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们自己的艺术收藏

 作者:庆蹶     |      日期:2018-03-02 13:21:26
这四位著名艺术家收藏的艺术品风格各异,很有个性,为他们各自令人钦佩的创造力提供了很多素材 杰夫·昆斯认为,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借鉴其他艺术家,所以他在卧室里悬挂各种作品后面墙上左起:尼古拉斯·普珊(Nicolas Poussin)17世纪的《朱庇特和安提俄珀或维纳斯和萨梯》(Jupiter and Antiope or Venus and Satyr);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的《四个苹果》(Quatre Pommes),1882;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两个人》(Deux Personnages),1934;《妻子的头》(Tête de Femme),1941;勒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清晰的想法》(Les idées claires),1955 Photograph by Stefan Ruiz. Produced by Gay Gassmann. 杰夫·昆斯(Jeff Koons): 当杰夫·昆斯谈论自己艺术作品的“生物性”内涵时,他指的是其中隐藏的性暗示(想想他设计的吸尘器上的软管和机箱以及不锈钢气球人物的缝隙和腿)昆斯收藏的艺术品来自古代和现代的艺术大师,包括毕加索(Picasso)、达利(Dalí)和库尔贝(Courbet)昆斯从这些艺术品中看到的是同样的东西 他和妻子贾斯汀妮(Justine)以及六个孩子居住在上东区的联排别墅中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画的裸女在欢迎客人们的来到他说那幅画描绘的是“阴道”,而马奈(Manet)画的小船展示的是“船的性别”(在昆斯看来,船象征着性欲)他客厅里毕加索的肖像画是两个女人脸的组合“整幅画象征着生殖器”他卧室里有普珊(Poussin)、马格里特(Magritte)和弗拉戈纳尔(Fragonard)等人的作品,几乎全是在赞美性欲毕加索的另一幅描绘自己做爱的画是“关于征服的,艺术上和性上的征服” 他似乎只有单一思维,或者说他拥有的艺术品影响了他的全部“我觉得艺术是关于超越和意识的,是和世界上的事物发生联系,”他说,“你的兴奋来自感觉”但是他收藏这些艺术品不仅是因为它们激发了他的性欲它们也给他提供了创作素材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是在收藏人类历史我是这么看的” 卡伍斯在他位于布鲁克林威廉斯堡的新工作室里对他喜欢的平面和波普艺术家们表示敬意(左上)彼得·索尔的《无名(浴室)》(Untitled [Bathroom]),1960;(上中)《超人》(Superman),1963;(他右边)乔伊斯·彭萨托的《被抹去的米老鼠》(‘Erased Mickey),2004;(桌子上)他自己的《木头伙伴》(Wood Companion),2011 Photograph by Stefan Ruiz. Produced by Gay Gassmann. 卡伍斯(KAWS): “我像个猫夫人,不过我收藏的是素描和油画,”39岁的艺术家布莱恩·唐纳利(Brian Donnelly)说他更为人知的名字是卡伍斯他根据“伙伴”(Companion,一个米老鼠似的忧郁的雕塑)设计的限量版玩具大受欢迎玩具的销售收入让他能够购买一些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吸引这位出身涂鸦和滑板文化而后接受正式培训的画家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卡伍斯是他涂鸦作品的署名,他选这个名字是因为喜欢这个名字“字母间的互动”) 他的藏品反映出他精妙的漫画审美倾向这些作品来自雷蒙德·佩蒂伯恩(Raymond Pettibon),H·C·韦斯特曼(H. C. Westermann),R·克拉姆(R. Crumb),埃德·拉斯查(Ed Ruscha),芝加哥意象派艺术家卡尔·威瑟姆(Karl Wirsum)和吉姆·纳特(Jim Nutt),以及彼得·索尔(Peter Saul)索尔的卡通式油画引发了热烈的社会评论“我在哪儿都能看到索尔式的作品,”唐纳利说,“不可思议的是现在很多东西都看起来像他的作品”他还有日本平面艺术家横尾忠则的28幅小油画(是对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油画的漫画升级),乔伊斯·彭萨托(Joyce Pensato,一位卡通人物画家)的木炭画,以及雷·吉田(Ray Yoshida,纳特的一位老师)1965年创作的漫画书拼贴画唐纳利说“我从小就有凯斯·哈林(Keith Haring)的一张海报”,但是“我一直想拥有他的一幅油画”现在他拥有了 所有这些作品体积都不大,所以唐纳利位于布鲁克林威廉斯堡的两层豪华绘画室上面的办公室里会有更多这样的作品,而其他一些作品则展示在他和妻子、画家朱莉娅·蒋(Julia Chiang)附近的家中“你在画廊或博物馆与在自家厨房看同一件作品的感觉是不同的,”他说 乌戈·罗迪纳在哈莱姆区新展厅里的藏品更多样化:莎拉·卢卡斯的《迈克尔》(Michael),1999;乔·布雷纳德的《花朵》拼贴画,1970;瓦伦汀·卡伦的《扇耳光的人》(Le Souffleteur),2005;拉季法·埃卡切(Latifa Echakhch)的《框架》(Frame),2012(在地板上) Photograph by Stefan Ruiz. Produced by Gay Gassmann. 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 乌戈·罗迪纳收藏其他艺术家作品的原因与自己创作的原因是一样的“艺术激发我的活力,”他说他这是自谦,因为他自己的作品十分巨大:边缘模糊的靶心、霓虹招牌、铝铸橄榄树、巨大的面具和艺术家的岩石规模都大得惊人 “我相信艺术品具有灵性和魔力,”罗迪纳说49岁的罗迪纳是瑞士出生的纽约人,他一向爱收藏其他人的作品 他最初收藏的是其他瑞士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梅列特·奥本海姆(Meret Oppenheim),菲施利(Fischli)和韦斯(Weiss),以及朋友们的作品,比如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和瓦伦汀·卡伦(Valentin Carron)后来收藏的是一些改变游戏规则的人的作品,比如英国波普艺术家克里夫·巴克(Clive Barker)或者富于刺激性的莎拉·卢卡斯(Sarah Lucas)如今,他收藏的近200件作品将很快搬到哈林区的新家他把那里的一座15500平方英尺的教堂改建成了一个工作室和展厅这些作品大多来自那些未被市场充分赏识的艺术家,比如他的老师布鲁诺·吉隆考利(Bruno Gironcoli),艾伦·希尔兹(Alan Shields),南希·格罗斯曼(Nancy Grossman),乔·布雷纳德(Joe Brainard),安·克拉文(Ann Craven)和山姆·吉列姆(Sam Gilliam)“它们是我买得起的作品,”罗迪纳说他还策划了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集体展览,展出的是他赏识的一些艺术家的罕见的或不出名的作品,通常他把这些展览献给他从1997年起的恋人、诗人约翰·吉奥诺(John Giorno)但是罗迪纳也很喜欢20世纪初美国画家路易斯·迈克尔·艾尔希米厄斯(Louis Michel Eilshemius)的浪漫风景画(他有20幅这样的画) 查克·克洛斯客厅里的藏品:(橱柜上方正中)托马斯·威利波茨·波斯查多特(Thomas Willeboirts Bosschaert)的《克利奥帕特拉和毒蛇》(Cleopatra With an Asp),17世纪;(壁炉上方)安东尼奥·莫利纳里(Antonio Molinari)的《海利格尔·巴塞罗缪斯》(Heiliger Bartholomäus),17世纪;(地板上,右边)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雕刻的半身像;(最右边)罗马皇帝哈德良的半身像,大约创作于117年至138年 Photograph by Stefan Ruiz. Produced by Gay Gassmann. 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 查克·克洛斯的主要工作是肖像绘画和摄影,最近的对象是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是肖像画也占据他的家庭生活他NoHo公寓的客厅同时也是荷兰、佛兰德和意大利早期绘画大师的展厅,比如范·戴克(van Dyck),伦布兰特(Rembrandt),提香(Titian)和丁托列托(Tintoretto),另外还有一些非洲艺术作品 窗边放着哈德良(Hadrian)的白色大理石半身雕像,它是在公元二世纪以他本人为模特雕刻的1310年的一件意大利镀金祭坛饰品悬挂在格里特·里特韦尔(Gerrit Rietveld)设计的橱柜上方“我当时学希腊和罗马艺术时,”克洛斯说,“不知道也不关心那些创作对象是谁现在我在想,嘿,谁是哈德良最后发现他是个同性恋皇帝还是个和平主义者” 73岁的克洛斯从1988年起就被困在机动轮椅上,当时脊动脉栓塞差点让他完全瘫痪那并没有削弱他创作或收藏艺术品的热情他也收藏其他一些东西,比如放在“非洲艺术品和达斯·维德(Darth Vader)之间”的跳蚤市场的搓板和老式焊工面具奇怪的是,他说,“我没有占有欲”但是室内走廊的两边有几十幅肖像画、小幅素描、摄影作品和油画,克洛斯给这些作品的作者们大都画过肖像,包括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埃里克·费舍尔(Eric Fischl),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欧文·佩恩(Irving Penn)和亚历克斯·卡茨(Alex Katz),以及雅可布·劳伦斯(Jacob Lawrence),黛安·阿布斯(Diane Arbus)和曼·雷(Man Ray)这些作品大多是交换来的,不过雷·约翰逊(Ray Johnson)的剪贴画是买来的那件作品有一块空白,是在克洛斯要求打八折之后被约翰逊去掉的“当代艺术品要价过高,是价值最被高估的作品——感谢上帝,”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