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战事:叛乱军政府新宪法判众武装力量死刑

 作者:尔朱蝎     |      日期:2018-03-01 08:36:26
  丹瑞大将(74岁,照片) -克伦民族联盟女秘书长茜波拉笙的科学论断-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缅甸风云BURMA曾介绍过:    **克伦民族联盟KNU(Karen National Union)早在1949年就武装反抗大缅族主义,它是东南亚至今犹存的争取民族自主自治权的反政府叛乱集团    **已故的克伦民族联盟主席波米亚(Bo Mya)将军学历虽低,但却是诚恳、朴实、善良、实战经验丰富、久经考验的老领导人    **跟貌强同在伊勒瓦底江三角洲板庭梧(Pantanaw)出生,同时又是仰光大学校友的曼侠(Mahn Sha),是克伦民族联盟第二代杰出的领导人,他精通缅语,跳出狭隘的民族主义框框,既站得高也望得远——深受克伦族在内的众土族以及缅族的拥护与爱戴    **在缅甸将军们的阴谋阳谋挑拨离间、威迫利诱下,1995年,民主克伦佛教军(Democratic Karen Buddhist Army)与克伦民族联盟分道扬镳,与缅甸军政府签订停战协议    **在缅甸将军们的阴谋阳谋挑拨离间、威迫利诱下,1997年初,克伦民族解放军KNLA第7旅腾貌少将(Maj-Gen Htain Maung)与克伦民族联盟分道扬镳, 成立克伦族 联盟/ 克伦缅族解放军和平委员会(KNU/ KNLA Peace Council),与军政府签订停战协议    **在缅甸将军们的阴谋阳谋挑拨离间、威迫利诱下,最近十几年,克伦族各组织内部争权夺利,相互仇杀、暗杀、纷争不断最令各族人民痛惜——尤其投奔革命洪流的 各族学生、青年、僧伽所最痛失斯人的,是杰出的克伦民族联盟秘书长曼侠,在2008年2月14日,惨遭两个同族杀手登门杀害    君知否:    **为军政府情报局局长兼国家总理钦纽将军之诚意所动,克伦民族联盟主席老领导人波米亚将军,于2004年风尘仆仆亲赴仰光和平谈判,取得了“君子协议”(Gentlemen’s Agreement),即口头允诺    **2006年初,口是心非的缅军背信弃义,军事突击克伦邦北部的克伦平民,迫使3万多克伦农村男女老幼仓惶逃进深山野林或流亡泰缅边境难民营    ** 2007年2月,缅甸将军们阴谋策动克伦民族联盟少将腾貌带领300多兵士叛变 克伦民族联盟痛定思痛,忍无可忍,才砰然关上和平大门    **在敌区与仰光城市的克伦族教会人员忠告克伦族领导们:今后凡事必须三思而行若以赤子之心再冒然轻信小人或敌方,代价将更惨重,甚至永无翻身之日!    于是,2008年10月18日,克伦民族联盟在克伦邦召开了第14届大会,选出了11名新常委——最令人瞩目的是,推举出克伦族妇女组织(Karen Women’s Organization)秘书长茜波拉笙,继承烈士曼侠秘书长遗位    这俨然跟缅族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大半生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全国民主联盟女领导昂山素姬相映成趣,遥相呼应——茜波拉笙是高龄88岁Tamla Baw克伦族将军之女,Tamla Baw将军乃已故老革命家波米亚将军之亲密战友,历任克伦族解放军领导,现兼任克伦民族联盟主席    克伦民族联盟新秘书长茜波拉笙长年从事争取妇女权益、自由、民主、男女平等活动与人权运动,经常向国际社会揭露缅军以强奸克伦族妇女作为战争手段的滔天罪行她2006年荣获国际妇女组织对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2007年6月荣获Perdita Huston人权奖,2008年10月18日后,荣任首位克伦民族联盟秘书长    缅甸妇女协会秘书长楠燕(general-secretary of the Women’s League of Burma, Nang Yain)为此高度评价道:“非常值得高兴!它显示克伦民族联盟开始重视妇女半边天的智慧、才干、地位,而勤劳勇敢的克伦族妇女也不负众望,力争上游”    克伦民族联盟第一副秘书长Maj Hla Ngwe指出:新一任常委将清理革命队伍,革新思想作风,有力刹住互相残杀悲剧——现在正是总结经验,重建革命组织,加紧团结对敌的非常时候了!    克伦民族联盟新副主席David Takapaw、第二副秘书长Saw Daw Lay Mu,以及其他常委 David Htaw、 Roger Khin、 Mutu Say Poe、 Arr Toe、 Lah Say Kay Hser等所有18常委无不强调:正如联合国与国际社会所言——缅甸政治问题必须通过政治途径才能解决我们克伦民族联盟坚持武装自卫的同时,如果缅甸将军们肯从我们克伦邦撤走他们的占领军,释放包括昂山素姬在内的所有政治犯,诚心诚意于三方对话,我们还是很欢迎的,也会尽可能考虑停战协议的    最近,继承了我同乡兼仰光大学校友曼侠秘书长革命遗志的茜波拉笙新秘书长,寄来一篇高瞻远瞩、熠熠生辉新作    文章标题触目惊心: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在下貌强谨以汹涌澎湃的激情,激昂的文字、口气、标点符号,把全文翻译一气呵成兹奉送诸位同志好友如下:    缅甸雨季快结束缅军的新一轮军事突击暴雨欲来风满楼——不久必定残酷横扫缅甸东部克伦土族地区!    迹象显示:这次仓惶逃命的新战争难民,肯定比6月份那次的6000内战难民更多!    我们强烈感觉新一轮围剿将在我们克伦邦Dooplaya 和 Mutraw(即帕本)两大区降临——理由是:    **在整个雨季,缅军都在这一带繁忙部署扫荡    **过去三年,缅甸将军们总会在雨季休战;现在缅军不仅日夜连串袭击不止,也天天强拉村民无偿劳役——修路、造桥、挖战壕、运送军用物质与弹药    为什么战争会连连不断升级呢    回望两年来缅甸将军们的所作所为吧:    **冤狱内政治犯加倍升高    **最近昂山素姬又遭控诉,又续被判监18个月    **缅甸独裁将军们撕毁停战协议,攻占果敢,捉拿彭家声全家,并强迫佤邦联军、勐腊军、克钦独立军、掸邦军等所有停战集团,10月底前交出军队由缅军控制!    一看就可心知肚明矣!    不用多说:在2010年大选前,独裁将军们决定歼灭所有反对势力与众土族反抗力量!    大选後将实施新宪法——新宪法将命令穿军服与平民装的仆从们以及利用国会橡皮图章,力逼半世纪独裁统治完全合法化——缅甸独裁将军们就是要利用这新宪法维护和延续其独裁统治!    回首国际舞台:    缅甸独裁将军们通过连连说谎,让国际社会麻痹而跌入其陷阱——许多国家晕头转向,错误地只注视大选过程是否自由公平,甚至只去计较有多少政治空间存在    多么善忘呀,衮衮诸公!    **难道诸公不记得——去年缅甸独裁将军们不是一意孤行其“宪法全民公决”,无动于衷数百万纳吉风灾难民在垂死挣扎吗全民公决了伪宪法,有产生丝毫政治空间吗    **难道诸公没见到——有人发起不投票运动,因而个个被折磨、逮捕、殴打吗    **伪宪法进行全民公决——明明不得人心,赞成票竟然被作弊到高达92%!诸公也不是难以置信吗    当大家集中注意力于大选时,就忽略了宪法内容    而一些注重宪法内容的国家,几乎也仅仅在意于新宪法:    **不民主!    **将军们被允许占据国会25%席位!    **将军们拥有否定权——绝不许修改该既定宪法!    **国家元首法定必须来自军人!    **全国40万僧伽不得参加投票!    **不得撤销现存镇压法规!    然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对众土族而言,新宪法究竟是什么!    恭请衮衮诸公注意,依照该新宪法:    我们的文化与传统没得保障!    我们无权实施自己的传统!也无权说、学、教、用我们的语言文字!    雷厉风行了数十年的缅族化运动,不断在加速进行!    我们克伦族由亲身经历而非常体会:缅族化过程是多么的可憎可恶!    生活在三角洲与仰光的克伦族,正在遭受“去克伦化”!    年轻的克伦族,已不会说克伦语!也不懂写克伦文!更不知道克伦族历史!为了就业不受歧视与打压,他们连名字都必须改成缅族名!    我们的看法是:唯有新的联邦宪法,才能保证我们的权利!    2010年大选会创造点滴、些许政治空间吗国际社会似乎只满足于观望与等待!    请看:    缅甸各地不是越来越陷落人道危机吗    人权不是不断受到侵犯吗    种种危机不是已经展现在我们视野前吗    缅甸将军们不断提升对众土族人民的军事进攻——这正是导致人道危机与制造区域不稳定的主因!    看!成千上万难民已经逃到泰国与中国!而且大量准备随后继续逃!    看!更多的政府军已运往克伦尼邦与掸邦!而且不断加紧在调兵遣将!    随着缅甸将军们撕毁停战协议,缅军也必在克钦邦与孟邦发动战争!    我们实在难以理解:    **为什么联合国大会与安理会那么心安理得,放手让缅甸独裁将军们按其不可告人目的,大张旗鼓地自唱、自导、自演    **联合国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缅甸军政府跟全国民主联盟、众土族代表等进行三方对话吗难道缅甸将军们可以你说你的,我行我素    我们克伦民族联盟愿意对话,其他土族组织愿意对话,全国民主联盟愿意对话………唯独缅甸独裁将军们拒绝对话!    缅甸独裁将军们最庆幸、最欣赏的是——联合国只是说而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