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乒乓外交”,你不知道的事

 作者:令狐嫩     |      日期:2017-10-02 16:19:03
当一场乒乓球赛成为消解中美之间冷战紧张局势的外交努力的重点时,没有任何细节小到无需仔细审查的程度,正如尼古拉斯·格里芬(Nicholas Griffin)在一本书中所描述的那样书中充满了精心挑细的这类例子,比如中国队在1972年访问保持着殖民地气氛的威廉斯堡时,队员们吃苹果派、唱“牧场是我家”(Home on the Range)这首歌没什么问题,但是“划船曲”(Row, Row, Row Your Boat)则有点风险,其中那句“生命不过一场梦”的歌词与毛主席的教导在政治上相悖多亏一位翻译的巧妙修改,这句歌词被改为“生活处处热烘烘” 这个中国球队当时正在从维吉尼亚州去华盛顿的路上,准备接受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总统的接见尼克松刚刚下达了猛烈轰炸越南北方港口海防市的命令,而越南是中国的盟友这场后来被称为“乒乓外交”的访问的目的之一,就是用这种方式传播美好愿望,让两国都从那种事情上分点心 如格里芬在书中所写的,把乒乓球作为政治工具的主意,可以追溯到一个出生在英国的苏联间谍身上,他热衷于打乒乓球伊沃尔·蒙塔古(Ivor Montagu)出生于1904年,对乒乓球历史来说,那是很糟糕的一年此前发生的对乒乓球的一时狂热已足以引发人们写下贬低这项运动的诗词(书中在此处引用了“Pingpongitis”这首诗)、以及给运动起出各种愚蠢别名,比如“挥夫划夫”(whiff-whaff)和“戈西马”(gossima)但是,这项一时狂热的运动在1904年“就像肥皂泡一样破裂得无影无踪”,那还不是最糟糕的格里芬写道,在日俄战争爆发之际,两艘沙俄军舰被日本摧毁,因为军舰上的水手们分了心:“显然乒乓球网已经拉紧就绪,只不过他们忘记了防鱼雷网” 尼古拉斯·格里芬 Adriana Cisneros 《乒乓外交》 (Ping-Pong Diplomacy)一书的第一部分讲述的是蒙塔古如何组织桌球比赛(自从“乒乓”被注册为商标以来,这项运动的正式名称改为桌球[table tennis]),提升其形象但他是个兴趣广泛的人,他对制作电影和斯大林主义也很感兴趣蒙塔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具有足够多的脸孔,以至于让英国负责国内安全的军情五处(MI5)对他摸不着头脑而二战本身对桌球的流行起了辅助作用红十字会将其引进战俘营,来缓解战俘们极度单调的生活 这本书讲述了蒙塔古认为这项运动在亚洲拥有未来的理由1935年,桌球在中国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中排名第12,排在跳绳和盖房子之后但是随着毛泽东的掌权,中国开始强调体育文化和体力劳动,再没有哪项运动比这项更适合不通风的工厂环境了中国官员也对荻村伊智朗(Ichiro Ogimura)所起的作用很感兴趣,尽管战后的怨恨尚未完全消失,但他凭借高超的技艺以及运动员精神在英国为日本担当了亲善大使据日本媒体报道,他1954年的英国之行意外地成功,“让那些仍旧认为日本的国民运动是观赏樱花和切腹自杀的人大吃一惊” 随着中国的农业政策导致大饥荒(蒙塔古为这些政策辩护,他是众多的出于意识形态考虑而践踏理性的人之一),拥有一支出类拔萃的乒乓球队的想法似乎变得更具吸引力尽管他们无数的同胞吃不饱饭,但顶级运动员们被给予明星般的待遇格里芬写道,他们可能已经感到这会带给他们什么后果,但却被突如其来的特权冲晕了头脑一名运动员曾说,“这种新生活太美好了”但是在毛泽东的大跃进之后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在那场运动中这些球员为他们的特权付出了代价 《乒乓外交》一书的高潮发生在1971年,当时一个美国球队出乎意料地收到访问中国的邀请,应邀参加一场桌球赛书中给予尼克松总统、国务卿亨利·A·基辛格(Henry A. Kissinger)以及比尔·坎宁安(Bill Cunningham)相当高的评价,赞扬他们抓住了一个不可预见的机会,特别是坑宁安,他当时是美国驻东京使馆的一名很细心的中国观察家,他迅速做出决定,认为该美国队访华不会违反美国的外交政策中美两国之间一直在通过一些秘密渠道进行谈判,主要的问题是台湾的地位然而,在那次被广泛报道的访问中,这些不太可能的美国使者也许实现了比多年的严肃谈判所能得到的更多东西 世界冠军理查德·贝格曼《乒乓外交》一书中也讲述了他的故事 The ITTF Museum 让格里芬的书十分有趣的是其对许多怪事的描写,其中之一是访问期间发生的文化冲突,不是在两个球队之间,而是在美国队的队员之间毕竟这是1971年格伦·考恩(Glenn Cowan)是美国队中追求热闹的嬉皮士,穿着更适合于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服装,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他对自己抽大麻毫不掩饰,甚至在参观中国的一家人民公社时,由于大麻的影响,他对那里的鸡群“哦哇”不已(“它们是黄色的,特别有意思动物园里看不到这种鸡它们一直走到我跟前儿”) 参加那次行程的还有几位官方人物,他们对考恩的滑稽举止惊惶失色,球队中的另一名球员约翰·坦尼希尔(John Tannehill)则是个严厉的保守者,极不喜欢考恩的炫耀表演考恩与周恩来交谈时非常随意的风格是那场乒乓外交中最著名的一段轶事 格里芬除了展现丰富多彩的外交场面以及令人着迷的人物故事之外,还认真分析了他书中描述的故事所产生的后果虽然格伦·考恩的故事最后是凄凉的,而格里芬则把这些乒乓外交的后果连接起来,以致连到伊沃尔·蒙塔古最初的雄心他写道,“蒙塔古推行乒乓球为的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