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权宜婚姻”需要角色互换

 作者:疏楷     |      日期:2017-07-02 13:20:26
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建议,让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从头来过他说几十年来美中两国过分依赖一种“权宜婚姻”,这确保中国的出口商品能找到一个巨大的市场,反过来说中国又向美国消费者提供了琳琅满目的廉价商品,同时还心甘情愿地成了美国政府巨额债务的买家但是罗奇说这段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它把两个经济体包裹在一起,使它们丧失了进一步增长的能力 在《失衡:美国与中国的相互依附》(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一书中,罗奇断言两国到了交换身份的时候:美国应该将侧重从消费转向生产,而中国则正相反 罗奇表示,两国的繁荣昌盛需要共同去实现中国要想建起一个消费者社会,给成千上万涌入城市的农民提供就业岗位,就必须建立一个坚挺的服务业美国的诀窍则是发展出口,帮助中国去满足这种需求,把美国在零售连锁经营、次日达速递,乃至专业服务等等方面的专长充分利用起来 中国已经是美国产品的第三大进口国它对美国生产的商品狼吞虎咽,因此美国出口有进一步扩大的良好前景据罗奇的估算,中国将向外国供应商提供一个4万亿美元(约合24.2万亿人民币)的市场 罗奇承认这些前景要变为现实并非易事他说中国方面有望把这事办成——强调消费的目标已经写到它的五年计划里但是在没什么具体规划的情况下,他不知道从消费转向攒钱这样的牺牲,美国人民及其民选领袖能否受得了 令他担心的是,美国也许会转而选择更多地向中国挥舞拳头,可以想见,那将引发一场双方都不希望看到的灾难性贸易战罗奇说,国会中那些刺耳的反华言论不全是坏事——参议院的一个贸易制裁提案,促使中国提升其货币的汇率,从而提高了中国产品的价格但如果美国经济没有复苏,华盛顿也真的实施了贸易制裁,那么北京会采取同样的手段,势必出现一系列你来我往的限制措施 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内那些盲目的反华人士,罗奇给出了一个公正而透彻的回应不过,他能够如此不动声色地接受美国在走下坡路的看法是出人意料的在他描绘的这种两个大国之间的新型关系中,中国是一个成熟、年长的合作伙伴,而美国是一个惹是生非、靠不住的毛头小子 罗奇是耶鲁大学(Yale)全球事务高级研究员,曾任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亚洲区主管作为华尔街首屈一指的全球经济学家,他对中国避开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的敏捷身手感到惊叹(通过推动廉价出口取得了巨大的美元储备)“我很快就对中国的发展奇迹着了迷,”他写道 这种迷恋仍在继续他的这本书中,很大篇幅都致力于平息对中国的敌意比如他指出,虽然中国出口对美国制造业构成了巨大伤害,但这些出口的低廉价格也缓解了美国的消费通胀(沃尔玛[Walmart]出售的商品有七成左右来自中国)中国因为向美国过度出口而成千夫所指,但罗奇认为它是冤枉的在长长的供应链中,中国往往是最后一环,负责将各地生产的零件组装起来然而根据现行会计准则,这些产品的全部价值都会被记为中国的出口货物,哪怕相当一部分价值是其他国家生产的他承认中国目前持有巨量美国国债是一个可怕的隐患一旦中国突然停止购买,山姆大叔要为这种规模的债券找到买主会很困难,而且利息几乎肯定会更高 罗奇反复指出,根本问题在于美国自己没有能力存下钱来资助增长——这个局面很难说是中国造成的而报应很快就要到来如果中国将盈余的储蓄更多地用到它的国民身上,出资建立一个像样的养老金或医疗保险项目,那么它花在购买美国国债上的钱就会减少 罗奇的立场介于为中国作辩解和帮它找借口之间他强调中国的现代经济只有区区三十年历史,还在摸索中他知道中国在知识产权上劣迹斑斑,但西方早在15世纪就已经开始处理知识产权问题;中国专利法1985年才生效 还有,互联网的确受到了审查,且下手往往很重,但它还是存在着,甚至茁壮成长着;它拥有迄今为止全世界最庞大的互联网社区,对创造新的消费经济起到了必不可少的作用 罗奇很清楚,从很多方面看仍是个穷国的中国跟美国有巨大差异他承认中国共产党有许多缺陷他知道,一旦出现威胁到其统治的异见人士,它会出手镇压他知道有太多的原因能导致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恶化此外他对华盛顿的政治短视和瘫痪也极为悲观 但“这副残局给双方都带来了许多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