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亚洲行避谈人权问题

 作者:司空橡     |      日期:2019-06-01 04:12:00
中国杭州——周一晚上,奥巴马用一场新闻发布会结束了他最近这次访华之旅此行期间,人权问题几乎未引起注意在发布会上,他仅是一带而过地提到了与北京在“宗教自由”上的分歧 随着奥巴马继续前往老挝出席亚洲国家峰会,人权倡导人士担心,因为同样的原因,即北京不断崛起为经济和地缘政治大国,他们关心的问题不仅不会出现在美国与中国的议程上,在美国与整个地区的议程上也不会出现 随着中国挑战美国,争夺在亚洲的影响力,奥巴马政府担心,对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和老挝等国家在人权问题上的倒退提出的任何批评,都可能疏远而不是拉近它们与此同时,关注中国自己对异见人士的粗暴对待,可能会导致在贸易、气候变化和核扩散等问题上失去北京的配合 人权倡导人士指责奥巴马政府太过胆怯,称美国应该像在贸易谈判中那样,就各国对待其国民的方式进行施压 “几十年的经验应该让华盛顿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在料到会出现令人不快的后果时,北京才会做出反应,”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说 “为什么不发出制裁威胁,砍掉毫无意义的盛大仪式,或明确表示支持那些用和平手段批评政府的人”她说“在其他外交、经济和安全问题上,政府意识到了这些砝码并对其加以利用在人权问题上为什么不这么做” 8月,马尼拉郊区一个涉嫌贩毒者的尸体警察和联防队员杀死了1000余名犯罪嫌疑人、毒贩和吸毒者 Jes Azna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他一些人则表示,会坦率谈及美国公民权利的奥巴马,在与中国的会谈中不引入这个问题,是明智之举,即便北京对中国公民社会进行了近20年来最大规模的打击他们称奥巴马总统明白,和十年前相比,现在的中国更强大,能够更好地抵御美国在人权问题上施加的压力 “值得肯定的是,奥巴马政府没有以高调的人权政策加剧许多美中经济和安全问题,”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政治科学教授罗伯特·S·罗斯(Robert S. Ross)说“有人认为通过允许对一个一党专政的政府表示更多反对,容忍更大的政治不稳定因素,美国可以说服该政府削弱自身在国内的政治力量,这很难说得通” 这种模式现在延伸到了中国以外的国家四年前,一名在美国受训的人权工作者在老挝的一个警察检查站失踪,此次访问老挝这个由专制的共产党政权统治的小国期间,奥巴马一直没有公开提起这一事件 他也克制自己至少没在公开场合指责菲律宾新任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后者没有对自己在上任两月以来发动的一场血腥的禁毒战表示过任何歉意周三,也就是奥巴马因杜特地的辱骂而突然取消会晤的第二天,两人私下见了面 今年5月访问越南时,在没有赢得人权问题上的重大让步的情况下,奥巴马同意解除长久以来的禁止销售致命武器的禁令在试图拉近与马来西亚的关系之后,该国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的所作所为让奥巴马倍感尴尬,此人为了继续掌权,关闭了在线新闻机构,并对反对派人物提起诉讼 奥巴马政府只在很少的几个场合以高调的方式就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过2012年,美国驻北京大使收留了中国盲人异见分子陈光诚,将他送到了美国但罗斯表示,白宫能要求和指望中国在一场峰会之前释放一些政治犯的时代已经过去 缅甸的一个罗辛亚人营地超过10万罗辛亚人生活在该国北部没有围栏的营地内 Tomas Muni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中国共产党变得越来越自信,他们开始重新逮捕于美国的一些峰会召开前获释的异见人士“从那时起,”罗斯教授说,“美国的人权外交就成了空话,它没能让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一点儿都不出人意料” 例如,尽管奥巴马本周曾在公开场合短暂地提及宗教压迫问题,但几乎没人认为中国当局会就此收手,结束针对杭州周边地区的基督教堂的打压活动杭州是此次二十国集团峰会的举办地 奥巴马及其继任者将面临的一个新挑战是:如何跟杜特地打交道菲律宾警方称,他们在反毒品战中杀死了约1000名嫌疑人,另有约300人死于治安联防人员之手一些人权团体已经敦促美国就此采取行动 “菲律宾的局面之惨烈,无论怎么形容都不过分,”人权观察组织华盛顿副总监约翰·西夫顿(John Sifton)说“照这个速度,我们估计到年底会有超过6000人被杀” 但菲律宾是美国的盟友,是在南海抵御中国军事扩张的堡垒鉴于此,美国无法承受疏远杜特地的代价菲律宾分析人士称,杜特地曾任达沃市市长,和一些在那里投资的中国企业高管关系很好,他可能乐于同北京方面就南海问题展开谈判 根据美国一项名为《雷希修正案》(Leahy Amendment)的法案,华盛顿必须切断对疑似侵犯了人权的菲律宾执法单位的援助但马尼拉雅典耀大学(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政府学教授安东尼奥·拉维那(Antonio La Vina)说,以这样的制裁相威胁不太可能奏效 “事实上,菲律宾手头有搞军队现代化的钱,”他说 奥巴马是首位访问老挝的在任美国总统,一直力促与老挝的和解——越战正酣之际,美国往那里投过超过200万吨炸弹 但外界也一直要求他就宋巴·宋蓬(Sombath Somphone)案向老挝的专制政府——中国的传统盟友——施压宋蓬是一名民权倡导人士,一名曾在美国接受培训的农业专家,4年前在首都万象的一个警方检查站内失踪奥巴马还必须决定,以何种力度向参加会议的其他领导人施压,提及人权方面的关切而中国正试图拉拢其中几位 缅甸的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是奥巴马颇为喜爱的一个东南亚国家领导人,计划于本月到访白宫美国官员希望借此机会在解决罗辛亚人(Rohingya)的困境方面取得进展缅甸是一个以佛教为主导的国家,那里的罗辛亚人作为穆斯林少数族裔饱受迫害超过10万名罗辛亚人居住在缅甸北部用栅栏围起来的营地里,昂山素季已经委派一个委员会寻求解决方案,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Kofi Annan)是该委员会的成员 “她的做法表明,她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美国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汤姆·马利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说 奥巴马政府未就越南的状况发表过太多批评性意见越南在南海领土争端中面临着来自中国的压力,美国一直竭力引导它向自己这边靠拢 自从那时起,人权状况每况愈下,活动人士、前越共党员阮光阿(Nguyen Quang A)说阮光阿曾受邀在河内与奥巴马见面,但遭到了越南安全机构的阻挠政治犯仍在坐牢,新闻媒体则被禁声此外,尽管越南当局曾向华盛顿承诺允许成立独立的工会,却并未兑现诺言 “奥巴马本该做出更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