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然气市场化定价改革拉开序幕

 作者:疏楷     |      日期:2017-05-04 15:02:28
* 中国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方案出炉,两广先行试点 * 基於替代能源品种价格动态调整,定价更加市场化 * 试点仅是一小步,理顺价格仍需深层改革和配套措施 * 对外依存度升高,进口天然气亏损成倒逼改革的力量 作者 沈燕/李然/赵红梅 路透北京12月27日电---当天然气荒,电荒等轮番上演时,所形成的倒逼机制往往是中国最有力的改革推手.继本月初中国年内第三次上调电价後,本周一中国在广东广西地区试行天然气改革试点. 专家们指出,此次天然气改革采取模拟市场办法建立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更多是一种尝试,但因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中涉及面广泛,中国要最终形成包括天然气,电等一系列资源能源价格的市场化定价,更需要推进全方位的改革配套. "天然气改革也是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而中国的任何一项改革都要先试点,天然气也不例外."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此次改革至少明确了天然气市场定价的改革方向,从长远看对理顺天气定价机制做了有益的尝试. 中国宣布26日起在广东、广西开展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试点是将现行以"成本加成"为主的定价方法,改为按"市场净回值"方法定价.总体上不会推高两地天然气价格.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今年前三季度天然气产量较上年同期增加7.5%至760亿立方米.发改委数据亦显示,同期天然气进口飙升至225亿立方米,同比大增89%. 中国现行的天然气价格分为出厂价、管输费、城市门站价和终端用户价四个环节,定价以行政为主市场为辅,由政府部门根据生产与供应成本再加合理利润确定,基本上是成本加成法.自2005年以来,中国已三次调整了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 **市场化方向明确,步伐缓慢** 根据发改委确定的改革目标,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最终目标,是放开天然气出厂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政府只对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进行管理. 但由於目前天然气管理和经营体制没有根本改革,市场体系尚不健全,近期拟通过"市场净回值"的定价方法,即模拟市场的办法,以市场竞争形成的可替代能源价格为基础,折算相应的天然气价格,建立起反映市场供求和资源稀缺程度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 而对页岩气、煤层气、煤制气三种非常规天然气,出厂价格实行市场调节. 中信证券能源行业分析师黄莉莉称,此次改革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改革已经启动,而且明确"根据可替代能源价格变化情况每年调整一次,并逐步过渡到每半年或每季度调整",市场化方向肯定很明确. 二是在两广试点基础上,向全国推开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虽然时间上可能会难以把握."我觉得这两点在整体能源价格改革(框架)里在我们的预期之内,但出台时间早于预期、而且说得蛮清楚,应该会得到市场认可." 此次试点选取上海市场(中心市场)作为计价基准点,以进口燃料油和液化石油气(LPG)作为可替代能源品种;按照新机制测算,广东和广西两省最高天然气门站价格分别为每千立方米2,740元和2,570元人民币. 前述发改委能源研究中心的专家亦称,无论天然气抑或其它资源,在中国价格体系都很复杂,因此改革的步伐也比较慢. 至于对居民生活的影响,该位人士指出,任何一项资源价格的上调都会影响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但因天然气在居民生活中的占比并不大,因此对CPI影响有限. 发改委亦称,在广东、广西进行试点总体上不会增加居民用气负担,同时鼓励地方积极探索阶梯气价政策,研究对低收入居民实行相对较低价格. **改革成效要看配套** 事实上,无论是年内的三次上调电价,抑或此次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均体现出中国理顺资源产品价格的步伐正明显加快.但专家们提到,由於资源产品价格改革更容易触及垄断行业的利益,要推进这一深水区的改革更需要全方面的配套举措.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其博客中称,新的定价机制也存在一些缺陷.不同的地理位置和需求情况会使不同气源价格存在较大差异,而不同气源的生产成本也可能存在很大差异,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厂商利润,因此净回值定价可能产生超额利润. 他建议,改革初始可以考虑先采用成本加成法和市场净回值法相结合,逐渐过度为市场净回值法,可能会更符合现阶段能源现状和有更多实施优势.无论如何定价,都需要同时实施一些配套措施,以兼顾效率与公平. 中国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一位官员就指出,天然气与电很类似,都涉及到管网建设,要通过管网输送,两个行业特点很相似,面临的问题也基本相同. 他指出,定价机制改革之所以迟迟不能推进,最根本的原因是监管部门的不肯放权和垄断行业的利益受损.因此要真正推动水电油气这些资源产品的价格改革,不仅需要决心,更需要拿出一个全面配套的改革方案. "现在动不动拿涨价说是改革,这其实是混淆视听,两者有很大的差别,说是改革,充其量也只是修修补补."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 今年中国已三次上调电价,最近的一次是从12月1日起上调上网及销售电价,由此销售电价每度(千瓦时)平均上调0.03元人民币,并对电煤实行临时价格干预.发改委亦希望通过上述综合措施,逐步理顺煤电关系,促进节能减排和经济结构调整. **利好进口企业和管道建设板块** 除了顺应资源性价格市场化的大方向,此次改革的一个非常紧迫的环节就是统一国产气与进口气的定价,在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年升高的背景下,减轻石油企业进口天然气长期合约出现亏损的风险. 黄莉莉指出,在市场价格比较低的情况下,中石油(601857.SS)(0857.HK)进口中亚天然气时是亏损的,中石化(600028.SS)(0386.HK)、中海油(0883.HK)等企业在华东进口LNG来卖也是亏损的. 她认为,试点改革第一步的价格浮动可能很小,未来有可能会慢慢调得高一些.长远来看天然气、特别是城市燃气的价格肯定是会上调的. 至于天然气改革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中金公司的报告就称,广东省的改革是全国天然气骨干和城市管网投资、运营,以及天然气价格改革的风向标.短期内来看,利好管道建设相关板块. 报告称,广东省内城市间管网是长期投资主体缺失领域,新方案将引导投资,加快省网建设,刺激管道铺设需求,利好管道生产商,包括胜利管道(1080.HK)、珠江钢管(1938.HK)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