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年前给毛写信退团的王容芬 致胡锦涛公开信

 作者:桑谬阝     |      日期:2019-04-15 06:09:01
《观察》按:41年前,在校学生王容芬上书毛泽东,谴责刚刚出笼的文化大革命是“一个人用枪杆子运动群众”今天,暮年的王容芬致函同代人胡锦涛,要求中国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设立反人类罪法庭,给文革结案;不了了之,后患无穷 41年前的信: 尊敬的毛泽东主席: 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 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 我郑重声明:从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致 礼 北京外国语学院东欧语系德语专业四年级一班学 王容芬 1966年9月24日 尊敬的胡锦涛先生: 拜读《求是》杂志近期大作《继续把改革开放伟大事业推向前进》,联想到近年大反其道的咄咄怪事,贸然写信,敬祈明察 先生坦言“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将其视为启动改革的内因,重新回到30年前贵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彻底否定文革的立场,在贵党冰封文革,钳制言论的今天,实属难能可贵 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遗憾的是,30年间贵党在政治改革道路上踟蹰不前,近两年径直大开倒车,返回上一世纪60年代以暴治民的反人类立场2006文革40周年之际,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阎王殿如临大敌,禁言文革,禁文、禁书、禁人;反之,却兴师动众纪念毛泽东逝世30周年,铺天盖地为文革祸首歌功颂德,把文化舆论拉回红太阳的中世纪,至今不肯松动更有甚者,2007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校庆,给当年红卫兵头领宋彬彬颁发“知名校友”奖状,表彰其“在1966年8月18日,主席接见红卫兵时,为主席佩戴上红袖章”在毛泽东31年忌日,该校又举行盛大活动,树大型广告板,展出宋彬彬为戎装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的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校庆怪事发生在先生教师节讲话一周之后先生提倡“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教育部的实验学校却宣扬暴力,以施暴力为德,以打死人为荣这不仅是对先生教师节讲话的蔑视,也是对人类公德的挑衅一个中学校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由央视首席新闻播音员主持,请来外国使节和各界名人近6000人,俨然国家庆典,可谓登峰造极的文革复辟尝试这场校庆的前台演员袁爱俊校长,文革开始时年仅10岁,却有如此深的红卫兵情结,处心积虑给当年红卫兵头头打上“知名校友”光环,给不知红卫兵为何物的在校中学生树立一个鲜活的楷模这位教育工作者的荣辱观和育人理念充分体现在“光荣与梦想”的校庆主题里,这场旷日持久的校庆秀不愧为一堂活生生的“阶级斗争”教育课 先生亲历文革,那时在清华待分配,自然知道8.18戎装毛泽东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意义和戴上红卫兵袖章的影响此后宋彬彬更名“宋要武”,全国第一个打死校长的北师大女附中改称“红色要武中学”据当时北京新市委统计,从8月20日到9月底,北京市有1772位有名有姓的校长、老师和市民在红卫兵的钉头皮带下丧生先生所在的清华大学也未能幸免,先生想必记得8月24日清华园里的红色恐怖漠视当年暴君卷土重来,听任昔日打手登台扬威,一旦41年前的人类悲剧重演,不要说改革开放受挫,5000年文明的泱泱大国就彻底毁了!届时贵党何颜以对14亿国人先生怎样去见列祖列宗 文革是反人类大劫,其持续之久、危害之广、杀人之多、手段之劣,在人类历史上都属罕见1980年贵党曾经审判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但没有审判文革反人类罪贵党穷30年之力,没能否定文革,盖因没有否定以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为灵魂的毛泽东暴力思想,没有否定暴君毛泽东,没有否定暴力组织红卫兵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倒行逆施和教育部的公开挑衅,根源在于贵党没有脱离专制和暴力路线 文革中毛泽东输出暴力,支持各国毛分子,扶持柬埔寨红色高棉、日本赤军、联邦德国赤军旅等暴力组织,致使恐怖分子在柬埔寨、中东和欧洲等地区大开杀戒,犯下严重反人类罪行日本赤军和联邦德国赤军旅的罪犯已被所在国绳之以法,残活的红色高棉毛分子也被押上联合国反人类罪法庭 到今年6月,文革就42年了,这个历史大案该了结了不了了之,后患无穷贵党真要促进改革开放,就当以史为鉴,与时俱进,尊重百姓人权,摈弃暴力路线,彻底否定毛泽东思想,接受《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设立反人类罪法庭,宣布红卫兵为反人类暴力组织,将文革罪犯及顶风作案复辟文革的现行反人类罪犯押上法庭,绳之以法只有这样,才能告慰文革死者,取信于民,建立和谐社会,推进改革开放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直言强谏,恳请三思顺致 崇高敬意 王容芬 2008年1月12日于联邦德国 附41年前的信: 尊敬的毛泽东主席: 请您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名义想一想,您在干什么 请您以党的名义想一想:眼前发生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请您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想一想:您将把中国引向何处去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场群众运动,是一个人在用枪杆子运动群众 我郑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