然后我也从旧金山的华人社区成员中了解到不少东西我得到的反应是,所有中国人或者华裔美国人没有一个不是从小在这个故事的耳濡目染中长大的,都接触到它的某种形式的演绎” 戈克利找到盛宗亮这位作曲家以娴熟地将中国传统音乐形式与西方音乐形式结合起来而著称受雇创作本剧之前,上海出生的盛宗亮就已经自称“业余红学家”——“红学家”是指那种贡献毕生来研究《红楼梦》的文学学者盛宗亮最早读这本小说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当时他才只有十几岁,这本书是禁书之后他又读过好几遍,他充分理解这项任务有多么艰巨 盛宗亮决定把焦点放在小说核心的三角恋爱上,并且说服一开始拒绝了邀请的黄哲伦与他联手创作剧本 “一开始,似乎我们怎么做都肯定会错,”黄哲伦说,“真的,最后说服了我的是盛宗亮对如何浓缩这个故事有一个设想” “另外,”他又打趣道,“盛宗亮在文革时期的中国长大,我在洛杉矶长大,所以他的意志比我坚强” 美术指导叶锦添之前曾为一部由这部小说改编的中国电视剧担任美术指导他努力通过舞台布景创造出梦幻般的效果彩绘的板子可以升降,创造出不同的图案,就像织布机——这也暗指了曹雪芹家族的职业:皇家织造 这部歌剧围绕灵石和仙草的神话展开他们双双从天上降落凡间灵石变成了宝玉(在旧金山,由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饰演),他是贾府被宠坏了的家业继承人;仙草变成了黛玉(女高音歌唱家赵璞乐饰),她是孱弱多病、充满诗意的年轻女子,母亲去世后搬进贾府居住 宝玉和黛玉陷入爱河,但宝玉的母亲命令他与宝钗(女中音歌唱家艾琳·罗伯茨[Irene Roberts]饰)结婚——宝钗是一位美丽的女继承人——以偿还贾家欠皇帝的债宝玉坚决反对,但在高潮部分的婚礼场景中,新娘被调换,他对黛玉的爱付诸东流在最后一幕,黛玉在悲伤的合唱中离去:“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导演赖声川说:“人生的无常和短暂——这是典型的佛家思想和中国思想最大的挑战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把这种观念传达给西方观众” 明年3月,该剧将在香港艺术节(Hong Kong Arts Festival)上演出,该艺术节也是这部剧的联合制作者之后可能在亚洲的其他地方巡演目前已在推进计划,把剧本翻译成中国古典白话——这本小说最初就是用这种语言写的 届时,该剧将面对一群更严苛、更具洞察力的观众,他们对《红楼梦》更熟悉不过盛宗亮似乎并不担心 “如果你问10名红学家这本小说是讲什么的,他们会给你10种不同的回答,”他说,“如果有人问我这部歌剧是讲什么的,我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