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外流显现 中国央行需要为货币政策制订新路线

 作者:令狐嫩     |      日期:2017-12-03 15:30:22
记者 药朝清 编译 李春喜/丁琦 路透北京12月28日电---中国经济多年来一直处於大量资金流入的波峰,但随着全球经增长放缓,这股增加货币供应的大潮可能要逆转方向. 过去两个月中国已经出现资本外流迹象.如果这股势头持续下去,那麽中国人民银行面临的挑战将是维持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不大幅下滑. 这对於习惯应对资本流入而缺乏处理资本流出经验的决策者将是不小的挑战.自2005年7月以来,中国月均流入资本2,560亿元人民币(405亿美元). "我认为,这预示着货币政策环境即将发生重大改变,由巨额'双顺差'转向一个更加平衡的外部形势,"华创证券分析师华中炜告诉路透. 他还称,"因此,人行被动地向经济释放流动性的局面将发生改变,它可能要转为主动向经济供应货币." 最可能采取的操作办法,就是降低去年一路升高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该工具曾被用来吸收资本流入产生的过多流动性. 自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人行把存款准备金率上调600个基点至21.5%的纪录高位,从中国经济中吸收了大约4万亿元人民币. 在此期间,人行正竭力降低货币供应量增速.2009年末货币供应量增速曾接近30%,该水平可能造成严重通胀风险.国际分析师认为中国人行的货币供应量增速目标可能为12-14%的水平. **弥补办法** 根据人行的外汇数据,10月和11月的资本外流量为83亿美元,而释放银行储备金显然是弥补资金外流的一个办法.人行在11月30日把存款准备金率调低50个基点,这预计会向银行系统释放3,500亿元人民币资金. 短期内中国资本外流现象可能仍会持续,因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损害冒险意愿,使投资者寻求避险. 11月中国外商直接投资较上年同期下滑9.8%,至88亿美元,这是28个月来首次下滑,因来自美国和欧洲的资金流入暂缓. 通过调降存款准备金率的方式来注入流动性,好处是可在名义上不改变已宣布的货币政策立场的同时,弥补资本外流的缺口. 2011年以来,中国平均通胀率较4%的官方目标高出1.5个百分点,零售销售增幅高达17%,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上述做法就尤为重要. 虽然人行在11月份三年来首次调降银行存准率後,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这表明其转向了更加宽松的政策立场,但人行坚称,将在2012年维持审慎货币政策. **建立资金池子**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提出建立一个资金"池子"以吸收热钱的设想.分析师称,这表明其一直有意将提高存准率所吸收的资金循环利用起来,以缓冲经济增长放缓. "现在是时候将钱从池子中放出了,"华创证券的华中炜表示. 路透本月稍早对民间部门分析师的一项调查显示,明年年底前人行料将累计调降存准率200个基点,但不会降息,除非经济突然遭到冲击. 外界普遍预计,存准率将很快再度下调,因在1月23日开始的中国农历新年之前,对银行流动性的需求上升. 另一个与流动性有关的方面是,明年1-3月,月均到期央票规模料将萎缩至650亿元人民币,而2011年为月均2,225亿元. 中国通胀年率一直高於3.5%的一年期存款利率,银行存款实际回报率仍为负,这损害了储户的利益. **选择高利贷的无奈** 不少小企业主表示,过去两年的信贷紧缩政策,使其被迫寻求高利贷融资. 分析师预计,人行2012年的新增贷款目标料为8-9万亿元人民币,高於今年估计为7.5万亿元的目标,旨在保持宽松的信贷环境,并表明愿考虑放松目前在75%的贷存比率限制. 很多市场人士认为,中国近来一直在进行汇率方面的调整.这种做法可能引发国际关系方面的问题,因全球很多政界人士都认为中国压低人民币汇率以扶持出口. 分析师预计,如果中国选择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以应对不断加剧的欧洲债务危机的话,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步伐将从今年的4%放缓至3%左右,大部分升势将出现在明年下半年.欧洲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预计,到2012年底,人行将把存准率调降至18%,以实现广义货币供应M2增长14%,他表示,该水准与8-9%的经济增长率相适应. 彭文生表示,2012年外汇占款增量或从今年估计的3万亿元下降一半,至1.5万亿元,表明人行需要大幅放宽信贷,以弥补货币基础的下滑. "央行可以通过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给银行体系释放可贷资金,"他在一份客户报告中表示. "(但)即使政策当局对信贷扩张持积极的态度,也有如何实现的问题,"他表示.(完) --译文审校 田建华/程琳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