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的生与死

 作者:夔熟     |      日期:2017-11-02 04:28:12
戏剧导演罗伯特·威尔森(Robert Wilson)以惊人的舞台画面、华丽的灯光和漫长的夜晚闻名他最近在纽约上演的作品是《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生与死》(The Life and Death of Marina Abramovic)这部关于这位行为艺术家生平的戏剧只有两小时四十分钟,由威廉·达福(Willem Dafoe)带来精彩旁白 威廉·达福在《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生与死》中 Joan Marcus 这部戏近几年在其他几个城市演出过,周五晚上在帕克大道军械库(Park Avenue Armory)开幕,连演10天,能让观众获得高度的视觉享受而威尔森在内部幕前晚宴上对记者们说,这也是一出“小戏” 这不是开玩笑慢性子的人观看这部戏剧会感觉很自在阿布拉莫维奇本人也在剧中出演,此外还有优雅飘逸的歌手安东尼·赫加蒂(Antony Hegarty),他为该剧写了九首歌其中六首由他本人演唱,周五晚上,每当他一展自己超凡的歌喉,满座剧场内的每个人都抓紧了椅子 “鲍勃的做法跟我们通常的做法正好相反,”军械库的艺术总监亚历克斯·普茨(Alex Poots)在谈论威尔森的舞台设计时这样说,“他做了一个舞台前部装置” 的确如此这个装置占据了前厅的大部分空间,使舞台比无线电城音乐厅的舞台只短一点观众们陆续入场时,大幕已经拉开了三个戴着阿布拉莫维奇白色面具的女人躺在三口黑色的棺材上,棺材微微倾斜,面向观众(这位67岁的艺术家希望为她的葬礼准备三口棺材,葬礼分别在纽约、阿姆斯特丹和贝尔格莱德举行,那是她居住过的三个城市,让公众决定把她的身体放在哪口棺材里)空气中飘荡着一个尖利的声音,那是塞尔维亚传统歌手斯维特拉娜·斯帕吉克(Svetlana Spajic)的声音她令人心痛的、魔咒般的歌声奠定了这部两幕戏剧的主基调威廉姆·巴辛斯基(William Basinski)让人恍惚的电子配乐给其余的表演带来某种流动感与不和谐,让你联想到美梦和噩梦 在第一幕中,阿布拉莫维奇扮演她苛刻、妖魔化的母亲,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达福坐在长舞台最右边的一个转椅上,被纸箱包围,他在替她说话,也在讲述她的故事,他的独白语速很快,而舞者们则用舞蹈表现玛丽娜年轻时家里发生的狂暴事件达福的脸涂成小丑式的白色,胡萝卜色的假发梳成高卷式发型,他的表演既像《蝙蝠侠》(Batman)中的小丑,又像《歌厅》(Cabaret)中乔尔·格雷(Joel Grey)扮演的MC “真是不可思议,”摄影师伊内丝·范·莱姆斯维德(Ines van Lamsweerde)在幕间休息时兴奋地说,“安东尼一唱歌,你的心就碎了”但是艺术家亚尼内·安东尼(Janine Antoni)感到失望,因为阿布拉莫维奇对打动观众贡献不大“她是我的偶像,”安东尼说,“但是这部戏完全由威尔森掌控,不是吗” 是这样的,本来的计划就是这样的阿布拉莫维奇经历过三次令人心碎的分手,每次分手之后她都请另一位艺术家根据她当时的人生创作一个作品(她说把她的痛苦搬上舞台能帮她度过难关)第一次是1989年和查尔斯·阿特拉斯(Charles Atlas)拍摄了一个四分钟长的短片第二次是2005年迈克尔·劳布(Michael Laub)在阿维尼翁艺术节上导演的一个节目,名叫《重新合成的传记》(Biography Remix),由25个人扮演阿布拉莫维奇虽然阿布拉莫维奇多次说过自己厌恶戏剧,因为“它们都很假”,但是当她和艺术家保罗·卡内瓦里(Paolo Canevari)的婚姻终结后,她向威尔森求助 在第二幕,情况好了一些达福一边爬着穿过宽阔舞台上的低雾,一边唱着赫加蒂写的一首痛彻心扉的歌,第一句歌词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割伤自己”阿布拉莫维奇也独自在舞台上以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的风格用歌唱来倾诉那一刻,她成了我们如今所知道的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一个能迷倒观众的人 演出结束后,我在后台称赞她的演唱(2011年我在曼彻斯特艺术节上观看这部戏的全球首演时,她唱得没有现在这么有力)“那是因为安东尼一直在教我!”她回答说在几分钟后的演员派对上,威尔森说,“她不再努力去唱的时候就唱得更好了” 威尔森是在当天下午结束在巴黎的短暂旅行后回到纽约的现在他在巴黎很受敬仰,有七部作品正在展出,包括过去几个月在秋季艺术节上演出的《沙滩上的爱因斯坦》(Einstein on the Beach)以及作为视觉艺术家在卢浮宫的个人作品展,其中包括给Lady Gaga拍摄的17部新的“视频肖像” “我喜欢长城上的那场戏,”他继续说道他指的是阿布拉莫维奇与她的导师、第一个爱人弗兰克·乌维·莱西潘(Frank Uwe Laysiepen)分手的那场戏莱西潘更为人知的名字是乌拉伊(Ulay)威尔森说,“排练的时候,玛丽娜说她没法儿演,因为那差不多是她人生中最悲伤的时刻所以我说,那好吧,我们把它演得滑稽一点”她在哀叹的时候,达福在一旁乱插嘴,开幕当晚的观众哄堂大笑 显然,把你的所有烦恼搬上舞台真的能遏制痛苦后来达福在戏中引用了阿布拉莫维奇2013年的日记:“一个男人吻了我,以前从来没人那样吻过我”阿布拉莫维奇在后台咯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