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卖国 张学良飞机大炮几百亿黄金拱手送日本(组图)

 作者:门邝岿     |      日期:2019-06-01 03:12:00
中共党媒曾披露,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撤出东北后,其亿万家产落入日军手中阿波罗网根据党媒披露的数据计算,张家落入日军手中的财富,仅金条价值就相当于今天的36亿美元(约250亿人民币),是日军抢劫当地中国银行储银价值的6倍而其家族其它财宝和不动产更无法计量中共体制内敢言杂志《炎黄春秋》曾刊文披露,张学良多次坦承认当年的“不抵抗”命令是他自己下的,与蒋介石无关 1931年9月,日军占领沈阳,缴获飞机262架,各种炮3091门,而1937年9月,整个中国才有290架飞机而1941年,中国远征军为了一门炮,死亡几十人,英国人笑话说,中国人撤退的时候,先撤退炮,后撤退人 张学良撤出东北,百亿家产落入日本手中 据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视日报》所列财产表显示,北洋时期,71个官僚军阀要人私产总额高达6.3亿元,而张作霖个人独占5000万元张学良晚年在口述历史时也说道:“你要知道我在东北的家产有多大,我没讲过我在那个时候的钱,虽然不能说称亿吧,反正我有五六千万家产” 然而,九一八事变之后,关东军于事变次日占领了帅府,日本发布将张学良的财产包括房产以及各种资产全部作为逆产加以没收,张家在东北的财产自此损失殆尽 日本侵略军装甲部队侵入沈阳市 据《中国档案精粹·辽宁卷》记载:1931年9月19日,日军占领沈阳后,便大肆进行烧杀抢掠,城内机关衙署、官邸私宅,均在洗劫之内张学良官邸(大帅府)被占据后,搜出黄金八万条,运往东京,每条重二斤,记256万两,价值华币二亿六千万元 另据中共党媒中国网报道,日军占领沈阳后,“中国银行的4000万两白银被掠劫” 阿波罗网记者计算,按照2016年12月黄金价格,1克黄金价值人民币260元左右,相当于约37.5美元,而黄金白银的“两”一直沿用中国古代的重量单位,约合37.3克,这样算来,一两黄金相当于约1400美元类似的,1克白银价值人民币3.8元左右,一两白银相当于约20美元如此算来,张学良家产,仅黄金一项就价值约36亿美元而沈阳的中国银行的白银,仅仅价值6亿美元,是张家黄金价值的六分之一 张家富可敌国 另外,东北元老陈觉先生于九一八事变第二年写就的《九·一八国难痛史》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张副司令(即张学良)行辕十九日前六时十分,被日军包围,故大元帅之五夫人等率领家属由卫队保护出走小南关天主教堂暂避所有张副司令私邸一切贵重物品,均被日军夜间用载重汽车运走二十年来之珍藏抢掠一空……” 除了被抢走的黄金、珠宝、古玩等贵重物品外,张家在东北还有大量不动产: 【房产】据1949年沈阳市房产局户籍科的不完全统计,仅沈阳市内的张家房产就有楼房10余处,平房409间如位于沈阳市沈河区的帅府建筑群,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现在归沈阳市物资集团和沈阳市安全局使用的张作霖五夫人和六夫人的两栋别墅、北陵别墅以及大连老虎滩、汤岗子消夏别墅等此外,张作霖在北京、天津也有不少房产如北京著名的顺承王府以及天津的张作霖四夫人许澍旸公馆等 【地产】张作霖在北镇、黑山、通辽、辽河岸边、黑龙江一面坡等地共有生荒、熟地约420万垧“垧”是东北方言,一垧就是一公顷,也就是说张作霖在东北有地420万公顷上世纪20年代,东北土地的市价每垧均在50元以上,以最低50元计算,这420万垧土地即价值二亿一千多万元这些土地都租种给农民,当时地租一般每垧1石至2石如果按1.5石计算,张作霖的这420万垧地每年可收租630万石每石合460斤,630万石即289800万斤 【实业】张家在东北各地开设了三畲连锁商号,行业涉及粮栈、油坊、典当行、军需品等,分布范围则遍布东三省,大大小小有几十家之多另外,张作霖还先后以自己或张学良的名义投资煤矿9处,金、锰、铁等矿物公司10处,投资或入股的纱厂、轮船公司等工商企业有16家同时,张作霖还在奉天、吉林等地开办银行、钱庄等,不仅可以控制东北货币的上市和流通,还可以单独印制钞票 炎黄春秋:张学良承认不敌抗命令是他下的,与蒋介石无关 中共体制内敢言杂志《炎黄春秋》曾发文披露,张学良多次公开承认,当年“九一八事变”的不敌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和蒋介石无关 文章说,有关“九一八事变”时不抵抗政策,中国多年来都流传说:是蒋介石下令让张学良不抵抗的,但后来又把不抵抗的责任都归到张学良头上张学良替蒋介石背了黑锅现在中国的史学界正在对此进行澄清下面专门介绍张学良晚年对此问题的说法 张学良晚年多次谈及“九一八事变”时的不抵抗责任问题他反复说明,“九一八事变”时下令不抵抗者,是他自己,而不是国民中央政府他是在获得自由的情况下谈这一问题的 日本广播协会1990年采访张学良时,张学良说:“九一八事变”时,“我认为日本利用军事行动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我希望这个事件能和平解决……我对‘九一八事变’判断错了”“是我自己不想扩大事件,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当时没想到日本人会大规模地进攻,所以判断,不可乘日本军部的挑衅而扩大事件”“到现在有很多学者认为是国民中央政府下达过不抵抗指示”“中央不负责任所以,我不能把‘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的责任推卸给中央政府” 张学良1991年5月28日在纽约曼哈顿中城贝公馆接受纽约东北同乡会会长徐松林偕老报人李勇等八人访谈时,有人提问:“大陆拍摄的电影《西安事变》说:蒋介石下手谕,令你对日本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究竟有没有这道手谕呢”张学良立即回答:“是我们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的我当时判断日本人不会占领全中国,我没认清他们的侵略意图,所以尽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给他们扩大战事的藉口‘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我下的指令,与蒋介石无关” 张学良不止一次谈及“九一八事变”时不抵抗问题,他都是这样说的他不仅公开答记者问如是说,即在私下对他所信任的人也同样是这样讲的有文章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蒋介石曾给张学良十余件电报函件,令其不抵抗张学良的部下王卓如、阎宝航建议他将这些电报妥为保存后来张氏夫人于凤至让张学良赴欧考察时,特地保存在伦敦汇丰银行保险柜中因为有这些函电,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夫人于凤至即以此威胁,使国民中央政府和蒋介石不敢加害张学良但有的学者指出:阎宝航、王卓如晚年均在大陆,也写过有关张学良的文章,但均未提及将不抵抗命令原件存于汇丰银行这样的大事 据为张学良所信任,替张氏记录口述历史的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工作人员张之宇记载:“张氏曾自疚,告诉笔者:我是封疆大吏,中东路,‘九一八事变’,对苏、日关系,平时我有自主权,不能说有了事,就推卸责任外间传说我有蒋介石)先生不抵抗手谕存在于凤至手中,是扯谈于凤至不是那种人”张学良说:是我的责任,不能诿过他人 著名华人历史学者唐德刚应张学良之邀,为他录载他的口述历史唐记载了张学良回答他询问“九一八事变”不抵抗问题的一段谈话张学良与唐德刚谈话记录中,对“不抵抗命令”有如下一段记述:“我要郑重地声明,就是关于不抵抗的事情,‘九一八事变’不抵抗,不但书里这样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这是中央的命令,来替我洗刷不是这样的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张学良说:“那个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我下的所谓不抵抗命令,是指你不要跟他冲突,他来挑衅,你离开他,躲开他”他解释当时他为什么下令不抵抗:因为过去对日本的挑衅,一直“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当时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东北那么大的事情,我没把日本人的情形看明白,……我就没想到日本敢那么样来(指用武力侵占整个东北),我对这件事情,事前未料到,情报也不够,我作为一个封疆大吏,我要负这个责任”张学良说明:“这就是我给你的解释不抵抗,不能把这个诿过于中央” 唐德刚说:“我们听了五十多年了,都是这个说法呢,都说是蒋公给你的指令呢!”“……都说蒋公打电报给你,说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民族国家于不顾又说你拿着个皮包,把电报稿随时放在身上”唐德刚探询地问张学良张学良回答说:“瞎说,瞎说,没有这事情我这个人说话,咱得正经说话这种事情,我不能诿过于他人这是事实,我要声明的最要紧的就是这一点这个事不是人家的事情,是我自个儿的事情,是我的责任” 张学良:“我比西门庆偷情五要件,还多一件” 2016年1月18日,铁马冰河W的博客发表题为《张学良自曝情史混乱曾拥十一姘妇》的文章,披露张学良糜烂情史 文章称,在16岁时,尚处于“小鲜肉”时期的张学良,便由其父张作霖包办,同辽源富商于文斗的千金,大他三岁的于凤至小姐喜结良缘,早婚做了少年新郎于家出手豪阔,据说给于凤至的陪嫁是一家票号(银行)张、于婚后育有三子一女四个孩子 张学良原配夫人于凤至(网络图片) 1926年4月,直奉大战爆发后,张学良跟随奉军退守天津,在天津期间,他依旧改不了世家子弟的潇洒做派,左搂右抱,夜夜笙歌 一次,天津大华饭店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舞会,张学良在舞会上和天津达官显贵赵庆华之女、绮年玉貌的赵四小姐(赵一荻)一见钟情,从此长相厮守 赵四小姐(赵一荻)艺术照 文章说,张学良有了于凤至、赵四两个如花似玉、温婉贤淑的女人,似乎并无靥足,纨绔子弟的劣性让他刹不住车,他挥金如土,吃、喝、嫖、赌、抽,无一不来,无一不精 据说早年的他就已染上毒瘾,后来想尽办法都戒不掉,直到后来在欧洲求医时巧遇一德国医生,在他的帮助与医治下,这才彻底戒掉毒瘾 至90高龄时,张学良回顾自己跌宕起伏且风花雪月的一生,毫不掩饰地说:“我这一辈子,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玩过,应该没有遗憾了” 《张学良口述历史》一书中以张的口吻如此写道“他自己说‘在两个地方一定能找到我,一是妓馆,一是赌场’”在这本口述历史中,张学良坦然承认自己有11位情妇,其中不乏闻名遐迩之良人,也有唱戏的名角,更不乏既卖艺、又卖身的烟花女子,至于那些发生过一夜情、用后即弃的女人则数不胜数,甚至有些连长啥样都记不住了他在自叙中坦承和自己的表嫂上过床,而那倒霉的表兄在张作霖手下做事他毫不掩饰地说自己经常与部下的姐妹甚至妻子鬼混,和众多有夫之妇玩暧昧或直接勾引玩弄,始乱终弃甚至有部下不堪受辱、却敢怒不敢言、只得愤而剃发出家的事发生过,其风流史冠绝古今,让人瞠目结舌 文章最后总结,正如他自己所说:“我比西门庆偷情五要件,还多一件:我有权势”!那么多名门闺秀、演艺明星、小家碧玉甚至花街魁首都为他如痴如狂,不惜以身相许,与其说是他生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还不如说他手握重权,手中多金权势比魅力更具吸引力,这才使得女人们对他趋之若鹜,在这点上他倒是颇为清醒,乃至一语中的 【相关报道:张学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