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倒钩 天下第一 上海警察自夸新招

 作者:贺兰芋     |      日期:2019-07-29 08:16:00
说实话,在这个社会上,如果你生病了或者家里有急事需要搭车,有人愿意让你上车是很罕见的,这样的人是珍稀的物种,是单纯的好人闵行区交管部门做的事情说简单点,就是将这些单纯的好人从茫茫车海中分辨出来,拘押下车然后罚款一万---摘自韩寒博客 15日,本报报道了上海一位白领张军(化名)因好心捎了一位自称胃痛的路人,结果遭遇"倒钩"---运管部门钓鱼执法,张军被扣车罚款一万事件引发强烈反响,上海的报纸、电视台、电台都介入报道,网络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批评这样的执法手段 昨天,上海市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作出回应,先是网上发文宣传自己出"新招"整治非法营运,"先取证后查处"然后接受了上海电视媒体的采访,遗憾的是在节目中大队长对记者问题总是以"不能谈"作答,至于当天如何整治黑车更是"工作秘密",不能透露 自我表扬"钓鱼"为"新招" 媒体、网络对闵行区运管部门钓鱼式执法猛烈批评,而被批评的对象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则是"青松挺且直"昨天,该大队在上海闵行区官方网上还发布了表扬意味的总结稿件:《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出"新招"整治非法营运》,文章称该大队面对取证难题积极应对,想出了取证和查处分步进行的执法新招,进行先取证后查处 "灵活应用‘先取证后查处'方法,可有效缓解......执法取证难问题,有利于维护客运市场稳定" 这篇表扬稿被爱卡网友认为是官方对钓鱼式执法的正面解释 同样在党务公开网上,记者发现一份《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2007-2008年度创建文明单位工作总结》,里面提到了该大队打击黑车的成果,2年时间"查除非法营运车辆5000多辆"、"罚没款达到了5000多万元"、"超额完成了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 证据是录音还是证人证言 据上海东广新闻广播报道,执法部门声称在执法过程中全程录音,内容包括在车外面问他去哪儿,谈好价钱之后就上车 当事人张军对所谓的录音证据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是非常愤慨,欢迎执法大队公开录音,但希望执法大队不要对录音进行"技术处理" 网友认为录音正说明了官方一直拒绝承认的钓鱼、倒钩的存在,"上车的人既然有录音,那肯定就是倒钩没得说,否则怎么会故意录音又故意开到有人抓的地方,这下他们自己也承认了" 上海媒体2007年也曾报道,上海市政府60号令授予了执法机构以现场笔录、现场录音为证据的权力,执法机构购置了大批设备 但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建强昨晚在接受当地电视台《新闻夜线》采访时又换了一种说法,称对张军曾谈价的证据是"证人证言" 爱卡上海分会的网友认为录音肯定是有的,毕竟那是倒钩的"职业要求",但如果不作处理公开出来对执法大队可能不利,所以证据变成了"证人证言" 皖Q车牌很多都是黑车 昨日22点,上海新闻综合台《新闻夜线》节目中,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刘建强露面了 记者问当时谁抢了张军的车钥匙,刘建强先是说"车钥匙,这个不能谈",继而改称"我们也不知道谁拿走了车钥匙",最后又说"车钥匙一直在张先生手里",经过他们劝阻和教育张先生交出的车钥匙 张军也看了这个节目,他说自己看完就觉得气血上涌"非常愤怒也非常悲凉",他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根本就是明抢!一上来就动手,哪有劝说人不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他记得看到有人在边上拍摄,他还冲过去大喊:"你们这群强盗!"他相信执法队员卡他脖子等情节都被拍摄下来了节目中,刘建强不愿意公布这段视频证据,表示要上法庭才会提交 节目中记者还问到当天如何部署工作整治黑车,刘表示那是"工作上的秘密",不能透露"这是工作秘密"很快成为爱卡上的网络名言 刘建强还表示判定是否黑车的依据之一是外地牌照,特别是张军的"皖Q"牌这种说法在网上引发很多网友的愤怒 关于车牌,张军表示是因为上海上车牌太贵,一个牌照要三四万元,他到外地上牌照,才花了三四千本报记者谭人玮 网友设计车贴拒绝"倒钩" 有网友戏谑称"倒钩"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一,很多帖子里都可以看到"闵行倒钩,天下第一"的跟帖 爱卡论坛上不少网友将自己设计的车贴发到了论坛里,口号有:"拒学雷锋,谨防倒钩"、"预防倒钩,只开车不开门"等 有很多网友提出要对执法人员进行人肉搜索,看能否找到"周久耕",特别是曾表示倒钩是"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的闵行建交委管理科万科长成为众矢之的 而当事人张军告诉本报记者,其实早有网友把万的住址告诉他了,他没有公布到网上,他不想针对某个具体的个人进行报复他想的是针对这种钓鱼式执法提起集体诉讼 张军联系了几名有同样遭遇的私家车主,准备集体诉讼,目的非常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