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橡胶园:经济驱动与生态思维

 作者:相褶庠     |      日期:2019-06-15 04:16:00
中国景洪——在中国西南地区云南省景洪市的山丘上,有一座务农的村庄叫团结村,村里几乎每户人家都住在两三层高的水泥楼房里这一栋栋房屋见证了当年因出产天然橡胶而带来的繁荣景象 51岁的王桂英(Wang Guiying,音)坐在亮堂堂的簇新厨房里想当年,她家的整幢茅草屋还没有如今这间厨房大当时不但得猎杀野味谋生,还得自己种植棉花制衣,直到1983年,她们家在村里率先种起橡胶树“从此以后,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她说 到了2011年,王家每年可从自家的4英亩田里赚8万元人民币,而有地较多的邻居甚至能赚进六位数字当地人家开始建造两层楼房、购买汽车和平面电视,并参加去北京的长途旅行团,或是到邻近的越南游玩 然而今年油价跌落,与之挂钩的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的价格也应声下降王家预计今年只能挣到1万元人民币 “我们也不明白怎么会跌价,但除了橡胶,我们没有别的指望了,”王桂英32岁的女婿介洱(Jie Er,音)说 鉴于橡胶价格的下跌,该地区中心城市景洪城郊的环境官员测试起全新的开垦模式,希望借此打造出能够持续发展且经济效益更为稳定的橡胶产业 在占地约165英亩的田地上,农民们交错种上了橡胶、可可、咖啡和澳大利亚坚果,以及具备高经济价值的木材树种官方将这种间作方式称为“环境友好型橡胶种植”,目的在于减少水土流失、改善水质并提升生物多样性等 橡胶种植最早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以国营农场的形式出现在云南这片热带地区原先是亚洲象及白颊长臂猿的栖息地当时中国推行中央计划经济,整齐划一的橡胶树在山谷间绵延不绝地生长从远处望过来,这片绿色的橡胶林地呈现人工的单一色块,和邻近的原始森林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90年代晚期,中国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型,又恰逢橡胶价格上扬,因此种植规模开始迅速扩张到了现在,西双版纳州超过五分之一的土地都用来出产橡胶,仅是2002至2010年间的种植面积就增长了两倍在70年代晚期,云南仍保有将近70%的原始森林,而到了2003年,原始森林的覆盖率跌落至不及50%的水平这里是全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如今野生动物日渐稀少 州政府旗下的发展生物产业办公室希望,在2020年以前,把该地区近四分之一的橡胶林地,变为更有助于生态发展的这种新种植模式发展生物产业办公室主任李庆友站在吉普车旁,眺望新的高楼及远方的澜沧江,脚下的斜坡将一排咖啡树和其他的橡胶树分隔开来 “以往为了全力发展经济而种植橡胶,却忽略了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他表示,“如今我们了解到这对我们不利,也无益于经济发展” 去年,州政府花费千万元人民币来将近2.15万英亩的既有橡胶林改造为生态平衡林地根据官员的说法,今年还将把1.6万英亩左右的林地纳入规划由于橡胶价格创10年新低,农民也因收入下跌而恐慌,官员表示他们有难得的机会推行这个理念,其中也包括引进新物产,让农户不至于太依赖单一收入来源 “橡胶价格还很高的时候,根本推行不了任何事情,”政府部门的技术顾问、58岁的潘育文(Pan Yuwen,音)表示这个部门的创建,就是为了协助农民学习新的栽种模式 对于“环境友好型橡胶种植”的定义,目前并没有一致的权威说法科研人员在间作作物的种类与栽种方法上存在分歧,争论的内容是何者能够在经济需求与单纯的环境关怀之间达到平衡 目前的计划包括发放免费幼苗——在2014年发放了50万株——之类的措施,以及阻止农民在陡坡或海拔超过800米的地方种植橡胶树,因为那么做会造成更严重的土壤侵蚀等环境损害,并相应减少产量 胶农通常在橡胶树较为年幼、尚未长成完整的树冠时进行间作,在已成熟的橡胶林之间整合其他作物的做法并不常见不过,茶、可可、咖啡与几样中药药草可以在橡胶树之间存活,还有一些价值高但成长缓慢的树种亦是如此,例如柚木 介洱说他对分发幼苗的计划感到好奇,但他不会砍掉自家那些需要七年才能长成的橡胶树“我们在想,要不要也种些澳大利亚坚果或是沉香树”沉香树是一种高大的常绿乔木,可以生产富含树脂的沉香木,用于生产香水,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原材料之一 团结村还有许多人谈到,要为了生计离开此地,到景洪市打短工 批评政府橡胶计划的人指出,该计划缺乏明确的环境标准,也缺乏明确的奖励措施吸引当地农民参与绝大多数的橡胶树农是像王家这样拥有长期土地使用权、并可以自己做出经济决策的个体小农 “政府没有力量有效推广这个计划,因为在政策层面上,他们无法阻止不懂环境保护意义的村民为所欲为,”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主任陈进表示该机构曾协助开发了景洪市的示范区他还说,教导村民的进展很慢,“就像用冷水泡茶” 他不认同政府的进度指标与目标,认为它们被夸大到了“根本不可能”达到的程度 发展生物产业办公室的李主任承认目标有些不现实,但表示设置这些目标是为了显示政府有改变现状的决心他说,“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