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民频遇拆迁损失越滚越大 计划炸政府楼

 作者:安扁媚     |      日期:2019-08-22 09:07:00
  由于政府的规划,四川成都一位市民的企业八年间经历了三次拆迁,损失一次比一次大,赔偿却寥寥无几该市民四处上告,政府相关部门“有诚心”但始终没有行动,为此,该市民学了爆破和远程发射技术、准备炸市政府大楼,目前当地政府出资十万,劝他去打官司   《新世纪周刊》报道,1998年,四川成都市政府规划修建三环路,市民古魁旗下1000多平米的茶厂车间,以及4000平米的娱乐城、招待所恰好位于线路上,得拆他估计损失500万元   古魁2000年刚沿着三环路把7000多平米的茶厂综合楼和车间盖好,政府那边又传来消息:三环路计划扩充 50米的绿化带,且三环内不得修建厂房2002年,他眼睁睁看着房子被铲平,估计损失1000万左右   那会儿古魁正忙着修建汽配城,为挽回部分损失,他亲自去拆迁工地上拣砖头两次,古魁说:“我理解政府,他们确实也有难处”   当成华区政府第三次“拆”到古魁头上时,他终于发飙了将军汽车配件商城,占地77.9亩、建筑面积4万多平方米,是成华区的重点企业2003年汽配城建成开业时,四川省两位省级领导、成华区常务副区长等曾参加剪彩   为建商城,古魁出了1000多万,从朋友处借了2000万他声称,它是“西南最大、最好的汽车配件城,生意很好”   但仅仅到了2006年5月,将军汽配城就接到了成华国土分局下达的“责令限期搬迁决定书”,这片地上将建一个商业开发的楼盘 古魁称,“老是拆迁,给我的安置地老是没规划,变来变去的你说他们就把我整得这么惨”他申请行政复议2006年8月,行政复议维持强拆古魁随即陷入巨额的债务危机   四川成都市民古魁夫妇20世纪90年代初从四川德阳市搬至成华区青龙乡将军碑创业,最初做茶叶生意,从茶马古道的起点雅安购茶加工后销往全国因为地处将军碑,古魁旗下所有的企业都索性以“将军”作为品牌   根据成华区对汽配城的拆迁补偿方案,补偿给古魁的总金额是878万补偿标准是按集体土地计算的而按古魁的律师计算,如果依城市拆迁补偿标准,他可以获得高达2亿多元的赔偿   古魁认为,国土资源部2003年就批准了成华区申请扩大城市规划的申请, “只要是国土资源部下文后,集体土地进入建设过程就变成了国有土地”,将军汽配城属于新扩的城区范围,政府理应按城市拆迁的标准补偿   2003年国土资源部下发给成都市的批文(国土资函【2003】314号)第五条写道:“严格控制商品房用地,防止房地产过热”,古魁认为区政府将那片土地翻建商品房才是“不务正业”   但他拿不出国有土地使用证,成华区政府拒绝按城市拆迁补偿标准赔付古魁称,“其他人都有,就我没拿到”   成华区政府法律顾问李启军律师明确表示:古魁的将军汽配城属于“违法建筑”,“在集体土地上修建汽配商城改变了土地的使用性质,是违法行为”他认为强拆完全合法   但李启军、区政府未能提供判定其违法的法律文件,甚至连“责令限期搬迁决定书”中也没有注明该项目违法然而,成华区市场商业口岸开发领导小组于2003年3月曾做出过“同意开办将军汽配城”的批复在成华区发展计划局的一份文件中,将军汽配城在该区当年的重点项目中排名第五   最初,古魁频频找领导理论,区委书记、区长、副区长、国土局长、政法委,他还通过专门设立给市人大代表的意见“绿色通道”向市里反映上边“有诚心”,但无实际行动 通过司法渠道解决此事的可能性被古魁直接排除:“谁相信我们会把政府告赢你上街随便去问哪个”   2007年夏天是古魁最具威胁性的时候他已经做好打算,谈不拢就“鱼死网破”他策划炸掉成华区政府大楼古魁认定区政府依靠强大的实力来“整”他,而“弱势群体”要想把它的理推翻,就应当“魔高一丈”   没有告诉家人,古魁7月独自去德阳一家鞭炮厂“打工”,他想学爆破和远程发射技术:“有这两个技术才能成功弹要多重、需要多大的推进力,道理很简单,学起来快得很”   一个多月后“学成归来”,古魁专门画了一个爆炸示意图:爆炸配多少药、发射要多少药,他多次“侦查”了从区政府大门开车到地下车库的时间,约10秒   古魁给成华区政府写过信,还有四川省政府、省长、办公厅,甚至国务院:他要炸政府大楼但没人批复,泥牛入大海,他估计政府连信都没拆   在区政府对面,他租了一套房子除监视政府官员的一举一动,他早中晚没事就到里面走走,看看建筑的哪些部位最薄弱,爆炸效果最好无论看到的是人还是车,成华区政府大楼的保安一见古魁进门就得“紧急集合”,然后派人随其“视察”   王浩记不清古魁到底来过多少次,“没事就过来晃,晃得我们很紧张”他去年夏天才认识了古魁,初次见面是在青龙街道办,当时专门开会给古魁做工作,同时叫上了他们去认“人头”   古魁利用强拆时政府给的125万元办公物品及设施赔偿款买了两辆三菱越野车,最初目的“就是为了撞他们” 按古魁的炸楼计划,这两辆车是用来运火药冲关的,“火药加汽油,够了我这个人不动手则罢,一动手你说我炸死一个人,判死刑;炸死光,也是死刑,我为啥要去杀一个做法要解恨才行”   王浩还记得古魁有一辆小型面包车,后来得知其炸楼意图后,就死活不让它进来,怕里面装炸药古魁还按揭了一台20万元的五菱装载机用于“作案”   古魁的举止确实令成华区领导感到了威胁,成华区国土分局某局长的车被古魁雇人驾驶越野车贴着开了一个多月,以至于这位局长开会都不敢露面,甚至要从后门下班   古魁2007年11月在路上差点撞上了时任成华区委书记宋朝华的车次日,宋朝华亲自召集区长、常务副区长及国土分局、政法委、青龙街道办的领导开协调会宋朝华向古魁承诺,一定会公正处理他和政府之间的纠纷   政府希望通过第三方的司法解决问题古魁没钱,交不起上百万的诉讼费,也请不起律师,关键他认定告不赢政府   宋朝华承诺绝不会妨碍司法公正,甚至建议古魁直接起诉到成都中院成华区政府和法院商量,让他免交了诉讼费,还专门借其10万元作为律师启动费,借条保留在青龙街道办   第二次庭审将于2009年1月开庭   古魁称,“我有信心赢,我坚信法律,否则就是(政府)干预司法公正如果政府仍要一意孤行,我不会上诉,耗不起,10 万块能打啥官司嘛我的生命有限、能力也确实有限,但我会在成华区范围内做一个‘了结’”   古魁接受过小学两年加初中一年半的教育古魁坚称自己是个“善人”,还强调自己属羊他资助过一名贫困女大学生,“2003年开始供她,直到强拆,日子不好过就没供了,一直也不好意思联系,心里惭愧”女孩考大学时,古魁带着儿子、开着车子去见过一次   有一次成华区需紧急完成税收任务,正逢古魁资金紧张,他遂以3分的高利息找人借了60万去税务局交税税务局的人觉得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