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德国财长朔伊布勒--默克尔特立独行的亲密战友

 作者:羿赂     |      日期:2017-11-03 16:09:20
记者 Noah Barkin/Erik Kirschbaum 编译 艾茂林/程琳/李春喜/张明钧 路透12月14日电---临近午夜时分,在20国集团(G20)峰会召开地法国蔚蓝海岸的一家游艇俱乐部里,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对记者说明她拒绝向希腊提供贷款的决定,这时候财政部长朔伊布勒突然插话,澄清她的说法. 朔伊布勒对记者说,中止向希腊提供援助是他的主意.此举迫使希腊放弃对新撙节措施进行全民公投的争议性举动,安抚了金融市场情绪.朔伊布勒当时因胃痛入院,他从医院里打电话给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亲自说明上述决定. "是的,的确是财政部长中止了贷款,"默克尔承认道,表情有些惊愕."是他最先作出反应的." 记者们面面相觑,十分吃惊.这可是欧洲权力最大的领导人,手下的部长当众对她高声叫喊,默克尔不仅没有叱责,反而尊重他的意见,认可他的说法. 从11月初的这次不寻常的交流当中,可以一瞥默克尔和朔伊布勒之间的复杂关系.默克尔曾任朔伊布勒的副手,如今却成为他的上级.两人迄今二十来年的交情历经起伏,如今又成为解决欧债危机的关键. 德国是欧陆老大,法国居次.数月以来,市场和媒体的注意力一直聚焦在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关系上,视为避免欧元崩溃的关键.媒体甚至将二人昵称为"梅科齐". 然而,观察默克尔与朔伊布勒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现,他们对欧洲事务意见相左,反映了德国民众的紧绷情绪,但两人的折衷妥协,对欧陆的未来或许同样重要. "总理可以完全信任我的忠诚,"朔伊布勒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说."但这并不表示我就没有主见,就会随和从众.我能自由去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政坛老将朔伊布勒现年69岁,在两德宣布统一的一周之後,他遭精神病患枪击,从此只能靠轮椅代步.他长期致力於欧洲一体化,对於德国如何回应危机有着深远的影响力.一些欧洲内部知情人士说,朔伊布勒或许是唯一有能力促请默克尔祭出必要措施来拯救欧元的政界人士. "未来几周里,朔伊布勒将会是提出欧债危机解决方案的关键要角之一,"列支敦士登首相暨财长Klaus Tschuetscher说."他备受敬重,抛出想法时不必考虑政界会有何反应.我认为应当重视这种价值." **点子工作室** 自从两年多前欧元区陷入困境以来,朔伊布勒领导下的财政部一直是主意不断.欧元区做出的许多重大决议都有他的影子. 此次危机的核心是欧元区国家大肆举借巨额债务,并且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些国家的债券投资者无法回本.朔伊布勒曾在危机初期建议创立"欧洲货币基金",以支撑脆弱的成员国.这个想法在当时看来很是夸张.默克尔立即否决,并坚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当参与所有的欧元区救援行动. 但一年半之後,欧元区还是建立起一个永久性的纾困机构--欧洲稳定机制(ESM),像极了朔伊布勒当初提议的欧洲货币基金.ESM由欧元区国家注资,并向财政困难国家提供贷款. 朔伊布勒在6月掀起轩然大波.他致信欧元区同僚,要求希腊债券的民间持有人参与债务纾困计划.他建议通过新债换旧债的方式,降低希腊政府偿债数额.许多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不切实际,但现在,欧元区确实采纳了这个设想. 默克尔的助理表示,尽管朔伊布勒发信前知会过默克尔此事,但她并没有过目,这位财政部长自由施展的空间有多大--尤其是与其他同僚相比,也就可见一斑了. 默克尔的一位高级顾问称,"默克尔从一开始就知道,如果让他(朔伊布勒)担任财长,她对他的控制就有限,他会有自己的想法并且表达出来.他是内阁里的特例." 朔伊布勒的提议,有时会困扰德国以外的政界人士和投资者:他们不知道这些提议是否都得到默克尔内阁的支持. 例如,朔伊布勒今年3月与欧元区同僚达成协议,将为ESM注资,但几天后默克尔就否决这一协议,谈判重新开始. 不过朔伊布勒的自由也让默克尔拥有优势.先由他提出想法,默克尔来判断欧元区夥伴国和市场会如何反应,然後再做出承诺.这也是德国政府自下而上结构的一部分,这种体制鼓励部长向政府提出建议,供政府考虑. "政府每个人都扮演了一定的角色."朔伊布勒在他的办公室内表示,"我从政多年,年龄也比较大,这让我拥有了一定程度的独立性." **科尔的准接班人** 某种程度上说,明显的身体残障使朔伊布勒的自由度显得更加突出.那次暗杀行动差一点就得逞.一年多以前,20年久卧轮椅产生的并发症迫使他成为医院的常客,医生告诫他要放慢步调.2010年9月,在因病缺席几次重要的峰会之後,他告诉默克尔,由於健康原因他可能必须辞职.默克尔让他休假一个月,但力劝他继续留任. 现在朔伊布勒说他感觉好多了.他体重增加,并且也恢复了在西柏林Grunewald Forest 2-3个小时的手摇自行车健身运动. "2010年有段时间我病重的情况超乎我的想像,"朔伊布勒说."她说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我继续留任.她要我改善健康,继续留任." 默克尔和朔伊布勒初次结识是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後的几个月里.朔伊布勒是律师出身,当时是西德总理科尔的头号接班人,许多人认为他是同一世代最伟大的政治天才.当时默克尔35岁,担任两德统一之前东德看守政府领导人洛塔尔 德梅齐艾(Lothar de Maiziere)的媒体发言人. 在他们首次相遇的半年之内,朔伊布勒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事情发生在1990年10月,刚刚统一的德国还处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西德也刚刚获得足球世界杯冠军.再有几个月德国将要举行半世纪多以来的首次全德国大选.随着20世纪步入最後一个10年,这个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恶性通胀、纳粹独裁和几十年冷战分裂摧残的国家终於能够乐观地展望未来. 朔伊布勒时任内政部长,事发当时,他正准备离开德法边境小城Oppenau的一项竞选活动,突然一名37岁的男子拔枪对他连开三枪,子弹击中朔伊布勒的面部和脊柱. "我的腿没有感觉了,"据报导他在失去意识之前曾这麽说. 他被紧急以飞机载到位於他出生地Freiburg的一个大学医疗中心,医生连夜奋战抢救他的生命.科尔也到加护病房里探望了他的头号帮手.几个小时後在临时记者会上,身材魁梧的科尔总理努力忍住,不让泪水流出. 几个月之後,朔伊布勒不仅保住了生命,而且返回波昂恢复工作,尽管他的家人希望他退出政坛.他看起来非常虚弱,但科尔对这个忠实助手信心不减.有些德国人质疑腿有伤残的朔伊布勒是否能治理国家,科尔经常回答说,罗斯福也是在轮椅上领导美国走出大萧条并且赢得二战的胜利. 科尔的信任获得了回报.科尔1994年再度险胜拿下执政权之後,朔伊布勒便是在幕後确保中间偏右势力维系多数席位的操盘手. "他维系着执政联盟的多数席位."1990年代担任科尔发言人的Peter Hausmann回忆道,他目前是巴伐利亚一家报纸的编辑."虽然仅略过半数,但他让所有人都遵守团体纪律." **倒下再崛起之路** 倘若当初科尔在1998年选举之前下台,让朔伊布勒能够与社会民主党的施罗德(Gerhard Schroeder)一较高下,朔伊布勒很有可能就已经登上了总理大位.但科尔打算带领德国进入货币同盟,继续推动这项遭到许多同党人士反对的大计画,科尔因而五度竞选连任,这是德国史上首见. 科尔败给了施罗德,朔伊布勒取代科尔成为基督教民主党(CDU)党魁,并提名政坛新秀默克尔担任副手. 但这个组合只撑不到一年半的时间.1999年12月,科尔被卷入一起选举资金丑闻.默克尔在法兰克福汇报发表一篇文章,为德国政界掀起滔天巨浪,她在文中呼吁该党应扬弃老将科尔继续前进. 科尔这名基民党教父不敢相信,他一手拔擢的谨慎年轻同志默克尔,竟然没徵得她的上司朔伊布勒同意就发表这篇文章. 科尔便在背後展开一连串的操作,试图削弱他一度指定为接班人的朔伊布勒.不到两个月後,朔伊布勒因为无法清楚解释一笔政党捐款而被迫辞职. 默克尔则仍屹立不摇,在被盛赞为基民党"清新脸孔"的光环下,她被立为基民党领导人. "当时对於朔伊布勒而言,处境极为艰难."一名前科尔政府阁员、第一手目击整个过程、且与朔伊布勒及默克尔熟识的人士说道."当时基民党内部强烈要求革新,希望新人新政,不要像朔伊布勒这种属於科尔派系的人.默克尔是科尔丑闻的受惠者." 在2004年出版的默克尔专访录"My Way"中,默克尔证实朔伊布勒事前并不知道她在法兰克福汇报发表的那篇文章.她说,写那篇文章的理由之一,在於要帮助朔伊布勒领导仍受科尔阴影笼罩的基民党. 朔伊布勒表示,他不相信默克尔写那篇文章的用意在於推翻他.他形容和默克尔的合作关系良好,但也清楚表示两人并非朋友关系.关於多年来默克尔对他的多次轻忽怠慢,包括在2004年拒绝支持他担任总统等事情,他则是轻描淡写带过. Gerd Langguth在2010年出版的默克尔传记中,描述朔伊布勒空等数周而未能与默克尔讨论他想要得到的总统职位,只落得一番冷遇.当时朔伊布勒虽和默克尔一起出访土耳其,但默克尔却尽力避免和他单独同处一室,好让她不用讨论此事. 2005年,默克尔击败施罗德成为德国史上首位女性总理,她随即提名朔伊布勒担任内政部长,宁愿将他留在政府当中,也不愿给他国会领袖等等内阁以外的职位,因这可能对她构成威胁. 默克尔在2009年再度获选为德国总理时,正好面临第一波全球金融海啸退潮,而朔伊布勒出人意料地成为她的财政部长人选.朔伊布勒在组成执政联盟时对於财政细节了若指掌,让默克尔深信他是接掌财长的正确人选,原本外界预期财长一职会给执政联盟的自由民主党人士担任,或者是默克尔的同党重要盟友Thomas de Maiziere. **化不可能为可能** 自此之後,朔伊布勒即一跃而为默克尔最重要的阁员,且在空前的金融风暴之际,成为欧洲备受尊崇的政策制订者. 他会说法语,与法国保持相当好的关系,他在担任内政部长期间就认识当时的法国内政部长、现任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戛纳(坎城)举行峰会时,默克尔因为早就安排好和美国总统奥巴马进行会晤,而无法抽身参加欧元区领袖一场关键性会议,当时萨科齐即要求让朔伊布勒代理出席.默克尔也表示同意. 基民党上月在莱比锡召开党内大会时,朔伊布勒即力促基民党展现对欧洲的承诺.在9月底国会一场关键性投票当中,他也协助说服联盟友党支持强化欧元区援助基金,让默克尔得以避掉一场政治危机. 然而,朔伊布勒与默克尔在欧洲情势上的歧见,有时也很难掩饰. 默克尔似乎把重点放在抑制债务危机对德国的伤害,而朔伊布勒则认为这场危机是完成欧洲政治整合的契机. 在公开场合当中,朔伊布勒对於打击危机的争议性提案都与执政党同一口径.上个月朔伊布勒被问到能否想像推出欧元区共同债券--默克尔强烈反对的构想--他起初的反应是,"现在我得留心跟总理说法一致."他接着又说,要考虑这项措施尚言之过早. 但熟悉他的人士表示,朔伊布勒可能准备支持这类想法,假若另一个选项是欧元区解体的话. "他支持欧元区共同债券,"上述前科尔政府阁员指出."他不能公开说出来,但你若仔细观察他说过的话,就会发现他不像某些人一样完全排除欧元共同债券.从他的用词明显可看出一些端倪." 上周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峰会中,欧盟领袖同意推动组成朔伊布勒支持已久的"财政联盟",欧元区成员国在此架构下将交出预算政策的控制权.欧盟领袖也释出更多资金挹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协助意大利及西班牙等身陷困境的欧元区国家,且决定提早一年推出永久性的援助基金. 但是这些措施可能仍不足以阻止事态恶化.要求德国采取更大胆行动的压力,有可能在未来几周升高. 倘若欧元区解体的威胁加大,则朔伊布勒将必须再度决定是否拉高分贝,挑战默克尔的权威,一如他在戛纳的作法.就像美国布什政府时期的副总统钱尼一样,朔伊布勒没有任何可能损失的顾忌,没有更高的职位要追求,在意的只有他认为应该作的事. "当情况变得极为棘手时....原本看似不可能的解决方案突然变得有可能,"朔伊布勒表示. "正因为如此,危机就代表转机.我并不是说我喜欢身处危机当中,但我并不担忧.欧洲总是会在危难时刻往前迈进.有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