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集资诈骗涉5.4亿官员参与 传12人自杀当局否认

 作者:山摔阡     |      日期:2017-10-01 12:03:20
据了解,标会在宁海由来已久,是互助性质的民间筹措资金方式,一般局限于亲朋好友之间,用于生产、生活急需2006年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银行放贷从紧,民间资金利息疯涨由每月标会一次,发展成 “日日会”后,蜕变成高利借贷、高风险营利 网帖称12人自杀 今年8月起,一则源自天涯社区的帖子被疯狂转载:宁海民间标会“日日会”,发生大规模倒会,不少人家破人亡,小小一个县城,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就有12人“自杀”民众的情绪已失控,被涉及的家庭占当地的80% 消息称,宁海的民间标会在今年7月20日前,最大规模的甚至有百万元会,一次开标中标者可以拿走上千万元现金标会的开标周期也从以前的一个月一次发展到半个月,十天一次,最后到了一天开标一次的日日会,成了一个怪物 与此同时,参加人员也迅速膨胀很多会脚拉着亲朋好友一起加入了标会家里没有钱的也要借钱加入标会大家对于标会的痴迷接近疯狂不仅如此,标会的触角也渗透到了宁海县的各个角落甚至银行,涉及的总经额达300亿以上 消息称,近四年时间里,宁海县政府基本不作为,放任不管终于尾大不掉,难以收束2010年7月20日,县政府贴出告示,要求所有参加人员,特别是会头,清理退出,期限为2010年10月20号期间不抓不捕,给她们清理时间 然而7月23号开始,县政府出尔反尔,开始抓人恐慌自此而始,大批会头开始停止清理,携款外逃一部份想断尾求生的会头因资产被当局冻结,会款无法清理,在会脚们的逼迫下绝望自杀 宁海在线另一则帖子(已删除)称,政府从一开始的不作为,变成现在的“热心肠”因为恐慌,也因为利益会头们被没收的钱并没有返回给会脚们,而是被罚没,进了政府的腰包据有消息称有些官员甚至与会头勾结,接受会头的贿赂,更有甚者还参与标会宁海交通局的某局长竟然从中获得了一千多万的利益,由此可见,政府在处理时根本就没有把人民的损失放在第一位宁海近期自杀潮汹涌最大的原因就是会脚投入的资金拿不回所致 高达10%的月息,让不少人盲目投入 据浙江在线报导,“日日会”,意为“日日标会”这样的游戏需要有30人次一同参与,组织者就是“会头” 以每人次每天一千元为例,每天就有3万元的“会费”“会头”在第一天,可以免息使用这3万元的“会费” 第二天,30个人继续拿出每位1千元、总额3万元的“会费”;这一次30个人共同竞标,利息高者得 比如最高者标了每人10元的利息,他就可以使用这一天的3万元会费,同时付出共计290元的利息 之后,竞标的程序每天重复,在这个过程中,利息会被一再推高“一般标会,月回报3%,高的话,月利息达到8-10%”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郑建国说 “会头”拿到钱后,一般用于放高利贷,也有人会拿着会费参加其他的“日日会”,收取更多利息 有的“日日会”,每天的会费有上千万,“会脚”一天能收到上百万的利息 千万家产,却被“日日会”一朝葬送 潘先生是一位企业家,家产上千万他妻子是一名“会头”,7月23日自首后,被警方控制 潘先生介绍,他老婆在厂里管财务,但是最近一笔投资失败了为了能挽回本金,今年2月她当起了“日日会”的“会头”,组织了近20个会 作为“会头”,她不仅可以参与竞标使用会费,也可以向每个“会脚”(参与者)单纯地抽取10-20%的利息差 然而好景不长,20多个会中,七八个“会脚”拿钱跑路,每人卷走的金额都不下50万元为了防止倒会,她只得自己掏钱将窟窿填上 其实从第一人跑路开始,她就怕了可来不及收手,严打来了…… “现在我向客户借了1000万元,用以清偿“会脚”哎,我现在是身背千万债务,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 高利息诱发一夜暴富梦 怀着一夜暴富梦想,却因此一无所有,这就是大多数人参加“日日会”后的结局项老太,就是其中一例这个67岁的老太,相信了一个目不识丁的中年妇女娄雪芬,内心的财富梦开始膨胀 娄雪芬,邻居眼中的“能人”,这几年,几乎每天家中高朋满座而这些来访者,很多都是有钱人,开的多为宝马、奔驰娄雪芬是宁海“日日会”中规模较大的一个会的“会头” 项老太把手里的3万元存款,交给了娄雪芬娄雪芬“承诺”:老太只需每天放1000元进去,每个月结算一次,就可拿到3万元本钱然后每天可吃利息,利息最高一天50元 这实在太诱人了除了项老太外,很多人都来找娄雪芬,要求入会 但就在今年7月下旬,邻居们发现娄雪芬不见了,她的家人也几乎在一夜间也都不见了之后,其他很多“会头”也“蒸发”了 然后,娄雪芬等人的名字和头像照片,出现在政府部门的通缉名单中人们惊呆了,一怒之下,砸了娄的家,嚷着要找娄还钱但都无济于事,辛苦攒下的钱,就这样血本无归 “日日会”的背景 2006年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银行放贷从紧,民间资金利息疯涨,一时间,宁海县内调剂商行、典当行大量出现,标会活动也重新活跃,并出现了一些新特点: 一是周期缩短由每月标会一次,变成了“日日会”;二是利息暴涨,日利息可高达5分至1角;三是会款并非用于生产、生活急需,而是用于放高利贷;四是形成恶性循环,一些人会养会、会套会,小会喂大会、月会串“日日会”,老会倒了入新会、标去新会,又逃之夭夭 据不完全统计,跃龙街道曾有“日日会”200多家,利率最高达15%左右 过去那些个游手好闲、生活窘迫的人,靠标会一夜暴富,开宝马,买街面屋“日日会”漩涡由跃龙街道为主,扩散至一些边远乡镇,又由宁海扩散至邻县三门、象山、奉化 但是对于网上传言的,宁海当局整治“日日会”引发一个多月12人“自杀”的消息,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郑建国称帖子内容子虚乌有郑建称,整治活动从去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