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称对通胀不能掉以轻心 货币政策空间大--财新

 作者:密哑厩     |      日期:2017-07-01 11:28:06
* 2012年通胀压力或略减,但仍不能掉以轻心 * 货币政策调整空间一直都是比较大 * 人民币汇率离均衡水平越来越近,未来汇率浮动区间会扩大 * 中国离资本项目可兑换目标已不远 * 利率市场化始终在推进,具体操作要考虑顺序安排和国内外经济形势 路透上海12月31日电---财新网周六引述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称,2012物价形势将有所好转,但对於抑制物价上涨过快也不能放松,还需合理管理通胀预期;至目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可松可紧,货币政策调整空间一直比较大. 财新网刊登的对周小川专访并表示,经过几年的渐进调整,人民币汇率离均衡水平越来越近.从未来方向上讲,汇率浮动区间会扩大. 对货币政策调控方面,周小川认为,国际经济形势瞬息万变,发展态势目前看不太准.从国内经济来看,2012年中国自身经济的增长能量还是很大.在物价形势有所好转的情况下,对抑制通胀的紧迫性不像2011年年初那麽高. "总体来说,要做好外部环境比较差的打算;同时对於抑制物价上涨过快也不能放松,还需要合理管理通胀预期;结构调整方面任务也还比较艰巨.宏观政策对这些问题都还需要作出权衡."他指出. 他预计,"从2011年设定的全年累计通胀目标为4%左右来看,应该说今年可能较难实现,最终会在5%左右." 中国11月CPI增幅连续第四个月回落至4.2%,笼罩经济逾一年之久的通胀阴霾终於渐行渐远,1-11月同比上涨5.5%. 对於今年货币政策效果,周小川表示,使用数量工具和价格工具的频率和力度不一样,如果只看调整次数,数量工具使用频率略高.但需要看不同工具所产生的不同力度的调整效果.要对现有流动性存量基数有一个估计,才能判断政策调整力度是否合适. 由於有国际收支顺差,就要有数量型对冲,对冲到一定程度才是中性的,也就是要从量上区分数量紧缩、数量中性,还是数量宽松.中国货币政策政策调整空间一直都比较大.政策的权衡主要是在宏观调控目标本身,比如是较多追求高就业还是较多追求低通胀,需要反复琢磨追求一个平衡的目标.另外未来的不确定性也会影响政策目标的变化. "事实上,只要政策目标确定,在货币政策的工具使用上,空间一直比较大,流动性放松或收紧,价格调高或调低都有办法."他指出. 周小川表示,在宏观调控过程中,也有房地产业走势对国民经济影响等不确定因素,但尚未有积累很多的经验和数据.另外,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政策要有逆周期调整作用,大多数都已纳入到了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通俗地说就是,不景气了就松一点,通胀高了就紧一点,进行适时的逆周期调整. 此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称,2012年经济社会发展要突出把握好"稳中求进"的总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汇率改革仍坚持"三性",总体向好** 对於今年国际压力相对宽松,人民币汇率策略会不会调整的提问,周小川指出,中国一直把主动性、渐进性、可控性作为政策方针.经过几年渐进调整,人民币汇率离均衡水平越来越近,最後也就差点时间即可达到目标,再调整策略的政策成本可能会更大. 他指出,判断汇率水平是否均衡,国际上目前比较通行的依据主要是国际收支中经常项目平衡的情况.从经常项目平衡的角度看,人民币汇率水平在过去几年间向均衡点明显靠拢了. 在继外汇占款连续下降後,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构成来源--银行代客结售汇11月为逆差8亿美元,这也是2010年初有数据纪录以来首次出现逆差.考虑到当月中国仍为贸易顺差及外商投资继续流入,且金融机构同期的外汇存款未同步放大,显示国际资本正通过其他渠道流出中国. 周小川认为,对於汇率改革而言,人民币越是接近均衡水平,改革遇到的困难就会越小.随着浮动区间进一步扩大,管制减少,创造人民币最终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条件就会越来越具备.事实上,在汇改形势方面,除了一些国际上政治方面的影响,总的是向好的方向发展. 至于近期询价交易市场频繁出现的人民币兑美元盘中频繁触及交易区间下限问题,他表示,人民币"跌停板"这个概念是不对的.当触及浮动区间的上限或下限时,意味着央行入市作为买方或卖方,使市场上还有充足的美元或人民币供应,而不是停止交易. 另外,上述情况的出现也与技术上的安排有关,这涉及中间价形成和央行买卖外汇的具体安排,其内容都是可以改革完善的.从未来方向上讲,汇率浮动区间会扩大.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周五追随中间价收创05年汇改来新高,并攻破6.30关口,收报在6.2940元,今年累计上涨4.7%. 周小川指出,人民币汇率接近均衡水平的时候,就会出现双向预期,同时也会有双向波动.这正是改革要追求的目标.不过确实达到这样一个状态,可能还要再花一些时间,当前外汇市场的运动方向主要还是和外部环境有关. 他解释说,在外商直接投资(FDI)方面,欧美过去很多在华投资都是分红不汇出,甚至不分红作为未分配利润留存.但如果所在国母公司资金形势紧张,就会加大利润汇出.国内因素方面,对外投资积极性最近上升快、贸易融资条件发生变化企业推迟结汇等因素,都会使外汇供求出现阶段性变化. 当然也有个别逃避管制、用非真实的贸易背景来套汇现象.因此香港海外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市场转换了方向,其套利机制比较灵活,套利方向有反复应是正常. **离资本项目可兑换目标已不远** 对於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问题,周小川指出,就中国的情况而言,制定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政策目标时有三个原则需要考虑,一是有必要对私人和公共债务实行宏观审慎性管理,防止出现大的货币错配.二是有必要对金融跨境交易进行必要的监控.目前,有三个方面的监控是国际上认可并形成共识的:反洗钱、反恐融资和防范过度使用避税天堂.三是有必要对短期投机性跨境资本流动进行适当的管理. 他指出,扣除上述因素,对照IMF提出的关於资本项目可兑换的40个子项来衡量,"其实我们距离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目标,现在已经不太远了." 但他表示,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主要困难还有两条,一是政府对企业和居民部门海外投资的关切和担忧比较多,为防止其因知识不足带来的损失,在这方面尚存在父爱式的管制.这方面应有所调整. 另一个管制是针对外国资本到国内筹资的问题.目前境外机构到境内发人民币债融资已经被允许了,但发行股票融资还不行.不过证监会已在抓紧研究,总的趋势是要逐步放开.这样来看,中国离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差距就不太大了. **利率市场化一直在推进** 财新报导称,今年以来,利率市场化的呼声很高."影子银行"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形成了变相的利率市场化.对此,周小川认为,利率市场化始终都在推进,思路上没有太大障碍,具体操作上主要是要考虑顺序安排和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 从顺序上讲,首先是通过改革,使得金融机构实现硬约束,市场主体竞争行为端正後,价格放开问题就不太大.应该说随着2010年的股份制改革和成功上市,金融机构的软约束和公平竞争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利率市场化改革有条件进一步推进. 不过从国际国内形势比较的角度看,这次金融危机以後,内外压力不同,中国保持了较高的增长率,而国际上一些发达国家是零利率,在利率缺口太大的情况下推进利率市场化就会出现一些特殊问题,像巴西就很痛苦,因为其国内外利差更大. 对於民间借贷中存在利率高的问题,有两种情况需要关注:一是一般的、普遍性的问题,即基於熟人社会的合同关系的民间借贷,它获取信息的渠道和正规金融不一样,承担风险也比较大,利率高一些也正常.另一种是个别情况.有些地方投资过大或投机偏多导致资金需求强烈,甚至有把融资当成赌博工具的情况. 从全国来讲,不管利率放不放开,这两种情况都会继续存在.至于银行理财问题,又有一定的特殊性.它实质上是一种跨业经营,一方面允许跨业,另一方面又有一些政策限制,理财市场就出现了一些政策套利的活动. 当然上述情况与宏观供求环境有一定关系即市场有相应的需求,供给上不能充分满足.为此要关注个别非正当行为对整个市场秩序的影响. 对於持续增加的外汇储备是否会对央行货币政策执行造成压力,周小川认为,与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仍属可以接受范围.所谓对央行的压力,即储备过量积累後吐出了过多货币,需要对冲掉一部分.事实上,这是个政策选择问题,既然选择了渐进式汇率改革,就要承受这种压力. 他强调说,中国经济很难快速调整到主要依靠内需来发展,仍然需依赖出口增长、依赖一定的外需.所以要麽汇率调整多一点,要麽结构调整特别有效,否则这个基本面没法立即改变,对冲还是必须要做的. "不过对冲操作主要针对的仍然是基本面带来的外汇流入,包括贸易顺差和FDI,当然还包括居民汇款、收益项下的资金,绝大部分对冲都是针对这些的.那种认为只是热钱导致货币政策对冲压力、如果对冲不足就会导致通货膨胀的说法,实际上把基本面上最主要的东西给忽略了."他表示. 至于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周小川表示这主要取决於被市场接受的程度.影响因素包括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宏观经济增长的持续性和稳定性等等.(完) --发稿 李宏薇; 审校 林高丽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