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感动中国的孩子们 能否感动中共?

 作者:亓毒     |      日期:2019-04-15 06:13:01
浙江在线1月13日报道 人们常说童年是天堂,但如果你的童年没有玩具、不能读书、没有朋友会是什么样子而这一切对于住在重庆九龙坡区白市驿镇九里村10岁的卢何来说却是现实的——她和“外婆”、“外公”住在一家别人废弃的养鸡房里,有时她还得用板车拉年近六旬的“外婆”出行 苦命女孩感动网友 近日,在各大网站论坛上,一篇图文并茂的《苦命女孩拉板车送外婆回家》,引来许多网友的关注帖子中称,一个小女孩拉着板车,送瘸腿外婆去看病女孩是外婆收养的,由于家境贫寒,女孩没能读书 “我也是无意中看见的,但却终生难忘”发帖人谢大伟称,自己是位军人“从那以后,女孩卢何的身影常常出现在脑海中,我想帮助她”但让谢大伟没有想到的是,小卢何能得到这么多网友的关心,甚至一位南美华人也通过电邮,向他询问卢何的近况 小卢何曾被遗弃在潼南 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一个破烂的砖房前,见到了小卢何卢何矮小的身材,与六七岁的小孩相仿,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10岁她的头发有些凌乱,围了个很大的红色围裙,正拿大锅铲,帮外婆煮饭 说起网络上的照片,外婆周秀珍解释,从去年6月份自己摔伤后,老伴何明勇就只能用板车将她拉到外面卖菜卢何则要负责外婆的穿衣、洗衣服等家务“那天我去看病,何明勇不在,卢何就来拉车了”周秀珍说,卢何是她和大女儿1998年在潼南捡到的,当时有张纸条写着她是1998年5月3日生之后,卢何就管周秀珍的大女儿叫妈妈 家里至今仍用煤油灯 6年前,周秀珍和丈夫何明勇到九里村给别人看鱼塘挣钱后来,鱼塘亏本没做了,又因为小女儿也嫁到附近村子,他们就没有回潼南“我大女儿在安徽,小女儿条件也很糟糕”周秀珍说,他们和卢何现在住的是以前别人养鸡的房子,后来捡来石棉瓦遮盖了屋顶,靠种1亩多的菜地为生 走进卢何家,屋里漆黑一片,他们用的还是煤油灯,昨下午,沙区供电局白市驿营业所工作人员赶到何家后,发现他们的房子实在太矮了,还到处漏水,从安全方面考虑根本不能安装电灯就连床上也没有一床完整的被子,都是一些零碎的衣服重重叠叠盖在一起 卢何一边搓着双手,一边笑说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写字、画画“我会写我自己的名字,这个铅笔是外公买给我的!”卢何高兴地拿着铅笔,在图画本上,歪歪斜斜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这个孩子太遭罪了,如果能送去读书就好了”邻居王友碧感叹“你想读书吗”听着这样的问话,卢何低着头,不敢看外婆外公,轻轻地说了一声:“想!” 最想孙女能上学读书 昨天上午,好心人为卢何送去了水彩笔、玩具熊、牛奶拿着生平第一个玩具,卢何爱不释手就是嚼着好心人送来的瓜子,她也总要将瓜壳嚼碎,吸干里面的味道 “其实我们尽量不让她干活,希望她能多认点字”外公何明勇叹了一口气说,卢何在真武村小学上了几个月的学前班,就没有再读书了“她外婆念过小学,平时都是外婆在教她” 半个月前,何明勇找了份洗猪圈的工作,每个月能有500元的收入但没成想到,1月3日,家里仅有的900元钱,也被小偷偷走了“我们一家最希望的就是送卢何上学,却无能为力”何明勇叹息道昨天下午,当记者将卢何的事情告诉九龙坡区教委时,区教委办公室副主任胡重实很震惊他表示,今天他们就将对此进行调查介于卢何的户口在潼南,他们会尽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上学 记者面对面》 “他们就是我的亲外公外婆” 记者:知道自己名字怎么来的吗 卢何:我爸爸姓卢,妈妈姓何,所以我叫卢何 记者:想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卢何:不想,我有妈妈,外婆外公对我很好,他们就是我的亲外婆,亲外公 记者:你去过动物园吗 卢何:那里是不是有大象,老虎呢那天军人叔叔给我拍照,是第一次照相 记者:你想读书吗以后想做什么卢何:我最想的就是读书,还想学画画,学算术长大孝顺外婆外公 记者手记》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看着小卢何抱着粉色的毛绒熊娃娃爱不释手,不禁感叹自己的童年如此美好孩子的天性,令大家在卢何的脸上看不到伤感,她一直都是那样甜蜜地笑着10岁,本应是孩子坐在温暖教室里的好时光,卢何却只能天天望着那条上学的路 然而,为了读书,小卢何没有放弃她天天照着外婆教的练字,做算术为了孙女,外公也没有放弃60岁的外公四处谋生,只要是自己能力所及,他就不会影响孙女的学习时间为了卢何,社会也没有放弃小卢何牵动着大家的心,而所有人的不放弃,就是为了不让任何一个孩子掉队(重庆时报) ********************************************** 【聚焦】山坞里的寄宿生(组图)      姐姐正帮着弟弟脱衣睡觉   6点不到,喔喔的公鸡叫声,把孩子从梦中催醒一个孩子说:“怎么公鸡叫了还没有太阳”   过了没多久,衢州市举村乡中心小学的起床铃声打破了山坞的宁静,两排宿舍依次亮起了灯,响起了同学之间的呼叫声、欢笑声孩子们有的在穿衣,有的在叠被子,两名值日搞卫生的学生,已经抬着马桶出去了我走出宿舍,看见屋顶的瓦片上已结了白白一层薄霜,老师说今天早晨的气温是2摄氏度水龙头前,不少同学一边叫着“冷啊”,“冷啊”,一边开始用冷水漱洗20分钟后,教室里已经响起读书声      睡觉前,女生还要再娱乐一下   乡中心小学在离衢州城60多公里的山坞里2004年,乡里的小学完成布局调整后,全乡11个村的孩子集中到中心小学就读全校143名学生有130多名在校寄宿,年龄最小的只有5周岁      老师夜间在宿舍查看   为了体验孩子们的生活,在老师安排下,我住进了一年级宿舍,成了当天学校第二位借宿者第一位借宿客是洋坑村62岁的朱达坤他是来给9岁的儿子送棉衣,因路程远又没车回家,只好和儿子睡在一起   晚上七点钟,山里更显宁静和寒冷晚自修一结束,孩子们有的飞快地跑进自己的寝室,有的跑进小卖部买零食吃宿舍里,一些女生在跳牛皮筋,一些男生在床上、地上嬉戏追逐,宁静的山村小学校又热闹起来      值日的学生,清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倒马桶   6岁的吴盛坤是一年级学生,他在五年级的姐姐照顾下也成了一名小寄宿生晚上,小盛坤突然肚子痛起来,姐姐去小店买了几块钱的药给弟弟吃后就让他睡了学校里,还有好多女孩带着弟弟、妹妹读书的,她们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帮弟弟妹妹穿衣、梳头、洗脸……      自己洗脸洗毛巾   晚上7点半,宿舍开始熄灯了,唯独我们这间宿舍没关灯,因为学校怕孩子小,晚上起床解手不便没过多久,值班老师进来检查,看看学生被子有没有盖好老师走后,一名男孩从棉被中钻出头来趴在床沿玩“溜溜球”,几个小女孩轻轻唱起了歌      看儿子的老父亲也来“体验”一下寄宿生活   9点多,孩子们都已进入梦乡我睡在硬板床上,整个晚上都迷迷糊糊的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几乎都是和衣而睡,邻床一个女孩因为感冒,一直咳嗽到天亮   学校的条件虽然艰苦,但从孩子们天真、乐观的脸上,我看到了山区的一份希望 *********************************** 乳汁喂泥巴,母爱情归何处   ——民工子女生存环境值得忧虑      “嘘!别闹,弟弟饿了,妈妈要给弟弟喂奶”      “别拦着我,我要给儿子喂奶,他饿了”   据东方网报道,1月8日傍晚,中山1名1岁半的男童溺死在距其住所不过20米,且没有任何警示标识和安全防护措施的煤场过滤池内年轻的母亲悲伤过度,拿起一块泥巴当作已溺水身亡的儿子,给“泥巴”喂奶而事发后,煤场老板一直没露面,只是通过中间人传话,称出于人道考虑,愿给何家3000元慰问金而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1月3日晚,一名2岁男童淹死在沙溪镇一建筑工地的下水井内   以上发生事故的两名儿童一名来自湖南郴州,一名来自河南,都是外来民工子女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吸引了大量的外来民工,他们为当地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然而,民工生存环境却一直得不到应有的改善这就使得广大中国农村和城市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边是得不到父母照顾和家庭温暖的农村留守儿童,一边是生存环境差、父母无暇照顾的城市民工子女尤其是在城市,由于条件复杂,每年象以上新闻报道那样被水、火或车祸事故夺去生命的儿童都不在少数,还有一些被拐卖这些人为事故的发生,使那些为了生计在外漂泊,原本就身心疲惫的民工再遭重创   母爱是伟大的在我们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在那些为求生存背井离乡民工心中,能够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好一点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是他们生活的动力如果失去了孩子,尤其是母亲,她们就失去了生活的目标、动力和希望   看到文中那位因为失去儿子而悲痛欲绝的年轻母亲,看到那份拿着泥巴当儿子哺乳的伟大母爱,作为天下儿女、父母,情何以堪都说儿女是母亲的心头肉,天下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过得好一点天下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平安长大天下有哪个父母不是看自己的儿女病痛时,宁愿病的痛的是自己当看到这个悲痛欲绝的母亲的相片时,我们,以及我们这个社会能给予的,应该不仅仅是同情   笔者不是法律专家,不想再去讨论究竟谁才是事故的主要承担者,也不想去讨论那位心如煤炭的煤炭老板应该赔多少钱,更无法统计我国的下水道、城市沟渠和工程隐患究竟夺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但笔者知道,倘若回到五六十年前,那个池子一定会有人装上防护网,一定不会有人去盗窃那些下水道井盖,甚至那些不平的路也一定会有人默默无闻地把它填平了   如今,经济发展了,人情冷漠了,人群分化了,矛盾对立了,只有那份至真至纯的母爱,不会随着人情日趋冷漠、矛盾的日渐对立而泯灭,并且还在不断地提醒人们,提醒社会,爱心和社会责任感才是和谐社会的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