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呼声高 推进"时间窗"见仁见智

 作者:端鸲鸡     |      日期:2017-11-02 10:12:36
* 中国应尽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并放宽金融准入 * 选择合适时间窗很重要,专家和官员见仁见智 * 地方性中小金融机构交由地方政府监管 作者 沈燕 路透北京1月11日电---中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而要化解融资难、融资贵困境,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放宽金融准入势在必行,并有专家建言将地方性中小金融机构交由地方政府监管.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周三在北京举办的"金融体制改革"论坛上,与会的专家和官员对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达成共识,但在时间窗的选择上见仁见智. "(改革)重点是要有理念.再有就是要抓住有限的时间窗口.我们上一轮改革抓住了很好的时间点...有一些时间窗口是一下就过去了,并不是永远在那儿等着,"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称. 他指出,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是一个大的方向,但对金融业的冲击是比较大的,国内金融业没有经历过几个重大的考验,第一个就是利率市场化. 从国际经验来看,研究市场化利率来看,多数国家是息差收窄的.中国出现这种趋势的可能性也很大.但张健华指出,还有一种不确定性,就是资源配比,供给到底够不够? "如果中央银行控制流动性控制得比较好一些,全社会的流动性不搞那麽大,资金还是短缺,在资金属於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大家知道是卖方定价,我们的资金提供方有定价权,它反倒把息差扩大了."他明确表态,其观点仅出於学术研究的角度,而不代表央行. 本周初,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回答热点问题时说,中国利率市场化始终都在推进,思路上没有太大障碍,具体操作上主要是要考虑顺序安排和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 但他也提到,因国内外利差缺口的存在,目前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时机还不是太好.而刚刚结束的五年一次的中国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亦未有明确提及"利率市场化"的字眼,令市场感到失望. **改革"时间窗"很重要** 无论是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抑或眼下仍在发酵的欧债危机,中国经济均呈现出风景这边独好的特点,这与中国此前推进的金融领域的改革,大量剥离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并进行股份制改革等一系列大幅提升中国金融机构体能的改革功不可没. "应该说五年来、十年来金融改革取得的巨大的成效为这次抵御金融危机的冲击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以前的改革,我们这次遇到这麽大的危机,是不可能应对的...我们利用了很好的时间窗口,时间窗口非常重要."张健华指出. 他提到,虽然中国的金融业很好,有很低的不良贷款率和很高的拨备率,但中国的金融业是没有经历过几个重大的考验,包括利率市场化,资本账户开放问题以及经济周期的影响. "现在几乎是中央银行把全社会的汇率风险承担起来了,但近期出现了比较好的趋势,汇率出现了双向波动,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时间窗口,我们很多改革措施适当的可以推一下,选择性就大一些,"他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的副部长魏加宁也称,在这一轮银行货币政策调控的过程中,央行不断地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另一方面又压住利率,使得利率基本上是负的.在这种情况下,把大量的资金从正规的金融体系中挤到了非正规金融体系,金融秩序出现了一定的混乱. "这次是乱在非正规的金融体系,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负利率导致价值扭曲、导致资源配置出现问题.所以应当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步伐,包括房地产泡沫、地方平台的问题、民间借贷的问题,实际上都和利率没有市场化有很大的关系,"他说. **放权给地方** 中国去年出台的民间投资新36条提出允许民间资金进入金融领域,今年金融工作会议亦再次重申要"切实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参与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改制和增资扩股". 但政策面"雷声大,雨点小",民间金融"阳光化"一直难以推进,而主要瓶颈就在於如何监管.与会专家们建言,要把对区域性的小型金融机构监管的责任交给地方政府,建立地方性金融监管机构. "在业务上可以归银监会指导,但责任在地方政府.如果出了问题,有了大量的坏帐,就要打板子、打屁股,打地方政府的'屁股',"参加了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现全国经济委员会的副主任郑新立称. 魏加宁亦持同样看法.他指出,要把地方中小型的金融机构包括非银行的金融机构,把他们的监管职责赋予给地方政府,否则只有发展的动力,没有监管的责任. "把监管责任放给地方也有一个道理,它即使出事儿,地方的金融机构、典当行即使出事儿也是在局部,不会造成全国性的系统性风险,"他说. 郑新立指出,民营经济进入金融领域,兴办各类股份制的小型金融机构,包括贷款公司、村镇银行和资金互助社等等,"兴办区域型的小型金融机构将是未来几年中国金融领域改革最富有特色的事情."(完) --审校 乔艳红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