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涨的泡泡瘪了 大陆各地楼市寒意逼人

 作者:乌醒码     |      日期:2017-07-04 01:10:09
  一套房缩水60万 楼市连续四个月低迷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朱先生急于离开深圳他决定回南京老家定居,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把那套102平米的住宅卖掉夜色中,欢乐谷的灯光把朱先生这套位于美加广场六楼住宅的景观阳台照得花团锦簇这套房子所在的华侨城,早已发展为大型高档社区   今年,华侨城所在的南山区领涨深圳楼市,由于深港大桥的开通,位于深圳西面的这个市郊住宅区在上半年价格暴涨,均价从一万多元上涨到2万至3万元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朱先生欣喜地看到自己的房子价值接近翻倍直到6月,他决定把房子卖出依据周围的市场价,朱在中原地产中介挂出了这套房子——260万,拒绝还价   但几个月过去了,这套房子仍然挂在中介的墙上,而朱先生也从最初的拒不议价到后来容忍讨价还价230万,仍然没人买十月中旬,朱先生的房子连过问的人也很少了他的心理防线终于被突破,把房价下调到200万这意味着他的资产在短短四个月时间里,缩水了60万元“没有赶上好时候啊”朱先生连连摇头叹息从他挂出物业之后的六月,根据深圳房产销售数据,成交量即一路下滑,直到现在   二手楼寒冬 接近零成交   南国的秋天依旧温暖,但彭永泉的这个店面冷冷清清,穿着白衬衣打着黑领带的置业顾问面前,只剩一排空荡荡的冷板凳,顾问们无事可做,只能成群到街边打望没人看房,没有成交,没有利润   这里是华强北这个有雄厚经济基础支撑的区域,房价从每平米1.2万突破了两万在此过程中,中介公司的地铺门面如雨后繁花般挤满了这个地段如今,深圳二手房市场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酷的寒冬彭每天都能接到同行打来的转租电话,地铺以当初出现的速度正在大幅削减减少街铺、压缩成本已经成为了各中介公司必须考虑的问题   以中原地产为例,根据总经理李耀智介绍,门店在半年内新添了50家现在,得想办法削减铺面减少开支“过去一天就能成交100套,而现在只能成交两三套”,李耀智说,“十一”黄金周之后,“中原”已经有不少资深员工流失   高价恶性循环   深圳楼市怎么了近段时间,王锋不时接到市里一些官员的电话王是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也是深圳房地产市场的官方智囊“他们问我楼市为什么会萎缩得这么厉害“过去的一年增长这么快,确实是不正常”王锋说,而随着价格的攀升,自住需求的供求关系也在调整,在高位房价下受到抑制   官方发布的深圳一手楼成交数据显示,21世纪的第一个五年,深圳房价波澜不惊,5年才涨了500块钱然而从2005年起,房价逐年攀升,从6000元涨到7000元,只花了1年时间,从7000涨到8000,只花了半年时间到2006年,深圳关内关外的均价突破9000元而2007年的上涨,无疑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力从9000到15000,只花了十个月时间,深圳楼市市值差点翻了个身   也就是说,今年第二季度,深圳楼市在一个从未有过的高点,以相当高的增长速度,维持着从未有过的销售水平部分业内人士分析,这个时间段里,提前被释放的消费需求和投机需求,事实上也是促使楼市陷入僵局的重要原因   全国楼市萎缩   或许最像的一次是2004年的上海当时,国家一系列宏观调控之后,上海楼市也出现了成交量下跌,发展商变相降价促销,直到2006年年底,楼市受到金融环境影响,才逐渐回暖而此次深圳楼市的萎缩,仍与2004年的上海不太一样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锋说,上海那次市场变化是区域性的资本炒作,而此轮的疯涨是全国性的,调控也是全国性的他看到,深圳、北京、广州三个城市的楼市运行数据是趋同的   今年房价的上涨,首先是深圳,然后才是北京、上海,世联董事长陈劲松问,“现在深圳开始喘气了,接下来是不是轮到了北京上海”他说,“我认为是相当有可能”上海佑威房地产研究中心提供数据显示,近三月沪二手房成交量急剧下跌根据上海易居研究院提供的数据,上海10月成交套数为18591套,比9月锐减近三成二手楼市场上,上海莘庄板块价格微跌,据满堂红上海置业统计,大户型房价已下跌5%除了上海,成都和广州的二手楼市场也急速变脸,从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   城市居不易   在全国房价疯狂上涨的漩涡中,大城市、中小城市、甚至乡镇全被裹挟其中,无一幸免兰州中心区过8000元/平米,成都内环内价格过万,上海内环价逼近两万在这个过程中,城市单纯因为资产价格膨胀导致贫富差距拉大   一个新兴的城市阶层在这一轮资产价格膨胀的过程中形成作为一个前期入市的投资者,贾先生并没有被套牢的恐惧,所以他能理性分析自己目前拥有的资产,他说,一个橄榄形的社会并没有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出现,没有产生大量的中产阶级,他认为一个M形的社会正在出现,而处于M的哪一头,是看你能不能支付一套自己的房子   而在深圳某大型企业工作的IT工程师赵泽,正是在这一轮房价飞速上涨之后,和有产者贾先生进一步拉开了距离赵泽有超过8000元的收入,参加工作时间超过7年,在这个城市的工薪阶层里,属于中上水平,但他仍然没有能力购房,即使是在公司所在的深圳关外龙岗区,房价也上涨到了12000至13000元/平米虽然陷入观望情绪,但赵泽仍然很焦虑,他对未来充满了强烈的不确定感   对于25岁到30岁这年轻的一代,工作时间越长,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支付一套房产,这个悖论发生在中国至于造成这个悖论的疯狂楼市中究竟存在多大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