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请消防员接受市民敬礼,火场现址宜作公共空间--明报6月24日

 作者:巴椒钋     |      日期:2019-06-15 01:14:00
九龙湾淘大工业村一场"长命火",昨晚又有一名消防员遇难殉职,消息传来,市民倍添惆怅这场火除了烧出旧式工厦和迷你仓的消防安全隐患,还反映消防员的坚毅、勇气和市民的民胞物与情怀;另外,这场火总有熄灭之时,然则这幢历经火劫的工业大厦,命运如何,将备受关注这幢工厦坐落人口密集的牛头角区,居民缺乏休憩场所,工厦现址会否成为公共空间,给整体社会注入正能量,是值得思考的课题 这场四级大火,先后夺去了高级消防队长张耀升和他的同僚许志杰的生命殉职消防队目许志杰的详细情况尚待了解,张耀升香港大学毕业之后,投身消防事业,于当今社会普遍价值观,他的志向与许多年轻人相比并不一样,可惜他以30岁之龄,在这场迷你仓火警中,葬身火海,许多人对此都心情惆怅,特别是他初为人父4个月,遗下孤寡,更使人有揪心之痛,包括港大毕业校友等发起的募捐行动,希望能够从物质上帮助张家渡过难关,面对未来 这场火警,使消防员再一次获得市民敬礼,感谢他们舍死忘生与火神的搏斗近日气温最高达34℃,骄阳似火,一般人在阳光下稍站片刻,已经受不了,消防员背负大批装备,有专家估计火场温度高达数百度甚至千度,消防员勇敢面对,他们的坚强意志,可见一斑市民完全认知消防员的坚毅和勇敢,这些日子,市民在精神和行动充分支持消防员与火神搏斗,期望他们不要再发生意外;另外,有市民给现场消防员送水送食物,即使路过都会给消防员打气鼓励,体现市民与消防员心连心而焕发的正能量期望消防员就这场火的后续扑救,倍加小心和珍重,社会再难以承受更多遗憾 长期以来,市民对纪律部队的认同和支持,以消防员最高,因为救火抢险是以生命相搏的工作,消防员义无反顾地走向险境,目的为市民重履安全,这些年多名消防员执勤时殉职,一次又一次谱写英雄事迹,值得接受敬礼近年,其他个别政府部门官员疏忽职守,出现官僚杀人的惨剧,例如南丫海难死了39人,其中原因与"南丫四号"的水密门装设不妥有关,不过,无一个海事官员为此负责,相对于消防员的舍死忘生,有些官员只是尸位素餐、行屍走肉而已 回说这场火,截至今日零时,烧了接近60小时,仍未熄灭,火警工厦在长时间燃烧和室内极度高温的结果,大厦外墙多处出现裂缝,有人从缝隙彷佛看到有烟冒出,部分外墙剥落见到红砖,就一般人看来,感到触目惊心屋宇署长亲自到场视察后表示,大厦2楼内部结构良好,出现裂纹的部分非主力结构因此,当局暂时没有疏散计划在本港,论楼宇结构是否安全,没有人较屋宇署长更权威,他说无问题,其他人只能"相信了" 有专家表示,本港工厦的"耐火时限"虽然为两小时,然而历来沿用英国标准,工厦内还有其他安全系数,即使超出时限,大厦结构仍可支持专家未具体介绍"安全系数"究何所指,值得注意的是起火的3楼迷你仓烧了超过60小时,而且是热度极高的"闷烧",有专家担心石屎在持续受热下裂开,甚至剥落,若钢筋因而直接被火加热,可能变软而失去承托力由于3楼仍然高温,屋宇署长未能入内目测,只能靠2楼内部结构良好,判断没有即时危险不过,从经历火劫大厦的外观和那些裂缝看来,即使不倒塌,许多人都有"医番都残废"之感 发生火警的工厦于1961年入伙,距今接近60年,经此火劫,是否值得维修以延续其"楼命",已经成为现实问题这座工厦被民居包围,虽然是先有工厦、才有民居大厦,但是如此工厦与民居大厦混杂,本来就有问题,今次火警浓烟、气味影响附近居民,即属一例数十年前,该处为东九龙边陲,由"淘大"用以晾晒酱油,到上世纪80年代开始,才陆续发展为民居大厦群落,密集发展的结果,该处淘大花园、得宝花园和其他多幢大厦挤住了大量人口,却缺少了供居民休憩的空间 淘大工业村由恒隆地产拥有业权,恒隆地产以发展淘大花园发家,现在业务遍布本港和内地,是每年收入近百亿元的大企业根据2015年恒隆地产年报,集团在本港的租赁面积为64.6万平方米,其中牛头角的工业设施约占12%,年报未细分工业楼宇租金收入多少,本港整体租金收入则为35.5亿元从年报列举本港收租物业主要在铜锣湾、山顶广场、鰂鱼涌康怡广场、中环渣打银行大厦、旺角雅兰中心、旺角家乐坊及栢裕商业中心,淘大花园等,可以想见淘大工业村的租金并非重点事实上,工厦租金本就不高,近60年楼龄的工厦设施各方面都较逊色,难望收得高租金 职是之故,我们建议恒隆地产在大火过后,应该考虑拆卸工厦,然后把现址捐给政府,作公共空间用途,以缓解当区的密集挤拥;以发家的土地,回馈居民,造福社区当然,恒隆地产可以考虑重建,只是在这里再兴建工业大厦,格格不入,若申请改变用途发展民居大厦,以当前政治氛围,将是困难重重最理想是交由政府用作公共空间,期望恒隆董事长陈启宗先生就此拍板(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