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借外资"东风"开拓高新领域 步步为营"调结构"

 作者:蔺侬     |      日期:2017-11-03 17:11:29
* 高端制造业是鼓励外商投资的重点领域 * 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领域亦有调整 * 借力外资进军高新技术领域,实现产业结构调整 * 政策导向明确,完善投资环境更关键 作者 沈燕/李然/苏丹 路透北京12月29日电---调结构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重中之重.最新公布的外商投资指导目录扩大鼓励类范围,减少限制类和禁止类条目,即凸显中国欲借外资"东风"进军高新技术领域,实现从"世界加工厂"向"世界工厂"转型的渴望. 相较五年前的旧版本,将於明年1月30日起施行的外商投资新目录无疑体现出更强的政策导向性.其中明确高端制造业为鼓励外商投资的重点领域,服务业和战略新兴产业方面亦有调整. "目前国外先进技术一直没有大规模进入中国.美国不愿意向中国出口技术,主要是担心(知识产权),"中国战略型民间智库安邦咨询研究员杨志荣称,"但如果直接投资的话,问题没那麽大,企业可以自己管制技术.而这方面,外商更倾向於独资,而非与中国企业合资." 他认为,这次投资目录调整,跟之前中国政府呼吁美国对中国技术出口,是一脉相承的,没有意外;加之美国最近进行的"再工业化",号召制造业从海外回流本土,这个时候如果中国不更加开放的话,可能机会更少了. 发改委的新闻稿亦称,新目录紧紧围绕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这一主线,重点强调优化外资结构,推动产业升级.促进外商投资使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 "中国在市场准入方面的范围在扩大,鼓励更多的外资进入,同时配合中国产业政策调整的大方向,希望吸引更多外资投向高端制造业和技术领域,起到技术外溢的效果,"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建平表示. 此外,加快开放服务领域也是中国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内容,因为中国在制造业是顺差,而在服务领域一直是逆差,劣势明显,因此希望更多外资投资服务领域. **借外资进军高端领域** 无论是经济总量,吸引外资抑或贸易总量,中国均为全球第二,但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中,身处产业链低端的中国,因此获取的利润却不高.缺乏核心竞争力以及产业结构调整推进迟缓,无疑是重要原因. 杨志荣就表示,此次目录调整思路体现三个方面,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和环境保护.比如新增加的纺织等领域,都是针对高端制造,而不是低端领域.对汽车整车制造和多晶硅产业投资的限制,主要是因为中国在这些方面已经出现产能过剩. "此外,将煤化工投资从鼓励名单上删除的原因,一是该产业大量耗水耗能,另外现在国内有几家大公司已经进入,没必要让太多(外资)进去玩,没什麽意思."杨志荣称. 新的外商投资目录明确指出,考虑汽车产业健康发展的要求,将汽车整车制造条目从鼓励类中删除;并将多晶硅、煤化工等条目从鼓励类删除,以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盲目重复建设;鼓励类中增加纺织、化工、机械制造等领域新产品、新技术条目;并鼓励外商投资循环经济,鼓励类增加了废旧电器电子产品、机电设备、电池回收处理条目. 而为促进服务业发展,将外商投资医疗机构、金融租赁公司等从限制类调整为允许类;并鼓励外资投向战略新兴产业,新增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机动车充电站等鼓励类条目. 上海某券商的汽车行业分析师称,国家把新能源汽车放在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予以政策支持,希望在这个新兴领域中能够实现"弯道超车",占领未来全球汽车产业的制高点.但电池、电机、电控等占据整车成本七成以上的关键零部件长期依赖进口,吸收引进国外先进技术或是必经之路. "就整车来说,大企业能进来的也都进来了.外国企业你进来不带技术带车型,这不是来抢自主品牌的市场嘛,所以国家接下来要求核心技术的引进,像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该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称. "你如果看重这块市场,那就把技术带来,"他说. 中国已於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但合资车厂引进车型销量仍要好於自主品牌.从中汽协数据上看,今年前11个月乘用车销售1,310.36万辆,同比增速放缓至5.26%,其中自主品牌销售552.35万辆,同比下降了2.34%,市占率较上年同期下降3.28个百分点至42.15%. **政策导向虽明确,完善环境更关键** 尽管眼下的欧债危机,以及经济增速的放缓,流入中国的外资出现回流.但对於坐拥3.2万亿美元外储,稳导一哥地位的中国而言,显然更注重引资质量. 中国11月外商直接投资(FDI)同比下降9.76%,为28个月来首次下滑,其中美国对华投资降幅明显;同时1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录得数据正式公布以来的首次逆差,也表明国际资本正通过其他渠道流出中国. 但商务部发言人表示,某个月FDI的增长或下降并不代表趋势,随着中国吸引外资政策及经济环境的不断完善,中国吸引外资的长期优势正在形成. 不过,对於已经渡过外汇匮乏时代的中国,要吸引外资投向高端制造业,达到政策预期的目标,完善相关投资和法治环境无疑是关键.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马宇就表示,对於一个越来越开放,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的国家而言,企业尤其是涉及外商的投资通常会很谨慎,其市场化的调查往往会比政府机关来的更有效率.而对於是鼓励还是限制的产业,企业在投资前都会依据市场化的原则去作评判. 他认为,中国更应该从法律环境上去完善和规范,比如要求企业投资的产业必须符合环保标准,企业在投资前自然会先了解中国相关法律,在取得合法手续和资格後才会进行下一步投资,而一部产业投资指导目录,既没有法律的高度,也没有法律的严肃性,其在实际工作中对外资指导意义并不大. "归根到底是指导思想上有问题,总以为政府的规划要比企业自主的行为更高明,与其通过这种审批权利来约束企业,不如更多借助完善的法律去规范企业."他称.(完) --审校 乔艳红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