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服务金正日的欢乐组 全裸跳舞敬酒 图

 作者:夏侯情     |      日期:2017-09-02 10:19:36
朝鲜的神秘感不仅源于他们的不开放,更多是因为金氏父子的奢靡生活,中华网曾针对金氏父子的“欢乐组”发表文章称,金正日生活糜烂,建欢乐组为其服务,欢乐组包括演出组、戏剧组、重奏组、满足组等,她们只为金氏父子在定期酒宴日服务 1974年左右开始,金正日和自己的亲信们一起举办了秘密派对派对是为了在党内主要位置安插自己的同伙和形成亲信势力朝鲜把那些动员到金正日的派对助兴的女性叫做“欢乐组” 在国内,说对金正日有误解的人们举出来的典型说法就是“欢乐组是捏造的”经常引用对这一问题没有研究,或者很难接近这些情报的人士的言论 在金正日身边看过他私生活的脱北者们都说确实存在“欢乐组”,而且根据情况很多时候还比资本主义腐败文化更堕落虽然还未能掌握欢乐组的所有情况,但对其存在和作用是不容置疑的 朝鲜居民也大体上知道欢乐组的存在居民以为它是与曾经负责过金日成和金正日健康的“万寿无疆研究所(目前的基础科学院)”一同为指导者的欢乐存在的演出团 1997年被朝鲜秘密要员杀害的金正日的内侄李翰永证明,欢乐组主要参加星期三和星期六举办的金正日秘密派对助兴 而且1995年归顺的舞蹈演员申英姬也坦白地说自己在朝鲜的时候是欢乐组成员她用亲身经历讲述了欢乐组的选拔过程、组成成员、作用等 外媒也曾报导过欢乐组的情况1999年9月,澳大利亚周刊《伯尔马特(音译)》曾报导说:“金正日的欢乐组女子们到奥地利维也纳学习探戈、瓦尔兹等西洋舞”这个杂志报导说,6名朝鲜年轻女性和监督她们的1名女性在维也纳的诶尔玛依娥(音译)舞蹈学院学习舞蹈,他们是为金正日服务的欢乐组女性 欢乐组是1970年金正日为了迎合金日成的喜好从朝鲜全域选拔貌美女性安排在金日成别墅开始产生的1983年12月正式产生了为金正日服务的欢乐组,由演出组、戏剧组、重奏组等组成 其中被称作为“金正日的女人们”的核心欢乐组是演出组演出组由属于万寿台艺术团的舞蹈演员组成是在朝鲜跳舞跳得最好,脸蛋和身材最好的女性 戏剧组是表演相声或者小品的小组,重走组负责在举行派对的时候奏乐或者有人唱歌的时候为他伴奏叫做“白头山第七重奏团”,由从平壤音乐舞蹈大学中挑选的20出头有才能的女性组成 欢乐组根据金正日的指示时时刻刻补充人员对象是包括平壤在内的全国艺术专门学校的18岁左右的学生金正日下达指示充员指示,组织指导部书记室就向平壤市和道党干部部传达指示所谓的“五科人员选拔指示”因为由中央党第五科负责此项事情才这么命名的 朝鲜当局向各党干部发放题为《伟大领袖和亲爱的指导者同志的万寿无疆工作是全体党员和党委员会的神圣义务》的机密手册,要求按照此手册的标准物色和推荐欢乐组成员 中央党组织指导部第五科负责欢乐组的选拔 五科人员要脸蛋美丽容貌端正各道为了应对选拔指示事先在艺术专门学校挑选好了美丽和健康的女学生有没有艺术才能无所谓,指示一下马上在这些学生中进行筛选并送到上部 第一次选拔选出200-300名,再从中筛选出100名左右她们在平壤南山医院接受仔细的体检,其中还包括妇科检查经过这一过程后最终挑选出50名左右 得到金正日应允的50名女性被选后要接受6个月左右的教育“满足组”掌握侍候酒宴和性方面的必要技巧,“幸福组”学习物理治疗和按摩、推拿等帮助恢复疲劳的专门技术,“歌舞组”要练就酒宴时表演的歌舞等 特别是“满足组”和“歌舞组”要接受彻底的教育,能够在金正日的定期酒宴日,即每周六晚上的“自由之夜”根据“印度之夜”、“纽约之夜”、“东京之夜”、“波斯之夜”、“巴黎之夜”等主题表演出符合当地风俗的服装秀或者音乐等 结束半个月的海外实习这一最后教育过程,她们就带上护卫总局的少尉军衔,一直以表面上的人民军军官名义服务到25周岁 金正日的欢乐组派对要上演他们自己批判的所谓资本主义玩乐氛围更颓废和欢乐的氛围舞蹈演员跳舞的时候腿要抬得能看到内裤,要穿低胸上衣 据说金正日喜欢唱“我是窝囊废”、“昨天下了雨”等韩国歌等歌舞结束,欢乐组就几乎全裸给金正日敬酒,出席的干部就变得狂热 颓废的享乐氛围超越资本主义 据说金正日喜欢采取对欢乐组要求“原地向后转”等并看她们采取的各种姿态的变态行动在新川招待所举行宴会时的事情金正日走进正在跳迪士高的五名欢乐组成员,突然下了命令 “脱衣服!” 舞女们慢慢脱衣服的时候金正日重新下了命令 “胸罩和内裤也脱了!” 这么一来舞女们惊慌失措了可是不能违背将军的命令她们虽然害羞但还是脱去了最后的衣物全裸着身体挑起了舞 金正日就向干部们指示道: “你们也一起跳!” 他也命令我一起跳舞金正日又命令道: “跳舞是可以,但不许摸那是小偷” 欢乐组女性一过25岁就让她们跟在金正日身边服务的护卫军官及高层人士结婚,让他们彻底保守秘密跟金正日同居时间最长,起到“正室”作用的高英姬也是欢乐组出身 欢乐组住在平壤市普通江地区大驼铃洞的超豪华公寓无偿得到日本产品等日用品的提供特别是给和金正日同床的女性提供欧美嘉手表等并提供部长级待遇她们身体不适就利用副部长级接受治疗的南山医院 金正日还派欢乐组到海外旅行等关心倍加,所以她们的“傲气”越来越高有这样的轶事 1990年初,搭乘欢乐组的高丽民航特别航班到达了莫斯科迎接她们的是朝鲜驻苏联大使权熙庆(音译)等大使馆党秘书和参赞以上的高层官员在她们到来以前权大使就接到了平壤组织指导部书记室发来的一封亲笔信 “送女同志们到国外观光,带她们观光好苏联,提供好的待遇金正日” 是指导者同志发来的亲笔信这些小姐们乘坐大使馆提供的奔驰轿车去了市内因为有“指导者同志”的指示,第二天晚上朝鲜大使馆准备了最高级的宴会可当天大使馆不少职员感到不满 作为个人人生不免凄惨万分 她们吃着食物当面说“这也是让人吃的吗?”大使馆的职员不敢言语因为不知她们回去后会对“指导者同志”说什么话 并不是只有朝鲜女性可以成为欢乐组只要金正日要求,也可以“进口”俄罗斯女性、北欧美人等,过一定时间后赐给未婚护卫军官或者给些美元让她们回国 过去30年间,金正日为了强化自身的指导体系和快乐从全国范围内选出美貌、舞蹈和歌唱能力兼备的才女,把她们沦落为个人的玩偶虽然赋予她们朝鲜居民无法拥有的特权和恩惠,但作为一个人她们的生活凄惨万分 欢乐组是对金正日的历史评价上最为可耻和不道德的行为金正日作为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