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年展望:中国央行开闸可期 M2能否水涨船高需拭目以待

 作者:鲍啖     |      日期:2017-10-01 16:05:36
* 央行明年增加货币供给可期 * 但M2并不一定因此宽松 * 全社会流动性多寡取决於信贷、债市等多渠道 * 需创新银行工具管理突破贷存比制约 记者 毕晓雯 路透香港12月22日电---中国经济龙腾天下,离不开流动性开道护航.明年中国央行通过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增加货币供给已是板上钉钉,但能否因此促进全社会流动性的有效放大,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分歧产生的原因很简单.担忧者的论据主要在於受贷存比、资本充足率等银行监管指标的限制,央行货币供给能否通过信贷等渠道来增大全社会流动性,尚不确定;但支持者认为,明年财政存款下拨力度的加大,以及外汇占款仍将继续增长,从而将有效缓冲上述限制的影响. 不过,学者们普遍提出,由於外汇占款增长、财政存款下拨的节骤及力度难受银行体系左右,监管层的监管思路应适当进行逆周期调整,可考虑从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中可控的科目出发,允许商业银行将长期负债纳入存款统计范畴,如一般金融债或具有定存性质的同业存款等. "必须要提醒央行注意的是,明年就算是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能否会产生银根放松的结果?...这是中国金融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称. 综合多家机构的预测显示,若保证明年GDP实际增长达8%的水平,广义货币供应量(M2)要维系在14%左右,与此相对应的信贷投放则至少要超过9万亿元人民币. 而为应对经济下行的风险,中国总理温家宝近日呼吁商业银行要拿出具体措施以支持中小企业.不过,银行在扩大信贷投放规模上或有苦难言. 夏斌指出,监管层需要意识到,在一个全新金融环境下,一些新管理思路或管理工具需要应势而生,才可以实现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而央行此前已提出以全社会融资总量的概念来替传统的信贷规模目标管理,即以一定时期内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全部资金做为全社会流动性的考核目标.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表示,2012年要保持社会融资总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对社会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 **央行"松"货币可期** 虽然内忧外患困扰下,中国央行通过外汇占款投放基础货币的持续性正受到挑战,但目前高居21%的存款准备金率仍为央行流动性供给储备了丰富的子弹. 央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份,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准备金存款高达16万亿元.央行对基础货币的掌控,仍属信手拈来. "基础货币投放渠道还是很顺畅的,央行在这个操作上完全是游刃有余."中国建设银行宏观经济学家赵庆明博士表示. 华泰联合证券研究所首席债券分析师林朝晖还提到,虽然央行外汇占款於10月份首次出现下滑,但随着欧债危机的风险释放,以及外贸情况稳定,明年这一数据仍将录得正增长. 11月末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25.459万亿(兆)元,1-11月外汇占款累计增加约2.88万亿元,但今年10月份以来,外汇占款连续两个月出现环比下降,11月当月减少了279亿元,此前10月下降了249亿元,为近四年来首见. "(明年)外汇占款增加1.5万亿左右,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次数,央行也可根据情况随时调整;公开市场也是央行掌控的工具."赵庆明称. 中金公司也表示,"明年基础货币宽松是肯定的,但全社会流动性是否因此同步宽松,则要视信贷投放以及银行对企业债投资情况而定." **广义货币"宽"难料** 以目前约83万亿元人民币的M2余额计算,14%左右的M2增量将近11.6万亿元.按M2构成来分解这一目标数值,外汇占款供应乐观估计的全年增量在1.5万亿元左右;新增贷款达到9万亿以上;银行对企业债的投资至少要达到1万亿以上. 信贷投放要担当流动性宽松的主力军,首要面对的问题便是贷存比不能超过75%的监管限制,以及信贷投放带来的资本金不足问题. 夏斌就指出,央行货币供给如果无法通过信贷投放和银行企业债投资成为全社会流动性中的一部分,明年很可能就会出现"宽基础货币,而紧M2"的局面. 截止10月末,今年央行基础货币增量为2.75万亿,而同期M2增量为9.1万亿元,显示出增量意义上的货币乘数仅约3.3倍.而2009年金融危机时期,信贷大跃进导致货币乘数高达4.5倍左右. 自7月以来,国内M2增速也在节节下滑,11月末M2同比增长12.7%,10月为12.9%.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也指出,如果严格执行中国版的巴赛尔三协议,还有21%那麽高的存款准备金率,商业银行能放贷的资金就更少了,"那明年中国GDP肯定要掉到8%以下了."他称. **政策工具"变"有招** 因此,监管工具趋向温和的可能性在逐步增强. 据李扬介绍,监管层已召集相当人士,就中国是否按时出台新版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徵求意见,鉴於经济下滑态势明显,与会人士倾向於放缓执行. "存贷比的监管要求可能会适当调整,这也符合逆周期宏观审慎管理的大方向."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称.他介绍,曾经在2009年上半年,为刺激受损于全球金融危机的中国经济,监管层对当时的贷存比就做过适当的放宽. 不过赵庆明认为,贷存比的限制可能并不是主要问题,除个别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外,五大国有银行以及许多城商行和农信社,贷存比的比例并不高,可调节的余地还很大. 在贷存比的计算上,中金公司债券研究团队也提出了技术操作型的建议,包括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推低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收益水平,以降低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从而加速理财资金的并回表内;还可允许更多的长债纳入存款统计范畴,如一般的金融债或有定期性质的同业存款;此外,亦可进一步增加国库现金定存招标的规模和频率.(完) --审校 丁淑琴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