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最佳展览,上海双年展入选

 作者:蔺侬     |      日期:2017-09-02 13:12:15
“外省生活景观”(Scenes of Provincial Life)这个题目很适合用来描述2013年的纽约艺术世界,典型白人中产阶级品位迎来了实质性回潮画廊推出的作品都是专业的、技巧娴熟的、沉闷的走进博物馆的那些户外作品也只是令人觉得稍微有点兴奋刺激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高潮时刻是它的内部装修:画廊被重新装修为欧洲画廊的样子,有一种缓慢燃烧般的华丽MoMA有过一个抽象艺术的展览,仍然坚持西方艺术才是最好的这个观点,其展出的作品没有脱离欧美范畴,准确地说都来自北美的艺术家古根海姆的圆形大厅虽然自6月以来持续迎来詹姆斯·特里尔(James Turrell)和克里斯托弗·伍尔(Christopher Wool)的个展,但多少显得没什么东西 艺术世界如同一个与世隔绝的社区,形成一种保持舆论一致的文化周复一周,同样的人就同样的展览说些同样的话所有的“惊喜”其实都可以预测2012年,拍卖行也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把更烂的艺术品用更贵的价钱卖出去——比如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画的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画像,真是无聊的二人组至于说我们这些负责书写台词的人呢——我们屏息、欢呼、嘲讽——好让这个行业保持强势 不过,这一串事件中,还是有些值得记忆的时刻,列举如下 “保罗·麦卡锡,WS”(Paul McCarthy, WS)该展览在公园大道军械库演习厅举行,这个雄心勃勃的但丁式下三路惊人之作包括七个小时的电影,中间是一栋真实比例农舍和红杉林鲜血、粪便、酒精和M & Ms巧克力豆满天横飞,麦卡锡影射的对象包括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WS”是“白雪公主”的缩写倒过来),他自己(那栋农舍是模仿他小时候的家),以及美国对宏大和浪费的欲望有些来军械库参观的人匆匆溜走了,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则流连不去 第九届上海双年展这次盛大的展览于2012年10月举行,一直持续到2013年,会址是由旧发电站改造的展览结束后,这栋建筑将成为永久性的当代艺术馆,同时这座城市还新开了几家私人艺术馆将来还会涌现更多近来在中国,艺术以我们很难理解的方式等同于权力看着这种权力在你面前不断壮大,一夜之间就进入博物馆,感觉就像看见了纽约艺术界的映像——以快进的速度,从一面哈哈镜里映照出来 “来自希尔德斯海姆的中世纪瑰宝”(Medieval Treasures from Hildesheim)这个展览很小(只持续到明年1月5日),但它顿时令大都会博物馆成为整个城市最富于精神力量的地方之一展品包括圣像、礼拜用品、一座青铜圣洗池等,它们在美学上属于北欧基督世界伟大的幸存珍宝不仅如此,几个世纪在仪式上的使用令它们笼罩了一层圣洁的光辉,你可以亲身感受到它们的温暖 “史蒂夫·麦昆”(Steve McQueen),今年最为强劲的艺术馆个展,尽管它只在芝加哥艺术协会短暂展出,一月初就要移师欧洲(不在纽约展出很奇怪)这是这位正处在事业中期的优秀英国艺术家的回顾展此外他也是《为奴12年》(12 Years a Slave)的导演该展视觉效果丰富,富于政治挑衅如果你想知道电影怎样成为艺术馆的展品,就到这个展览上寻找答案吧 “围绕新娘跳舞:凯奇、钱宁汉姆、约翰斯、劳申伯格与杜尚”(Dancing Around the Bride: Cage, Cunningham, Johns, Rauschenberg and Duchamp)该展览在费城艺术馆举行,堪称一次策展主题课:如何在展览中把艺术、音乐与舞蹈结合起来,就像本展览标题里的人们在半个世纪之前所做的那样这个组合成功了,令人着迷 “百科全书宫”(The Encyclopedic Palace)该展览由纽约新艺术馆的马斯米利亚诺·吉奥尼(Massimiliano Gioni)组织,是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核心展览它经过深思熟虑,作品间的距离设置得当,经常变化,但却有缺点它向最近对“局外人艺术”(outsider art)愈演愈烈的盲目崇拜致敬,这种艺术其实一直采取主流艺术世界能接受的个性艺术形式“局外人”是个复杂的标签,它可以轻松指向异国情调和原始风情,乃至作品的创作者这些在这个展览上都体现出来了 “烟雾布鲁斯”(Blues for Smoke),展览在洛杉矶的惠特尼美国艺术馆举行,它本可以成为威尼斯双年展的重头戏,但最后却没有它有一个潜在的“种族”主题——布鲁斯音乐——并把这个主题扩展到不同种族、性别、世代、地域与门派的艺术家们,最终定义了一种心理状态这种扩展十分微妙,超越了音乐种类,因此格外吸引人 “不同的命令”(A Different Kind of Order),这是国际摄影中心的第四次三年展,也是最好的一次展览的目的是为了表明摄影已经被数码技术彻底改变,并通过20多位世界各国艺术家的作品展现这一点重要的是,策展人并没有站在远处审视这种改变,而是从内部接近这个改变,带着信仰,把它视为既成事实 “杰·迪菲奥”(Jay DeFeo)惠特尼美国艺术馆举办了一系列不落俗套的展览,度过了丰收的一年,该展览是又一个证据迪菲奥(1929-1989)几乎毕生都住在旧金山一带,和垮掉派关系密切,这次回顾展也是从旧金山开始的她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那幅纪念碑般令人安心的画作,名叫《玫瑰》(The Rose)但这个展览正如迪菲奥本人一样,似乎对“伟大”无动于衷它讲述了她的艺术人生,这一生虽然并不轻松,但是始终伴随着爱 “简·亚历山大:调查(来自好望角)”(Jane Alexander: Surveys [From the Cape of Good Hope])该展览在圣约翰神明大教堂举行,那里迷人的非艺术世界氛围让它占了一点便宜,它也完全没有辜负这个环境亚历山大女士生于约翰内斯堡,多年来都在创作雕塑,有人类,有动物,旨在戏剧化地展现现代南非政治中存在的涤罪这些雕塑以静态画的形式被陈列在教堂的礼拜堂里,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是一种集体精神的发散 厄内斯托·普约尔(Ernesto Pujol),“我们之后的时间”(Time After Us)这个演出持续一天时间,也是在艺术世界之外举行——下曼哈顿的圣保罗教堂,2001年,这里曾充当911事件紧急救援者们的急救所这项演出中有24个演员,包括舞蹈家、演员和视觉艺术家,还有普约尔本人,演出不间断地持续24小时表演者们身穿白衣,静静地在教堂中心,按照一个时而扩大,时而收缩的圆形路线逆时针后退行走没有奇观,没有道具,没有大笔开销观众们大都是来参观9·11遗址的旅游者,他们从街上信步走进来许多人都会在这里逗留我本来只想去看一眼,结果却呆了两个小时深夜回公寓入睡前,那一幕还在我眼前挥之不去,眼前浮现出普约尔和那一群人那一刻在教堂里宁静地转圈时的情景我喜欢它 底特律艺术学院(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我讨厌底特律艺术学院恐将面临解体的这个消息,今年它不时传来, 就像噩梦一样底特律破产了债主们在大声地敲门而艺术学院是这个国家最伟大的老博物馆之一,它拥有珍贵的藏品,底特律很可能合法地卖掉其中一大部分为了解决眼下的困境就丝毫不顾城市的未来,这样的举动简直可以被视为暴行如果最糟的事情真的就要发生,艺术界应该全体赶往底特律,把他们的公民精神用在正当的地方:在艺术学院周围组成人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