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自由媒体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为大纪元站台组图

 作者:夔熟     |      日期:2017-06-02 15:12:07
(大纪元记者周晓辉法兰克福报道)10月15日下午,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Herta Mueller)女士造访《大纪元时报》设于法兰克福书展的展位,以此表示对敢于揭露共产专制真相的独立媒体和华人异议作家的支持和鼓励穆勒的出现引起巨大轰动 从这位新出炉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昨日(10月14日)首次在展会露面之后,这位原籍罗马尼亚女作家就像一块磁石一样,无论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立刻就会被人群团团包围 10月15日下午三点半刚过,位于法兰克福国际书展3.1馆的《大纪元时报》展位前人头攒动,赶来一睹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风采,看穆勒与大纪元以及华人异议作家见面的记者和观众瞬间把展位前的通道堵得水泄不通 四点整,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阵骚动,紧接着闪光灯像密集的雨点一样响成一片,身材瘦小的赫塔·穆勒挤过一排由摄影记者的长焦镜头组成的屏障,满面笑容地出现在观众面前 德语媒体早有报道说,赫塔·穆勒喜欢用文字与读者交流,却不太喜欢在公众场合露面今天下午,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显得略有一丝腼腆欧洲大纪元时报总编周蕾女士赞扬赫塔·穆勒用小说的形式,把一把钥匙交到每个读者的手中,帮人们开启了一道通往一段封闭历史的大门 在罗马尼亚出生的穆勒在共产极权下生活了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她的作品题材大多是对在共产极权下的生活经历的回忆以及对那段灾难性的历史的反思“穆勒女士的语言风格简洁,却有极为优美,她把一大群被人遗忘、苍白而又模糊的共产极权受害者的形象还原成一个个有血有肉,有苦有笑的活生生的人,让我们感受到他们无言的痛苦和求生的欲望”,周蕾称赫塔·穆勒是一位“拒绝忘记的女作家”,“她的获奖是对在生活在中共极权统治的阴影下坚持写作、敢于打破中国特有的集体失忆现象的所有作家与记者的鼓励”,周蕾在对穆勒致贺时说来自美国的流亡诗人贝岭表示;“穆勒女士获得本届诺贝尔文学奖是所有流亡作家的共同荣誉” 赫塔·穆勒称共产国家是一个庞大的监狱,她表示自己的福气在于,“活得比一个专制政权长”她在发言中说:“我的一些朋友去世了,对于他们来说,齐奥塞斯库政权倒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专制终归是要倒台的,但是如果人的生命没有那么长,那么对这个个体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人生的意义体现在他活着的这段时间里,如果他的生命没有专制的时间长,那么他的一生就是一个被一个极权剥夺了的一生很遗憾,这样的事情仍在发生,比如在中国、古巴和伊朗,而北韩就更别提了,他们生活在另外一个星球上,他们根本就不在人性的范围之内,那里是一个庞大的监狱” 200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今年是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同时也是天安门大屠杀二十周年以及中共镇压法轮功十周年,赫塔·穆勒批评中共当局通过言论控制抹杀民族的记忆,她说:“中国在经济和其它领域的发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对人权问题却不闻不问,当局禁止谈文化大革命,更不许谈天安门六四屠杀学生的事件,他们不明白,意识形态有可能走得太远,而完全违背了正常人的状态,把整个民族控制在手中” 赫塔·穆勒在谈到自由媒体时,对大纪元表示:“我能够想像您们所有人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而且要为此承担怎样的风险希望您们能够因为您们所做的事情而得到回报希望不久以后在中国出现一个来自内部的或者是来自外部的强制力量,改变(中国的)人权状况”穆勒吐露,在罗马尼亚生活时,每天听境外的“自由欧洲电台”: “我当时听自由欧洲电台,一天不是只听一次,而是听好几次在罗马尼亚,不听自由欧洲电台的人就是傻瓜” 她对在场的中国异议作家表示:“如果我能通过任何一种形式给您们提供任何一种支援的话,如果我得到的奖项能够为您们起到一种保护作用的话,我将非常高兴” 专制下的勇气和责任 出生于罗马尼亚,亲身经历过齐奥塞斯库的专制政权的穆勒,由于1979年拒绝和罗马尼亚秘密警察合作,失去了工作在谈到面对强权的勇气时,她表示,因为害怕自己无法对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负责的这种恐惧,使她敢于拒绝这个专制政府“勇气是恐惧的另一面在一个专制之下,人们需要勇气和责任感当然每个人都会害怕一个人应该经常问自己,我能不能对我所做的事的后果负责我不想说的,我就不说,即使是一种意识形态要求我说,我也不说”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为了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