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亚洲金融危机再现 这些国家可能防不住“索罗斯们”(图)

 作者:禹驮饲     |      日期:2019-04-15 07:02:01
特朗普当选后美元走强风暴席卷新兴市场马来西亚林吉特、菲律宾比索创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低;印度卢比、土耳其里拉创纪录新低……市场担心,这是否意味着1998年那场金融危机会在新兴市场重演 高盛高华认为,新加坡、台湾、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开放型的国家/地区可能因为美联储政策和美元汇率的变化而受到最大影响而中国大陆和印度等规模较大且更封闭的经济体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但美元走强可能不利于中国大陆进行汇率管理 汇率方面,IMF的测算显示,亚洲新兴市场中,泰国和菲律宾可能是最能抵挡得住货币下行压力的国家 10月份,IMF预测泰国年底前的外汇储备为1633亿美元,而评估储备充足指标的要求是649亿美元,后者评测的标准包括短期债务占货币供应量比、进口和投资流动;而年底前菲律宾的外汇储备量将达到840亿美元,也高于储备充足指标所需的310亿美元 而马来西亚的储备为1000亿美元,但其短期外债就有1282亿美元此外,从储备充足指标来看,亚洲以外的土耳其、南非和墨西哥也比较脆弱 为什么美联储政策会与新兴市场经济相互作用via高盛高华: 假设美联储政策,或者说FOMC的前瞻指引远比市场预期来得鸽派,导致美元走低 ·美元走低,新兴市场的美元信贷供应提高,因新兴市场美元借款者的资产负债表看起来更为健康 ·美元疲软通常意味着商品价格走高(以美元计价),商品出口国的融资约束得到放松,因其能通过协商得到更好的美元融资条件,并增加美元借款 ·更多出自美元的套利交易增加了新兴市场货币资产的资本流入,推升这些本土资产价格,降低有效收益率,并放松了新兴市场的金融环境 ·为了应对增加的资本流入和新兴市场货币升值压力,新兴市场央行有时会“逆势”降息或者在货币市场干预,这进一步支持了国内的流动性和金融环境 而当美联储开始收紧货币政策时,整个正反馈开始逆转,届时美元走强--新兴市场金融环境收紧--新兴市场经济增长资产价格走低--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美元进一步走强 这个循环表明美元在美国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中的重要作用,也在暗示美元作为衡量一国外部融资约束宽与紧的有效性,特别对新兴市场而言 IMF工作报告显示了1970年以来美元升值和贬值期间,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内需求的相对表现从图中来看,在美元升值期间,新兴市场国内需求通常会非常疲软另一方面,在美元贬值周期中,新兴市场国内需求就会好得多 渠道1:美联储、美元和跨境信贷 亚洲新兴市场中,马来西亚经济是目前最依赖跨境信贷融资的,尽管该数目可能部分受到银行业为地区其他地方的离岸银行业操作敞口影响中国和印度的国内融资需求对跨境信贷的依赖度最低 渠道2:美联储、美元和资本流动 从这一角度来看,韩国、台湾地区、印尼的资产价格和金融环境是最敏感的,而中国大陆、菲律宾的金融环境对美元走向变化的敏感度最低 渠道3:新兴市场央行对美元的反应 高盛量化了哪些经济体更倾向于对美联储政策做出反应下图显示了2000年1月份以来这些国家或地区一年期swap利率对市场基准的美联储政策意外指标的敏感度一如所料,由于港元盯住美元,香港金管局是“意志最不坚定”的印尼和菲律宾的政策利率预期同样对美联储政策冲击较为敏感而中国大陆、台湾地区和马来西亚的货币政策对美联储政策预期的转变不那么敏感 渠道4:美元和商品价格 这一反馈循环和多个净出口商品的非亚洲新兴市场的金融环境有密切关联巴西、俄罗斯是新兴市场中最大的两个商品净出口国,两者都在近期美元走强阶段遭受长期、深度衰退亚洲新兴市场中,印尼、马来西亚由于对商品的敞口较大,因此也最容易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而商品净进口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环境会在美联储收紧政策,美元走强的背景下放松,比如泰国、韩国、台湾地区、菲律宾和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