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莱:特朗普和德拉吉或“联手”引发欧元区偿付危机

 作者:查陪     |      日期:2019-04-15 04:11:01
在巴克莱看来,欧洲债券收益率下滑趋势将终结,催化剂有两个——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德拉吉(Mario Draghi) 首先来看特朗普对欧洲债市的影响巴克莱认为,他的当选可能令欧洲财政预算增加额外负担,主要体现在国防预算: 特朗普认为,欧洲的北约成员国军费预算在GDP中的占比应当达到2% 然而,去年欧盟22个北约成员国的平均军费开支占比仅为1.4%,剔除英国则为1.3%相比之下,美国军事开支占比高达3.6% 如果要达到特朗普的要求,包括债务负担沉重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在内,很多欧盟的北约成员国们需要增加0.7%-1.1%的国防预算 这意味着,欧洲北约成员国“吃大户”的好日子可能要结束了在欧洲经济并没有看到明显复苏迹象的当下,增加国防开支可能意味着债务负担进一步攀升 除此之外,欧央行的QE政策可能也将对欧洲债市产生重大影响巴克莱写道: 欧央行的QE政策一直是经济增长和公共债务变动一个至关重要的驱动力,但代价是道德风险 由QE项目产生的经济增长要多于低利率,其在促使公共债务增速放缓方面效果显著,特别是在意大利和西班牙这两个国家下图显示,如果没有QE,公共债务赤字率可能会升至12%的惊人水平 随着资金成本降至历史低点,QE预计在可见的未来会维持下去,很少有投资者担心欧元区的长期主权偿付能力但是,这一切或许会改变德拉吉曾在9月提醒我们,“QE不是永远存在的” 当(QE)潮水退去,很多欧元区主权国家可能面临严峻考验 如果政府因自满而未能提振长期经济增长,那么,欧洲经济将陷入低增长均衡,在这种状态下,QE需要永久保持下去,以将融资成本维持在低位,但同时将发生的是:关键的经济改革被推迟 还有一个问题是:庞大的债务原本需要一场通胀来减轻,然而,在利率攀升的过程中,这些债务将引发偿付危机巴克莱称: 从理论上说,高负债并不一定意味着危机,特别是在政府明智地花钱,并有效征税的情况下但是,如果没有,那么市场对于偿付能力的担忧就可能出现,主权国家利率快速上升,超过平均融资成本,2010和2011年的市场反转可能再现这次的最大不同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政治上的控制空间远小于当时 巴克莱认为,QE的成功在某些时候可能会被证明恰恰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过去几个月,不断传出欧央行QE将退出的消息就在上周四,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还称,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是有风险的,应该缓慢退出超宽松刺激 不过,一些债市承压最重的欧洲国家似乎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发生 在本月初的议会上被问及ECB是否在考虑如何缩减购债时,意大利央行执委Luigi Signorini称,ECB正考虑在2017年3月到期后QE能延长多久而不是缩减,“没有这种可能性,问题在于将截止期限延长多少” 在通胀率持续低迷的情况下,ECB料将在12月决定,是否在3月到期后延长每月8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似乎与魏德曼相悖他在18日表示,“尽管经济增长和就业复苏,但产出缺口持续存在仍导致通胀疲弱,”德拉吉还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