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检法堂皇的讹诈/最后一课 海归 地狱群雄36

 作者:简噶梭     |      日期:2019-04-15 02:04:01
  堂皇的讹诈 “假金庸”、老林都下圈儿了我又盼了几天,终于盼来了提审检察官小严和一个司法局的干部接的我,那干部很客气 会客室,不是审讯是“干部”和我聊聊他对我同情了一阵子,然后摆出了把我从案子里洗脱出来的难度 我说:“本来就是预审侦查错误、错抓错捕,外加逼供诱供,走私那是他们公司的事,是法人的事,跟我一个美国供应商有什么干系呀,我充其量是个顾问嘛” 他示意戚检和严检回避,房间只剩下我俩他说:“方明,按规矩你要见我,要戴手铐的不过嘛……” “谢谢!”我真不知他的来头 “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可是法律就是这样,再不合理,咱也得依法办事,所以,把你择(音:宅)出去也得有个说法,你如果能配合我们,就好办多了” “怎么配合” “这个不难我知道,你的产品,国内奇缺,又是救人活命的东西,但是现在没有批准进口,怎么往里弄,都说不过去,法律就是这样,再不合理,也是这样啦” “那你们怎么不把我那几个竞争公司也抓起来他们也卖呢” “中国嘛,就是这样,民不举,官不纠啦” “那就专揪我呀” “已经揪了,难道还把他们也抓了总得给人家一口饭吃吧” “那就不给我饭吃了” “都给,共同富裕嘛……但是我们必须依法办事,不管合不合理都得这样在获准前,我们会禁止任何私人形式的进口,都收回来我想这一点,美国也说不出来什么吧” 我点点头,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是呢,如果,如果我们司法局协调来办这件事情,就好办了,我是说,我们来做这项业务……” “你们有这个资质吗官商” “不是,我们可以成立公司嘛,现在搞得很活嘛!” 要夺我生意!我拚杀了近三年才开拓出来的市场、培训出来的客户全叫你们给抢走!真不愧是红产阶级! 他看着我惊异的眼神,和蔼地说:“放心,不会撇开你的,我不是说过嘛,都会有饭吃的你们以个人的形式,作为特聘顾问、专家指导嘛……” 啊就施舍给我这么一口饭要抢走我的经销权、抢走我的市场、抢走我的客户、还让我给你们做售后指导想得太美了! 他继续和蔼:“你想想,这是不是两全其美” “那……你们这么做,不是执法犯法,自己走私吗” “嗨!咱可以变通一下嘛,比如,我们和××机构合作,算作科学试验材料……” “我就是这么做的!我合法呀!” 他眨眨三角眼,说:“这我们都掌握了,你的证明……” “那是移植学会的正式证明啊!” 他嘿嘿一笑,“他们怎么给你开的证明我们公对公可以,你们公对私,谁给你开的他们凭什么给你开的” 当头一棒!不过,咱也久经风浪,要是以前,我非瘫椅子上补课,可这次,我只是微微身子一震,迅速移开了对视的目光──因为我知道,我的眼睛不会撒谎 “想好了吗”他关切地问 “移植学会那两位,是我的顾问,我给他们付费谘询” “人家可是痛哭流涕地都交待了,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收受恩贿……” 这帮家伙!怎么会拿我来垫背因为我这点儿红包“罪行”最轻就往我身上推,说我行贿腐蚀他们,我被他们敲了一笔,他们还让我跟他们共患难!我申辩:“他们犯什么事儿,跟我没关系,现在医疗机构要回扣,太普遍了” “他俩可都咬你腐蚀他们啊,老弟……” 我辩解道:“那是他们要的顾问费,我又不是行贿”真要是给我栽上行贿罪,美国也帮不上我,甚至不愿意帮我了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啦!给个红包这么普遍的事儿,咋我就这么倒楣啊 “推测没用,这可是‘法律认定’” 又是“法律认定”!这是拿自由和加罪来要胁我呀! “方博士,想好了吗” 面对这个无所不能的公检法,我还能做什么 “就算给国家做点贡献吧毕竟国家培养你那么多年嘛” 培养我这么多年不学无术的文革教育、上山下乡让农民教育,这就是国家对我的培养!后来我自学靠的大学,上完博士出国留学,那是借钱交还了国家的培养费才走的!别看我入了美国籍,还是把中国当做祖国,我不欠这个蹂躏我的祖国的红产阶级政权一分钱! “方博士,你是组织配型领域的专家呀,祖国的器官移植事业,需要你的支援!” 以前这么恭维我,我会很高兴这是我的理想,我的事业我为完善器官移植的配型技术和筹建骨髓库奔走华夏,可是自从住了一趟滨河医院,见识了活摘器官已经泛滥到可以杀戮无辜的地步了,我动摇了我只有不断地说服自己——滥用的极少数,才能把我的事业继续下去 他见我还没表态,又进一步说:“合作只是暂时的,等药监局批准进口了,你还可以再独立出去嘛,反正时间也不长了嘛” 这下我心动了我知道,药监局审批的进度可快可慢,官官相护,而官方能决定这个进度、甚至结果,以维持他的绝对垄断那样我的客户资料就都被他们划拉走了,将来我只能在他们的剩饭里抢上两口,还得对主子千恩万谢,因为他们一句话──我们抓过这小子──我的客户就得死心塌地归顺他们 他真是老手,从我的眼神里看出我心动了,从公事包里取出了几份协议,递给我原来他把那两个检察官支出去了,就是为了要胁我做成这个交易 我看着协议,像是在看一张“卖身契” !我苦笑着问:“那几个公司还自己经营” “不行了,都收归我们了” 太绝了!掠夺了我公司的一切业务,让我给他们去打工这是刚刚开辟出来,即将盈利的大市场,一年上百万的利润,就这么被一口吞掉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如果不配合他们,他们是可以去找别的知名度低的顾问的,那我对他们就没用了,他们还能放我 “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没水小河干嘛给你的待遇不会低的” 这句“谚语”,当时真给了我一点脸面算是为祖国做贡献吧,尽管我心里知道,这又将养肥几只硕鼠!但是,这是我自由的代价啊! 事后,我竟发现这句深入人心的“谚语”竟是瞎话——应该是“小河有水大河满,小河没水大河干”——大河的水是小河流汇过去的呀!人民富足了,国家才富强,西方民主社会就是这样;而中共颠倒是非的“谚语”竟能骗了几代大陆人——一味压榨搜刮人民,红产阶级打着国家的名义中饱私囊,给嗷嗷待哺的人民剔出点牙缝里的剩饭,这就是党的温暖 最后一课 我以为和司法局的干部签了“卖身契”之后,就该获释了,就这么傻等苦盼,盼来的竟然是一周后的海关提审——案子被踢回来重审了 海关那俩预审前后提了我三次,又重做了一遍口供期间见了一次领事,领事非常气愤,她以为上一轮外交斡旋很成功,布什总统的电话很见效,中方答应得好好的,没想到程式这么漫长可是气愤又有什么用啊共产党就这样明一套、暗一套,美国有奈它何当我告诉他,这儿应总统的要求改善人权,只不过是装修了一下牢房2平米不到的厕所,领事简直哭笑不得 一晃又是半个月牢里再没有一点儿新鲜事儿了,剩下的就是在思念亲人中煎熬和无聊地找乐了,以至我下决心不再看日期了——那张用牙膏粘在墙上的自制月历——晦气!看着它,多少次的失望有时候真有要急疯了的感觉,想跳起来把它撕个粉碎,但是表面上还得泰然自若,这是怎样的折磨! 这一天吃早饭,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月历,猛然想起:明天是感恩节了家里又要买火鸡了,女儿最爱吃了…… 我跟他们聊起了感恩节,“黑老大”问:“老方,美国也有意思,当年屠杀印第安人,抢了印第安人的土地,还过感恩节,感谢印第安人的帮助!” “黑老大”一当牢头,号儿里也不民主了,他还是很给我面子的,毕竟是我禅让给他的 我说:“大陆的教科书,甚至大陆的典籍都在咒骂美国屠杀印第安人,说美国的‘种族灭绝政策,来得更加凶残’可是你看看就这段话里讲的那些事的时间,比美国建国早了70来年在美国独立前,连国家雏形都没有,都是一些松散的欧洲殖民地,这期间欧洲殖民者和印第安人打了200多年,都归罪给美国 “美国是在反抗殖民的战争中独立起来的,是在消灭了奴隶制以后强大起来的共产党这么栽赃,手法比陷害法轮功还笨!” “黑老大”来了兴趣,看来都爱听真东西 我讲道:“这段历史,完全被中共歪曲了清教徒去北美洲前,欧洲就向美洲移民了美洲有300多个印第安部落,最大的部落才1万人他们处于朦昧阶段,部落之间老打仗,战胜的一方要把战败的部落全部杀光,谁割下敌人的头盖皮多,谁当酋长欧洲早期的殖民者被印第安人杀得大败,后来他们就用小礼品收买印第安部落的头儿欧洲各国为争殖民地在美洲打仗的时候,都有印第安部落为他们卖命 “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绝大多数印第安部落站在英国殖民者一边,他们玩命镇压反殖民的军队,还用他们的传统的方式先后屠杀了几千平民后来独立战争胜利了,美国独立了13个州,敌对的印第安部落被打跑了随即英、法、西三国联手反扑,绝大部份印第安部落被收买,充当殖民者的炮灰,结果美国疆域越打越大——这打下的是殖民者地,不是印第安人的领土,因为印第安部落是迁徙的,他们没有领土概念 “美国南北战争的时候,绝大多数印第安部落又站到了南方奴隶制那边,和北军决一死战,使北军腹背受敌,最终又被打溃了” “黑老大”问:“这就是美国种族屠杀的理由” 我笑了,“印第安人屠杀过美国平民,但是美国军队只是彻底剿灭那些叛乱部落的武装,逼他们投降,然后把他们迁徙到‘保留地’,这是屠杀吗甚至在剿灭他们武装的时候,也尽量不杀人,而是采用了围剿野牛,切断他们食物来源的方式,逼他们投降另外美军也吸纳了不少印第安人,所以根本不想灭绝这个种族印第安人愿意过土著生活,不愿意接受现代文明,那就去‘保留地’吧” 小刘说了几句耐人寻味的话:“现在中国大陆就是殖民地——西方马列主义的殖民地,中国的传统都被共产党毁得差不多了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拜祖宗,死了叫‘见列祖列宗去了’现代大陆,挂党魁的像,死了说见马克思去了,完全宗教化了这不是殖民是什么 “印第安人受了欧洲殖民者的小礼品,就甘心为他们卖命;中国大陆这儿,人们不也是为了眼前的实惠,维护着红产阶级欺压百姓吗 “黑老大”问:“老方,那感恩节到底怎么回事儿呢” 我说:“印第安部落里也有友善的300多年前,清教徒为了信仰自由到了美洲,得到了一个印第安部落的帮助,渡过了最苦难的时候,他们对这个部落感恩,这后来就发展成了感恩节现在感恩节只有美国和加拿大才过,那天要吃火鸡,吃火鸡前,人人都要说一段话,感谢一年中帮助自己最大的人一个知道感恩的民族,才可能强大” “什么解释解释” “一个人,不知道感恩,他恩将仇报,谁敢帮他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感恩节,也是美国塑造民族素质的方式” “中国也有‘感恩节’”小刘淡淡地说 “什么” “七一呀!” “黑老大”一拍巴掌,“对了,把咱整成这样,七一还给咱吃炖肉,咱得感恩啊!” 小刘说:“越是整你,你越得感恩!党打仗靠农民人海战术,一建国就把农民当奴隶,世世代代都拴在农村户口上,大饥荒饿死的4000万,农民还是‘主力军’!利用完工人,工人下岗;利用完红卫兵夺了司令部,看他们有碍稳定,一个上山下乡,就发配到穷乡僻壤;利用完知识份子,就打成右派,右派在牛棚里都得对党感恩!平反了,感恩!‘六四’屠杀学生,现在的学生课本,从里到外都是对党感恩……” “黑老大”说:“老毛也真绝,把老百姓整成这样,老百姓还把他当神,特别是农民” 小刘说:“猫吃辣子的典故,你们知道吗共产党内战胜利前夕,在西柏坡中共指挥部,毛泽东跟朱刘周任他们开玩笑,问他们怎么让猫吃辣子,大家都没辙老毛说他把辣子抹在猫的肛门上,刺激得它自己舔!历次运动,都像这个似的,你得自己认罪,主动接受党的改造……” “黑老大”说:“‘猫吃辣子’,这才是毛泽东思想!高!” 我说:“这就叫洗脑,英语叫brain wash,想把你洗成什么样,就能把你污染成什么样这是最残酷的整人,杀人不见血地彻底让你变态,人根本抵抗不了开始是强迫灌输,甚至让你知道他不对也得当成对,把没有人性的东西当成革命,后来就不用灌输了,因为已经把你洗脑成了没有主见的机器了,完全听主人的,主人的一切你都会认为是对的,都会去感恩——恐怖份子不就是这样文革的时候不就是这样毛泽东一句“文攻武卫”,全国武斗——那就是党搞恐怖主义,打死123万” “黑老大”走累了,示意我到前边去给大家讲,他坐我那儿歇会儿——可能只有我这个二板儿,有这个待遇,能溜跶一会儿牢头步 我溜跶着说:“大陆从幼稚园就开始给你洗脑,唱什么歌歌颂老毛、歌颂党,小学、中学、大学,影视、文学、文艺,特别是民歌和流行歌曲,洗脑无所不在,谁会去抵御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人,都在潜在地维护共产党,别看人们骂它,人们还是信他,要不为什么一说‘人权’,好多人都以为是反华呀一批‘法轮功’,多少老百姓跟着起哄啊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党骗了你无数次,关键时候,老百姓还是和党保持一致——这就是洗脑!老百姓都被洗成这样,公检法、军武特,被洗得更惨——越洗越革命,越革命,越觉得自己最清醒——这就是洗脑 “现在有多少人潜意识里还在对老毛感恩啊那就是对党感恩老毛迫害过每一个中国家庭,每一个中国人!有的直接整死了,有的吃苦受罪多少年,有的因为亲人被连累,就是没受这迫害的,你肯定是支持迫害别人去了——你的良知被迫害没了,这更可怕!你受教育的权利、知道真相的权利、讲话的权利、个人发展的权利、信仰的权利,等等人权,都被迫害掉了,都扭曲了!甚至你做人的权力都没了!哪一个大陆家庭没被党这么迫害过啊迫害你,还得感恩! “文革的时候,被批斗的右派向党感恩,痛哭流涕,观众越看越觉得批判得对!你看现在电视,监狱里被洗脑的法轮功,对党痛哭流涕地感恩,越播,老百姓越觉得批的对——这就是洗脑,把人洗得完全颠倒了是非 “洗脑是反人性的东西,因为人抵御不了这么洗脑在西方民主社会是不允许的,也是没有的只有共产党国家有、独裁国家有、恐怖主义国家有——完全用谎言在骗人善良的本性抗日、抗美援朝,党这些所谓的‘伟大业绩’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历次政治运动中,只要你跟党保持一致,保证是跟谎言保持一致!老百姓,一次次地被当枪使,越洗脑他越感恩” 我一口气讲了这么多,总算出了一口闷气!共产党竟然要接管我的生意,这跟没收我的资产有多大差别简直是党逼民反! “黑老大”玩笑道:“明天感恩节要是放了你,老方,你不感恩哪” “我只会向帮我的人感恩” 忽然牢门口零零作响——徐队拿着钥匙当铃铛晃 “又讲课呢方明”他说着开了锁,装腔作势地说:“放学了,你走吧”这是著名小说《最后一课》里的最后一句话,他用的也是小说中那老师悲凉无奈的语气又开玩笑了 我马上改为笑脸迎了过去,“徐队,又提谁呀” (下回预告:取保候审/负债累累) 附录: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